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段时间以来,新疆柯坪县阿恰乡喀拉玛村105岁的牙哈甫·扎依提老人心里是乐滋滋的。一是家里添了新丁,月初他的玄孙出生了,这让他全家五代大小人口达到了80人。二是党的十八大即将召开,他一再让69岁的儿子米吉提·牙哈甫提醒他按时收看,“这可是我成为党员(预备党员)第一次看党的大会,可不能错过”。

这位高龄老人自新疆解放初期至自己被批准入党,曾先后数次向组织递交了十余份入党申请书。今年7月1日,老人正式被党组织批准成为预备党员,半辈子的夙愿终于了却。

入党宣誓时泪流满面

10月17日记者来到老人家时,老人正趴在地上写着什么。“我在给党组织写思想汇报呢。”说着老人坐直了身子。

约10分钟后,一页信纸就被牙哈甫·扎依提写满了。

阿恰乡党委书记王齐方介绍说,以前听说,早在新疆解放初期老人就写过入党申请书,中间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搁置了。直到2010年8月份,老人写的入党申请书交到了村党支部里。几年来,老人先后写了三份入党申请书。想到百岁老人还这么执著地要加入党组织,乡里将此事汇报至县委后,受到了县委组织部的重视。而后地区、自治区组织部门了解此事后,对老人要求入党备加关注。今年7月1日,经过党组织的严格考察,老人在党旗前宣誓成为一名预备党员。

喀拉玛村村支书艾山·吐尔地说,当天,乡党委书记王齐方作为老人的介绍人,进行了入党宣誓。

“入党宣誓时,我哭了,等了50多年,心里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牙哈甫·扎依提回忆起入党宣誓时的情形,“7月1日那天,差不多8点(新疆时间),王书记和村里的书记到家里来了。村书记说,王书记给我当()介绍人,要进行入党宣誓呢。他们把党旗挂在墙上后,王书记领着我宣誓,看着党旗,宣誓完后,我再也忍不住了,就哭了。我知道,从那天起,我就是党的人了……”牙哈甫·扎依提说着,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前半生经历不堪回首

谈到为什么非要入党,“别的先不说,你听我说了之后,就知道了。”牙哈甫·扎依提说。

牙哈甫·扎依提说,新疆没解放时,家里的生活靠父亲和哥哥打柴运到县里换玉米维持生计,而他则和爷爷放牧。那时候,全家七八口人挤在一个四处透风的茅草房里,一家人有一顿没一顿的。

为了生计,12岁时,牙哈甫·扎依提给巴依家看门、放羊。一次,他爬到树上用砍刀砍树枝时,一不小心砍到了自己的左膝盖,自此自己的左腿就不利索了。庆幸的是,父亲把家里的羊换了些钱,把他送到学校里读了几年书。1932年,家里用一头牛和两三米绸缎面让25岁的牙哈甫·扎依提成了家。

然而,生活并没有因为他结婚而变好。“我到死都恨村里那个保长,虽然他早在刚解放时就被枪毙了。”回忆起解放前村里的保长,牙哈甫·扎依提老人说,结婚第二年,他赶羊路过巴依家门口,不想巴依家3个十几岁的孩子放狗咬他,他用石头把狗打跑后,却召来巴依家人的一顿打,羊也被巴依家牵走了两只。他去理论时,巴依家却喊来了保长。保长二话不说叫人把他捆了,带到一间房子里一顿打,并说“你拿石头把巴依家的狗打伤了,抓你两只羊算是赔罪了”。之后,保长又抓走了两只羊,并不时找他的事。3年后一天,刚两岁的女儿发烧了,他要带孩子去县城看病,保长却以县城有共产党为由不准他去,结果女儿因病不治夭折了。“我那个时候就在想,难道我的祖祖辈辈都要这么活下去吗?”牙哈甫·扎依提说。

亲身经历坚定入党梦

米吉提·牙哈甫说,父亲现在虽然已经100多岁了,但依然精神抖擞,耳不聋眼不花。说到老人入党的事他坦言,其实早在上世纪50年代时,父亲看到共产党和穷人们吃得一样、住得一样还一起劳动,就认定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那时就写了入党申请书。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当老人准备写第4份入党申请书时,因为当时的历史环境加上一些无端误解,老人被说成是“破坏社会主义的特务”。从此,入党便成了老人的梦。

随着时间的推移,改革开放之后,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地变好,老人的3个孙子辈不仅成了干部,还入了党。2010年8月份,在政府的支持下,家里的土坯房换成了抗震安居房。此时,老人又萌生了要入党的念头。

王齐方记得,2010年8月中旬,他到村里检查工作回来时,天已经快黑了。只见牙哈甫·扎依提站在乡政府的院子里,手里捧着3个鸡蛋。“我等了一天了,只想把这几个鸡蛋送给你,还想和你说说我的心里话。”

就是那次,王齐方知道了老人想要入党的想法。

村支书艾山·吐尔地说,现在老人会不时请求村党支部利用农闲时间召集村民,他想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村民生活的变化。用老人的话说,自己年龄虽大,却是一名新党员,这也算是用自己的方式迎接党的十八大。

“活了一百多岁的我经历了很多,但我就认共产党,因为共产党知道关心老百姓,真心待老百姓,所以我一直没有断过成为党的一员的想法。”牙哈甫·扎依提说,现在,自己的夙愿实现了,趁着还能走动,他要在村里做一名党的宣传员,把自己的经历告诉更多的人,让他们知道党的好政策给老百姓带来的实惠。(新疆新闻在线网 王前喜)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