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独园居士 

独园居士按语:1510部落的顾志坚先生热心肠的很,只要是[民主人士]不管是什么样的“罪名”,什么样的苦难,他都会义无反顾的接下来,然后写成文章,利用互联网平台来进行传播。这个方面,我一直很不行,再说我也不愿意这样子,更为重要的是——有些时候,我还是特别想说一些别的。我与顾志坚先生关于青海格尔木刘本琦以及其妻之事上,除了邀请我关注的人是雷同之外,其它的毫无关系。【2012年10月23日0:39搜集完资料,正式码字。】

普通的一个网民,真想坐在电脑前就能把天下事了解的差不多,事实上真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信息越来越多,同时还杂芜的很,真真假假的、半新半旧的……等等。调阅是最简单的事,但需要平静和耐心,尽可能的调阅到更多的资料,从中去理清一些简单的来龙去脉这样更有助自我的独立思考,以及思考之后的独立判断。

对刘本琦的知晓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我对这样的人通常不会过于操心。这可能像极许多人怨恨的那种国民劣根之本性——沉默过多有关系,但我想说的是:我操不了这许多心,再说天下事真要全部聚到自己这儿,我也消化不了,不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没有足够的人生阅历……等等,除了愤怒的大吼大叫,而又从根本上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不沉默又能干啥。

调阅刘本琦的腾迅微博花费了很长时间,锁定的时间是2012年,这一年他的微博我要全部看完。从2012年的1月1日00:15:02,刘本琦用手机上网转播了一条冯小刚的微博开始,标志着刘本琦的2012年微博生活正式启航,截止到2012年7月17日,他的腾迅微博总量是45页。

2012年的微博生活,刘本琦基本的格调是非常清晰的,中国共产党以及目前的体制在他的眼中,绝对是需要批判的,2012年1月25日刘本琦的一条微博我觉得很能说明他的心理情况:【现在不是苦口婆心跟中共摆事实,讲道理的时候了!我从不看长篇大论的文章,有网友抱怨我发的文章有些长,实在不好意思,我那是一气呵成的,没有为写而写的打算,有那么几个好事者,还不怀好意的指出我的错误,我说方向没错就行。我希望讲道理的同志,别把自己写累了想写就写,写不出来就一个字:骂】

其实透过刘本琦的这种特殊心理来观望互联网世界里,在自己的网名之前特意备注民主缩写MZ的人来说,这种心理是共通的。事实上透过这种心声的流露,还能反观到的是与左派一样的陋习,拒绝思考或深入的讨论,都是秉持着自我就是权威或标准,其它任何形式、人对这种权威标准的评议都可能是“不怀好意”。然后,尽可能的不与人来谈论需要逻辑推理、历史根源等等的细致问题,我常把这类人归纳成口号民主派。事实上,这样的民主派都是长不大的幼稚病,遥想当年义和拳时代或者巫术盛行之地,号称刀枪不入结果被洋枪一下子打翻在地的人多了去。如果说自我心理暗示,倒真是可取,但有事没事都要喊上一嗓子,说中国民主就有希望,对不起,这种风我不愿意跟。

自然刘本琦还不能完全纳入到口号民主派里,他是一个务实的人。刘本琦特别关注其它民主人士、维权人士的命运,这是除了政府体制污点之外,他微博内容的一个重点,好像从2012年初到他“隐身”之前,他关注过的这类人群不低于10人。他还参加过互联网敏感的中国民主党——秦先生的婚礼,从微博消息来看,他在婚礼前后还是其他人的指路人,害怕其他与会人员迷路。

这些还不是重点,刘本琦还发起了一个签名活动。【做一个自由,维护个体尊严的中国人从拒绝独裁者开始! 中国自由公民拒绝独裁宣言 发起人刘本琦征集签名中,把你的姓名,所在城市,及联系电话,发到QQ邮箱[email protected]】透过他的微博更新消息来看,虽然没有详细统计具体的数字,但是最少不会低于一百人。同时还可以参照刘本琦的另一条微博成为辅助资料【刘本琦: 对不起,如果你不打算签名的好友,又不打算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好友,我不能浪费有限的QQ资源,我的好友650的上限了,你占着位置,影响别的同志加入,请自行离开。对不起 2012年3月16日 18:01:08 来自QQ】在这条消息之前的刘本琦还有一条微博这样说:【 今天,73条高票通过,有人自作多情的担心那些投赞成票的人那天可能会秘密逮捕,我说好啊!那人问,你刘本琦不怕?我的回答,那就一起覆亡吧!2012年3月14日 20:29:06 来自手机QQ浏览器】

