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东阳 

江丙坤“退休”

文/ 郑东阳

时隔三年后,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又一次提出辞职,这一次他的上司马英九批准了辞呈。2012年9月20日,在江丙坤辞职后一天,马英九任命国民党秘书长林中森接任海基会董事长一职。

自2008年海峡两岸恢复谈判和官方交流之后,由于两岸当局彼此还无法坐下来对谈,来自大陆的海峡两岸交流协会和台湾的海峡交流基金会成为官方交流的“白手套”,以准官方的性质进行经济、文化等相关议题的谈判。

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和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完成了八次协商,达成了包括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在内的多项协议。

两岸三地媒体对江丙坤的评价多数持肯定观点。国民党党报《中央日报》的评价认为,江丙坤留下了继辜振甫(著名企业家、前海基会董事长,与大陆海协会会长汪道涵之间的会谈被称为“汪辜会谈”)之后的又一个典范,娴熟经济事务、关怀台商和声望高的特质让他为两岸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可谓功在两岸——这是典型的国民党对老党员和老干部的评价。

58年前,江丙坤被国民党吸纳,从此成为体制的一员,此后虽历经台湾民主化与本土化浪潮、政党轮替,江丙坤在党内和政界的职位也节节高升,但从未参加过一次民主选举,是标准的文官体制培养下的精英。江丙坤在请辞海基会董事长后,也同时辞去国民党副主席一职,这位拥有50年以上党龄和公务员工龄的台湾重量级政治人物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主导八次两岸协商

2010年1月,《凤凰周刊》记者曾专访了江丙坤。彼时,他刚从日本考察回来,一下飞机就出现在办公室,然后在办公室接受记者的专访。

或许是连续奔波,让他有些疲惫。他的助理说,这位近80岁的老人每天只睡不到五个小时。在和记者谈话时,江丙坤脸上带着倦容,略有微笑,声音低沉,仿佛只愿意微微张开嘴唇,但谈吐清晰,思维敏捷,就像是书面的发言,说到激动的时候精神抖擞。

整个谈话不断被电话打断,他用闽南话说“我正在和朋友聊天”。接着礼貌地放下镀着金色外壳的手提电话,他以为记者听不懂他说的闽南话,还重复给记者听。他的记忆力也令人震惊,可以从接电话前的中断处继续讲下去。

谈及经济和两岸议题时,江丙坤总是能像维基百科一样,按年谱谈事件以及他对事件的看法。若是他更会讲故事些,他的经历可以成为两岸接触最佳口述史。

2001年,江丙坤受命担任竞选失利的国民党刚成立学术性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董事长,负责国民党两岸经济政策规划。曾经长期执政的国民党在下台后,除了地方县市长外,大量的“部级”高官无处可去,都被安排在类似的单位。不久,江丙坤当选“立法院”副院长。

2004年,国民党再次败选,连宋决定登陆改变蓝营命运。但早在2000年9月,江丙坤便曾以国民党副主席的身份登陆,并得到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大陆副总理钱其琛的接见。他对钱其琛说,只要两岸继续交流,就像男女恋爱,总会要结婚,不必要设有前提。钱其琛回答说,假如开始就不想结婚,何必谈恋爱。据台湾媒体报道,当时双方的会见并不愉快。

2005年,在连战、宋楚瑜登陆之前,江丙坤再次登陆,为其开路。此行还是自1949年蒋介石退守台湾前夕赴南京中山陵“辞庙”以来,国民党首次以党的名义正式派代表赴大陆拜祭孙中山及其他国民党先人。当年陪同江丙坤前往中山陵的最大级别官员是国台办主任陈云林。

三年后的2008年6月,国民党重新执政,两岸两会(海协会与海基会)恢复谈判,江丙坤和陈云林二人成为两岸知名度最高的政治人物,八次“陈江会”也让二人拥有了和汪道涵、辜振甫一样的历史地位。两岸分治60年后,迎来关系最好的时期,“陈江会”早已成为两岸大众熟知的名词。而“江丙坤”成为两岸进入“经济热政治冷”时期最红的名字。

这四年来,两岸两会举行了八次“陈江会”,签署了惠及两岸民众的18项协议。由于他的职位不具任何敏感性,对不少大陆官员来说,见江丙坤可以直呼董事长,不需要隐去官职称呼先生。这四年间,江丙坤接待了650个大陆省市参访团。几乎每隔一两个月,他都会出现在大陆各个城市,出席各种两岸交流活动。多次接机的国台办常务副主任郑立中曾开玩笑说,江丙坤比自己更辛苦,“七十多岁的老人,每年往来两岸数十次,一下飞机就坐车,一到会就发言”,着实不易。

在离职演说中,江丙坤说,2008年5月26日,他受命出任海基会董事长,提出了两个梦想。第一个梦想,期许两岸以“新思维、大智慧、真诚意”来开创两岸和平繁荣的新局;第二个梦想,则是为海基会找个永久的家。如今,两岸以协商代替对抗,以和解消弭冲突,开启两岸关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新局。

