香港蘋果日報   2012年9月2日

插播一段陳雲facebook隨筆:

天下之間,沒有不能倒下的政府。夜深,我在寫書。回答一下幾位網友的提問吧。中共硬推國民教育,港共要承擔死任務,故此很多人認為國民教育沒辦法撤銷。這好像以前有人問我,蘇聯都倒下了,但中共沒倒下,中共應有非凡能耐的,它究竟可以支撐多久?我對於這些問題,答案好簡單:人民要它什麼時候倒下,中共就什麼時候倒下。問題只是,大陸人姑息中共統治,方便他們撈錢逃離。他們逃離中國之後,哪怕中國洪水滔天。

香港的國民教育,相對於中共是否要倒台,只是小事一宗。香港人要它撤銷,它就要撤銷。問題是,香港人的意志和主體性,顯出了多少?現在,政府總部的紮營示威就在那裡,往後的鬥爭、罷課也會來的,大家願不願意走過去去顯示一下意志和主體性?大家願意走這一步,它就要撤銷。反求諸己,這就是香港城邦民主自治的開始。
————

香港經濟、民生對內地的依賴日深,往往令港人在反對西環治港、反對梁振英割地賣港時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但是,飽經台海兩岸獨裁政權打壓的余英時反而鼓勵港人,對共產黨治港,要高度警惕,但不要悲觀,不要把共產黨想像得法力無邊,共產黨實際上越來越脆弱、恐懼心理越來越嚴重。

余英時曾自我評價:「任何一黨專政一定把我當敵人。」1976年,《歷史與思想》一書剛在台灣出版時,國民黨政戰單位就想把它禁掉;1996年,台海危機爆發,余英時發文指摘北京煽動盲目的民族主義以壓制台灣,被中國官方《瞭望》斥為「充當反華仇華勢力的急先鋒」。

余英時,這位一黨專政的敵人,從前蘇聯的崩潰中看到「極權體制內部的無數矛盾才是迫使其走向滅亡的力量」,也從貪污成為中共制度的一部份看到其脆弱、恐懼心理。他說:「從社會競爭發展的角度來看,共產黨長期佔據一黨專政的地位,是靠不住的,共產黨已經越來越虛弱。」他形容中共好像站在隨時會爆發的火山口,雖然還不能說一推就倒,但已失去過往所佔據的道德高地,失去進攻能力,只能被動防禦、強調維穩。

港人往往擔心,因為經濟命脈、民生物資供應被大陸控制,政治上無法反抗中共,猶如經濟上未獨立的子女要受父母管束。但是,余英時認為,香港人毋須悲觀,大陸的老百姓在政治上、經濟上被中共直接管制,他們一樣不甘心被壓死,一樣可以公開抗爭,全國反抗拆遷、反抗徵地、反抗墮胎、反抗破壞生態的事件層出不窮,去年這樣的事件就有18萬至20萬宗,證明百姓的個別力量看起來好像軟弱無力,但加起來就是不得了的力量,陳光誠事件、廣東烏坎事件、四川什邡事件、陝西馮建梅事件等等,都讓人看到百姓力量打敗強權的希望。

中共領導人過往訪問香港,都會加插親民騷,到訪普通市民家庭,但胡錦濤今年訪港時取消了這個節目,既擔心落區遭遇示威,又擔心保安過嚴引爆民怨,反映中共領導人已失去走入民間的信心。余英時觀察到,胡錦濤2007年也到過香港,當時香港對他來訪問的態度比較積極,至少沒有給他任何難堪。但這次就不同了,有呼籲平反六四的聲音,有呼籲直選的聲音,不只反映港人對中共的不滿,也反映中共看上去有權勢、有金錢,但實際上很脆弱、很恐懼。

因此,余英時呼籲港人「不要把共產黨想像得法力無邊」,不要對堅守香港核心價值失去信心,一如台灣民眾不應有恐共症,一如大陸民眾只要肯發揮他們的力量,有網絡輿論的幫助,有國際輿論的響應,抗爭是會有好結果的,是很有希望的。

《蘋果》記者:楊清奇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