刘本琦的现实生活有没有受到影响?应该还是有的,他的微博2012年5月20日说:“警告网特(网络特务——独园注),警告你们不要警告老夫”,而随后的6月26日,他则受到来自现实生活的家庭阻力:“儿子他妈妈对老夫实施‘三不’政策-不让我上网,不让打电话,不让革命。”

通观刘本琦的微博,可以证明的是刘本琦的言论确实有些许出框的地方,但是否能扣上颠覆国家罪,这个目前似乎还没有看到公诉书,更需要着重说明的是刘本琦的腾迅QQ空间是不准进的状态,单凭微博的消息,则显得夸张了一些。

除此之外,我还调阅过应该是刘本琦QQ群组群友所写的网文,里面含蓄的提到了刘本琦平时在QQ群组里讨论时的言语莽撞,依照他的心理特性,应该是真实的和可信的。反过来,得再看看一点东西——【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这里的颠覆,是指以非法手段推翻或篡夺国家现政权,包括我国各级权力机关、司法机关、军事机关、中央和地方人民政府在内的整个政权。中央政权的安危,关系到国家的前途与命运,决定社会主义事业的成败。】【本罪属行为犯,本罪的构成,不要求有颠覆政府的实际危害结果,行为人只要进行了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不管其是否得逞,不影响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成立,只要查明犯罪分子以颠覆政府为目的而进行了秘密谋划活动,就足以构成本罪。】

明白吗?颠覆国家罪并不要求有颠覆政府的实际危害结果,刘本琦对于陌生的人而言,他的QQ邮箱究竟收集了多少个签名,这些签名的内容是真的除了电话号码、所在地之外就别无其它了吗?我们怎么敢打这样的保票呢?

事实上,法律援助也已经介入。许志永先生负责的公盟已经行动,在许志永先生的文章《法律援助救助帐户2012年8月收支明细》里非常清楚的标明“7、刘本琦案法律援助差旅费: 11201.7元。(青海格尔木市刘本琦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们为其辩护。)”

法律援助已经有了,至于舆论声势这块,我个人的习惯是反感的。如果我们真的尊重民主自由乃至法治,那么我们也就得尊重现有的法律和事实——中共就目前还是稳稳的坐在头把交椅上,就拿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个罪名的实质来说,中共不是能很好的代表全国人民行使职权吗?巨大的现实面前,有时候制造声势反而是一种干扰,那么也必然有反对声音出来,例如通过声势舆论的营造,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受难者”的痛苦,能叫醒更多的人,让他们对这种痛苦也有所体会,甚至不惜营造今天不去关注刘本琦,明天你我就可能是这个下场。真有这样可怕吗?与个人的特有心理没有关联吗?

我只举一个例,用文字报道吐鲁番新拓商城大火的时候,我的用语和落脚点都是非常轻巧的。那么这里面有两个特定的东西,我并没有展开来书写。其一是新拓商城具体烧毁的面积或者大约损失,我是没有写的,因为当时我忙碌其它的事,没有去实地的查看,那么如果我只凭借听来的消息来断定,完全可能是制造一场谣言。那么前些天我去过,发现原来新拓商城整个一栋楼都被烧光了,那么具体的损失我还是回答不上来,我最多只能是预估。其二是在小道消息里指责火警出警不及时,但是我非常醒目的备注了这就是小道消息,在我最早听到的小道消息里,对火警的埋怨还有更离谱的说法,戏称某次失火之后,报火警前后来了三辆,是这样子的——第一辆来了,没水;第二辆来了,管子不够长;等到第三辆来的时候,前面两辆把路堵死了,进不去。像这样的消息,既没有消息来源——连是不是真实发生在吐鲁番地域都需要存疑,怎么写进去?而后来新拓商城关于火警不及时出警的消息也非常快就烟消云散了,何也?是保安误报,根据现场录像来看,保安喝醉了酒。当然,这个消息我也没有查证。

微博里的不确定消息,通常前面都会标注一个小框——【求辟谣】。当然,有时候这种消息会被证实是真的,也可能被证实是假的,但起码它呈现给其它受众的时候,做到了一个消息应该拥有的自身属性——未被证实,需要自己保持住判断。这就远比直接告诉其它人,说刘本琦完全就是因言获罪的强。

更何况根据微博近些天的消息,刘本琦太太刘英是什么都没有做就被抓了,那么比较靠谱的说法是刘英在刘本琦“被隐身”之后的第二天便在微博通报了消息,其后又因一些其它的东西被称之为——暴力抗法。像这样的事怎么说?说她完全无辜?起码微博最早流传的消息都是说刘本琦太太刘英通报的消息。

