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中国上了年纪的人仍记得毛泽东在“大跃进”中提出的、勉励民众在钢产量方面“超英赶美”的口号。

这场发生于上世纪50年代末的灾难性的工业化尝试,造成了史上最为严重的人为饥荒。由于当时中国与世隔绝,因此在中国之外很少有人知道这场饥荒。

5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已在相当程度上融入到全球经济中,中国国内生产或消费即使出现相对较小的变化,也能对世界的另一端产生巨大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近的报告中表示:“中国能将真正意义上的冲击传播到很广的范围,无论这些冲击源自中国国内还是源自其他地方。”

中国政府在上周四发布了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报告,报告显示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了7.4%,增速连续第七个季度放缓。

尽管以多数发达国家的标准而言,这个增速仍算得上是快的,但对一个2010年初经济增速接近12%的经济体而言,这个增速就意味着显著放缓。

中国的放缓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各个行业和各个贸易伙伴。近几个月,全球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前景的担心程度,几乎已经赶上了他们对受危机打击的欧洲以及步履蹒跚的美国经济的担心。

考虑到中国因素是多么快地发展为多个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主导力量(尤其是在过去十年),这些市场已成为中国放缓最明显的受害者。

这里引用一个也许会令毛泽东欣喜的统计数据:中国目前的钢产量是英美两国总和的七倍,约占全球钢产量的一半。中国铁矿石进口量现已占到全球铁矿石进口量的65%,而上世纪90年代初时只占不到10%。铁矿石是炼钢的关键原料。

然而,由于中国需求放缓,铁矿石、铜和煤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今年出现大幅下跌。这对于澳大利亚、巴西、印尼、部分非洲国家以及其他出口国的经济已经产生了影响。

瑞信(Credit Suisse)的瑞克•戴佛瑞尔(Ric Deverell)表示,长远来看,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可能会跌至当前价位之下。“种种因素正在促成一场灾难,我认为2015年时,(铁矿石价格)更有可能是每吨70美元,而不是每吨150美元。”

对其他许多行业和出口国来说,中国也变得日益重要。IMF表示,中国现在已是78个国家的第一大或第二大贸易伙伴国,这78个国家的GDP总计占全球GDP的55%。2000年时,中国只是13个国家的第一大或第二大贸易伙伴国,这13个国家的GDP只占全球GDP的15%。

中国的放缓迄今仍是逐步的,但投资和基建开支的萎缩,已影响其到对日本和德国等制造国尤其擅长制造的那几类机械和资本品的需求。

事实证明,电子配件以及奢侈品这类面向消费者的产业更有弹性——尽管某些实力较弱的品牌也受到了影响。

中国快速融入全球经济后,它已成为全球经济的引擎之一。但这种融入同时也意味着,一旦中国的高速增长放缓,世界其余地区都将受到深远影响。就在半个世纪前,这个国家曾有3600万人丧生,而外界却很少有人听说过此事。今天,如果中国的暴发户们少买了些轿车和手袋,全世界都会予以关注。

吉密欧(Jamil Anderlini)报道

……

大宗商品

从澳大利亚到巴西,从雅加达到开普敦,那些曾因中国对资源的渴求而蓬勃发展的经济体,已受到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沉重打击。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经济增长一直是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驱动因素——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之多、在高位停留时间之长,是现代全球经济史上从来没出现过的。过去十年的大多数年份,中国钢材需求量的年增幅都达到15%至20%。而今年,中国钢材需求量预计只会增长2%至4%。

炼钢原料的价格因此出现暴跌。以铁矿石为例,铁矿石是巴西淡水河谷(Vale)与伦敦上市公司力拓(Rio Tinto)等矿商的主要利润来源。铁矿石价格4月份高点至9月份低点的跌幅达到40%,尽管在9月份低点之后价格有所反弹。

澳大利亚等经济体深切地感受到了这种放缓。澳大利亚对华出口占其出口总额的四分之一,其中大部分是铁矿石。澳大利亚央行断定资源投资会比预期更早见顶、峰值水平也会低于预期,为此它于近日下调了利率。不断下跌的大宗商品价格还导致主要矿商大幅削减在澳大型项目,其中包括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原计划对旗下奥林匹克坝(Olympic dam)铜铀矿的扩建。

就众多其他大宗商品而言,尽管今年中国的进口没有一下子由增长变成萎缩,但增速已大幅放缓、不再是人们曾认为理所当然的两位数。今年8月,中国煤炭进口同比增长5%,而去年8月的同比增速为27%。

何丽(Leslie Hook)、尼尔•休姆(Neil Hume)报道

……

工业

日中两国之间激烈的领土争端让日本汽车制造商痛苦地意识到,日益依赖中国市场是有风险的。爱国的中国司机纷纷抵制日系车。丰田(Toyota)、日产(Nissan)以及本田(Honda)的在华销量暴跌三分之一到一半。