我不愿意判断这些是非曲直,更没有这样的能力。因此,我愿意说些别的。【2012年7月18日,刘本琦先生被非图法抓图捕,已经过去二十天了,他的孩子才五岁,孩子需要父亲;刘本琦先生的妻子刘英女士也下岗了,每月只有一百多块钱生活费,刘英说,刘本琦被抓了,家里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她和5岁的儿子连一点经济保障都没有。为了家庭和孩子,妻子刘英更需要丈夫。然而,刘本琦,一个如此理性、温和、自由表达言论的前中国军官,为了民图主、法图治与宪图政,竟因图言获图罪被抓图捕并关图押。】这是来自百度贴吧的一段话,8月17日的。理性、温和、自由表达言论这些牌,真的快要被打烂了,几乎所有因言获罪的背后都是这样的声音,而从未去反思一下他们的言论尺度、心思是否真的就合适。

很多人受不了这个,连同我的这样说法,这就如同开篇之时的刘本琦之态度是一样的。共识网有一篇文章,是斯伟江的《在革命和改良之间》里谈论到的一个话题——非黑即白的思维最好先放一放,谈论民主或推动自由之前,最简单地方法是让自己的整个人从灵魂深处到平常行为,都是符合其精神实质的。“民主不是一念咒语就灵的。虽说从做中学,但是,一个社会没有准备好,即便有了选票,一样会补课。俄罗斯,有了戈尔巴乔夫的主动改革,但是,你看,这个社会的精英缺乏规则,最后,普京这种徒有民主形式,实际上以没谱组合的二人转,普京可以独霸政权达几十年,政党没有轮换过,自由的民主国家不算建成。民主不是一天练成的,既然是民主,就不仅仅是精英的素质,还有民众的素质。”

对民众的素质论者,更多的人保持本能的反感,我的意见特别简单,就像真如有些人讲的今天中国专制到不行的地步,我照样也还是能活着,至于活的幸福不幸福,这话咱不说。但我想说的是,假如民主派也非常求急的,认为一定要暴风雨般的迅急,对不起,我觉得当年如果中国人不是因为所谓的“屈辱一百年”的那种压抑感,不是急匆匆的把自己应该具备的民主权利推向社会主义的手中,那么我们今天所有的这种谈论都是伪命题。

如果药渣不换,中国的病不会好。如果病人没有配合治病的心思,换再好的医生也无非是多活几天而已,至于吗?对于刘本琦,我的态度简单——期待没有黑幕,让真相公布在大众视野之内,有罪则惩,无罪则放,别拖而不决,事实上从现状来看,近些年来,拖而不决的案子是越来越多。

附录

结束时已经是1时51分。挑一些刘本琦的微博言论,以及提供许志永先生的文章来源。

刘本琦: 现在不是苦口婆心的跟中共摆事实,讲道理的时候了!我从不看长篇大论的文章,有网友抱怨我发的文章有些长,实在不好意思,我那是一气呵成的,没有为写而写的打算,有那么几个好事者,还不怀好意的指出我的错误,我说方向没错就行。我希望讲道理的同志,别把自己写累了想写就写,写不出来就一个字,骂

2012年1月25日 18:13:51 来自QQ

刘本琦: 中国自由公民拒绝独裁宣言: 拒绝独裁者的思想宣传,不参与其所谓自导自演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 拒绝独裁者警告,拒绝其收买,拒绝其恐吓! 拒绝独裁者任何对其歌功颂德的组织活动。 拒绝统一思想,统一言论。

2012年2月24日 16:52:03 来自QQ

刘本琦: 刚才跟武汉警方打电话027 86861359,接电话的是“女警察叔叔”,对方问我和秦永敏是什么关系,答曰:老乡加同志关系,秦先生既然无罪释放,他就应该是自由的,你们限制其人身自由,就是违法的,

2012年3月5日 17:06:36 来自QQ

刘本琦: 她还问我关心这事,干嘛,我说,因为同志要彼此关心,鼓励,我还说,同样是老乡,做老乡的差别咋那么大呢,刘本琦在关心他,你们武汉警方那帮老乡却还把秦永敏往死里整。那女警察叔叔说不跟我说了,把电话挂断。。。。

2012年3月5日 17:06:41 来自QQ

刘本琦: 网友,说我骂的过瘾,其实,生活中,我还有些害羞,我总是想闭上这张乌鸦嘴,可他妈的又传来山东校长强奸12岁幼女,我只好对帖子回复,幼女家人,拿刀杀了那个校长杂种,简单,直白,方式,方法,作案动机,爱恨情仇,全部痛痛快快的表达完了