今年第二季度,日产在华销量占到其总销量的四分之一,丰田则为十分之一。针对中国的反日浪潮,高盛(Goldman Sachs)下调了对日本几大汽车制造商全年每股盈利的预测值,下调幅度为2.4%到9.5%。

这对日本车企高管来说,只能算是个小小的安慰。不过,就在华销量下降的程度而言,汽车业只是追上了其他一些受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影响的行业而已。

中国对采矿业和建筑业中所用的挖掘机的需求不断下滑,其在华销量自2011年年中以来就一直在下降,今年7月同比下降了四分之一。

世界最大的建筑与采矿设备制造商卡特彼勒(Caterpillar)在华拥有18家工厂,但由于在中国国内缺少订单,该公司已开始面向中东和非洲出口。该行业排名第二的小松制作所(Komatsu),本财年在华销量下降将近一半。数据显示,中国对从化工品到涡轮机等多种产品的需求都出现大幅下降。

虽然欧洲与韩国汽车制造商从日本车企的这次麻烦中获益,但有迹象显示,汽车业在华销量增长整体上已然放缓。高盛(Goldman)预计,明年,中国乘用车销量增速将从今年的约13.9%降至7.8%。

乔纳森•索布尔(Jonathan Soble)报道

……

电子产品

富士康(Foxconn)和其他亚洲供应商正在拼尽全力满足人们对苹果(Apple)新一代iPhone的创纪录需求。这一事实表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并未对科技业构成过多影响。

尽管中国消费需求放缓拖累了电子产品的销售,但科技企业仍因iPhone 5和新版Windows的高调发布而忙得团团转。

巴克莱(Barclays)经济学家梁伟豪(Waiho Leong)说:“这一产品发布周期现在实际上已不受其他因素影响。富士康在华工厂正在满负荷运转。”

尽管如此,仍有人担心中国的消费需求。台湾联强国际(Synnex)表示,公司上月销售下滑了9%。联强国际在中国大陆分销IT产品。野村证券(Nomura)分析师称,宏观经济不确定性正促使日本电子企业控制产量。

但分析师表示,科技行业面临的更大问题在于,全球对新个人电脑(PC)的需求不断下滑——中国的PC消费一直比美国和欧洲更强劲。

上季度,中国PC市场增长乏力,而在美国及亚洲其他地方,PC销量的下滑程度超出了预期。

和富士康一样,韩国企业最近在华表现不俗,特别是生产Galaxy智能手机的三星(Samsung)。

作为诸多重要半导体生产商的大本营,台湾对大陆的出口出现回升:上月对大陆出口同比增长11.9%,而8月份则是同比萎缩7.5%。其中,电子产品出口的增长发挥了尤其重要的作用。

台湾出口到大陆的许多电子产品是要在大陆完成组装,然后再出口到欧美。

莎拉•米西金(Sarah Mishkin)报道

……

奢侈品

看起来,中国经济增长出现一次减速还不足以影响中国人对奢侈品的胃口。

博柏利(Burberry)上月发布的盈利预警成为很多媒体的头条新闻,这一预警让人们担心,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已开始对奢侈品在华销售形成抑制。但事后看来,多数奢侈品品牌受到的影响并没有博柏利那么大。博柏利在中国市场遇到的问题,可能预示着中国奢侈品消费模式将迎来一次较大的转变:博柏利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等标识驱动型奢侈品品牌的热度将减弱,更小众的品牌以及独特的产品会受到更多追捧。

上海中国市场研究集团(China Market Research)董事总经理雷小山(Shaun Rein)说:“尽管奢侈品市场整体上有所放缓,但中国的最高端消费者仍会花钱购买奢侈品。超富阶层偏爱宝缇嘉(Bottega Veneta)和爱马仕(Hermès),他们往往不愿考虑博柏利和路易威登,因为觉得它们不够独特。”

帝亚吉欧(Diageo)顶级威士忌的销售也很坚挺,过去八个季度在华销售的同比增幅达到40%至50%。帝亚吉欧亚太区总裁吉尔伯特•古斯廷(Gilbert Ghostine)说:“我看到非常有力的证据证明,中国国内的需求依然强劲。”

博柏利表示,过去三个月对华销售增长有所放缓,但它仍“保持乐观”。在即将到来的中国领导层换届前夕,中国奢侈品消费还因“送礼”活动的低迷而受到打击。博柏利财务总监斯泰茜•卡特赖特(Stacey Cartwright)说:“送礼是讨好有权之人这种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如果你还拿不准最终结果会是怎样,你打算(把礼送)给谁呢?”

帕提•沃德米尔(Patti Waldmeir)、安德烈•费尔斯特德(Andrea Felsted)、范妮莎•弗瑞德曼(Vanessa Friedman)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