2012年3月6日 10:00:00 来自QQ

刘本琦: 声援在厦门失踪的民主人士李宇,人口失踪48小时报警合情理,灌口派出所24小时值班电话:集美区委书记倪超:13606002630 灌口镇委书记刘光忠:18950166003 公安局集美分局局长纪边强:13906008323 灌口派出所所长李毅强电话:13859919139 副所长王光峰:13806006845 片警陈志伟:13906055761 请转出去

2012年3月11日 14:41:19 来自QQ全部转播和评论

刘本琦: 很多人不知秘捕的危害,举活例两个。一是杨佳之母,自杨被捕后,杨母直接失踪,死后才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是文强的儿子,文强被捕后,儿子“自然消失”,文强死后,遂放出。这不是凭空造谣,网上可搜到。两人都不是罪犯、都不可能危及国安,只因“他们不该在外面”。所以,密捕是恶法。

2012年3月12日 18:06:49 来自QQ全部转播和评论(1)

刘本琦: 今天,73条高票通过,有人自作多情的担心那些投赞成票的人那天可能会秘密逮捕,我说好啊!那人问,你刘本琦不怕?我的回答,那就一起覆亡吧!

2012年3月14日 20:29:06 来自手机QQ浏览器

刘本琦: 李盛彬,刚刚从夏门一派出所打来电话,说到激动处,他哭了,我眼泪也快流出来,远隔千里,我理解他的愤怒,孤独与无助,再次,警告中共特务头子,善待为民请命的民主先行者,把人民逼上绝路,自己则陷入包围,

2012年3月14日 22:10:59 来自手机QQ浏览器

刘本琦: 我曾天真的认为,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时候,就和平共处吧,可事实是,有的人试图挑起文革式的残酷斗争,那就来吧!

2012年3月14日 22:21:49 来自手机QQ浏览器

刘本琦: 老夫那个签名,有脑残老是纠结于我的电话为青海格尔木,狗狗日的,老子目前用的这个号还是腐败集团的呢那天我不是在100个群里说过,不要告官方啊。对于你这狗杂种,引用孔和尚的排比句:去你妈的!滚你妈的!X你妈的!”我认为才能表达我对一个纠缠于细节的脑残奴才的愤怒

2012年3月16日 11:21:38 来自QQ

刘本琦: 对不起,如果你不打算签名的好友,又不打算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好友,我不能浪费有限的QQ资源,我的好友650的上限了,你占着位置,影响别的同志加入,请自行离开。对不起

2012年3月16日 18:01:08 来自QQ

刘本琦: 你没有胆量走在前面,那就请你跟在队伍后面;也许,你没勇气置身其中,那就请你默默地围观;也许,你对这一切都漠然视之,至少你不要对他讥讽。因为,他是在为你而战斗。

2012年3月20日 10:38:34 来自QQ全部转播和评论(2)

刘本琦: 跟杨正伟联系了15870226301,说是在贵州凯里公安局广场路派出所(电话:08558062200,,我说了,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怕,我们是正义的,你身后站着千万个不离不弃的刘本琦,中共不是在央视里常说社会道德沦丧吗?那好,重建华夏道德,从关心同志下落开始!

2012年3月26日 17:20:45 来自QQ

刘本琦: 贵州凯里场路派出所(电话:08558062200,该所曾发生副所长刑讯逼供致人死亡案),3月27日 08:51:42 来自QQ

刘本琦: 马勒戈壁,狗日的杂种们,停止下三滥的手段,想分化我刘本琦和同仁间的关系,你还嫩了点,今天我还在睡懒觉,不断接到好友打了的电话。记住,我和我的同仁是坚定地盟友,那些唯利是图,被收买,自感为奴的的杂种们,停止这种无耻的行径。

2012年3月30日 09:57:58 来自QQ

刘本琦: 警告网特,警告你们不要警告老夫

2012年5月20日 22:14:03 来自QQ签名

刘本琦: 儿子他妈妈对老夫实施“三不”政策不让我上网,不让打电话,不让革命。

2012年6月26日 17:42:57 来自QQ

刘本琦: 我今天要找平志刚去13909792566,刚才打通他的电话,他说目前开会,等会回电话,截止目前,格尔木网监支队长—平志刚,没有信守承诺,给刘本琦回电话,刚才我去格尔木公安局纪检投诉其人,办公人员,做了记录,并给平志刚通了电话,我没有见到平志刚,他们答应给我回话

2012年7月17日 16:19:20 来自QQ

法律援助救助账户2012年8月收支明细 / 许志永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84079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