江丙坤还感谢了曾经的党内后起之辈马英九在他任职期间对他的信任,他称,马英九不仅鼓励他要能任劳任怨,并且要能“任谤”。2009年5月4日,江丙坤曾突然向马英九递出书面辞呈,强调已完成“阶段性任务”,请辞海基会董事长。四天后,马英九亲自前往海基会慰留江丙坤,其后江丙坤愿意“继续完成阶段性任务”。

在江丙坤表达去意的短短几天,媒体纷纷将矛头指向台北政坛的蓝营大佬,这个名单包括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等,舆论认为他们有很强的意愿接任这一职位——在台北官方的话语体系里,海基会属于陆委会授权并指导的准官方机构,因此海基会董事长必须向陆委会主委汇报工作。但是海基会董事长在两岸关系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一直都是退休的“党和地区领导人”热衷的热门岗位。

|

这次江丙坤真的辞职了,与首次辞职提出的包括不堪各种声音诋毁等三大理由相比,理由很简单,即“岁华逼人,休致有日”。江丙坤称,随着第八次两会会谈的成功举行,以及最近一次海协会会长陈云林顺利参访,他总算可以为自己近60年公职生涯画上圆满的句点。

江丙坤的请辞也让“陈江会”走进了历史。

政务官的一生

除了两岸事务外,江丙坤是台湾半个世纪的历史转折的重要见证人之一。1932年,他出生在日据时代的南投县,青年时在东京帝国大学接受过教育。国民党迁台后,1954年被组织分配到南投县政府担任基础公务员。

短暂的基层公务员生涯过后,1960年,江丙坤曾获得国民党“中山奖学金”资助,在日本留学十一年后,拿到日本京都大学农经博士学位。回到台湾后,他获得一张极其丰富的履历表:从台驻日本南非“外交官”到“经济部部长”,从“立委”再到“立法院”副院长、国民党副主席,最后到海基会董事长。

和同一时代的吴伯雄、萧万长等人一样,江丙坤是第二批“催台青”。这批人里面,除了萧万长两次分别被连战、马英九选为搭档参选“总统”大选外,无论是江丙坤还是吴伯雄,都未曾参加过任何公职竞选,大部分职位是“官派”。台湾民主化后,他们的职务则由新政府任命。

这批蒋经国时期发迹的“政务官”身上多少都有些“蒋经国”印记。在台湾因蒋经国“十大建设”经济开始增长后,曾任台湾外贸协会秘书长的江丙坤,带领着“一只皮箱走天涯”的台湾中小企业家们,一年离台200多天,走遍世界100多个国家,为台湾企业寻找商机,签订各种贸易协议。

20年前,就在江丙坤在台“经济部”任职期间,留下了一个跟了他一辈子的外号“江科长”。从他当“国际贸易局局长”到被提升为“部长”,甚至到今天在海基会里,他一直被同仁叫“江科长”。原来,由于江丙坤做事严谨周密,事无巨细都亲自过问,即使当“国贸局长”了,也往往跳过组长、科长,直接致电承办的科员,岛内媒体戏谑其不似局长,而戏称他为“江科长”。

在事业最辉煌的阶段,江丙坤在各种民调资料中,声望常高达七成以上,是继孙运璇和赵耀东以降“经济部”声望最高的部长之一。

然而,即便如此,台北政坛几乎没有人看好江丙坤有朝一日会成就大事业,总把他视为一个尽心尽力、执行力强的专业官僚,却没有足够的理想,认为其视野和格局都不足以成为主导者。

不仅他人如此评价,就连江丙坤本人也将自己定位为“政务官”。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回忆起自己曾担任的公职,他认为上世纪70年代在南非工作期间是自己的黄金年代,而不是海基会董事长,因为“南非气候四季如春,工作很愉快,也有很大成就。这也是家庭生活最充实的8年,我们经常到各处旅行”。

李登辉时期,尽管江丙坤有高声望,是“行政院院长”的最好人选,但李登辉不愿意让江丙坤负担起更大的政治责任,“科长思维”成为其一辈子也绕不开的死结。2000年国民党败选后,连战寄望于2004年大选,即赋予江丙坤未来组阁权。而陈水扁也在同时争取江丙坤。2001年底,工商大佬告知江丙坤,已说服陈水扁让江丙坤组阁,但江丙坤很犹豫,最终与院长“擦身而过”。

江丙坤曾说,当一个永远的“行政院长候选人”也不错,因他有这个分量,讲话有人会听,他可以继续讲真话,不论谁当“行政院长”都有压力,“可以发挥一点拉住他们错误走向的功能”。

2000年后,在“百年老店”国民党,他坐上了第一副主席的位置,却仍是低调得几乎让人忘记他还有这个政治地位颇高的身份。

国民党文官体制下出身的江丙坤,正是这样一位没有“大理想”的“政务官”却拥有与汪道涵、辜振甫一般的“历史地位”,最大的成就也在海基会董事长期间。

有趣的是,由于常年往返两岸,江丙坤也成为不少大陆高官的“老朋友”。在这些好朋友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与江丙坤关系甚好,江丙坤曾多次到访天津。在公开会见中,身为福建泉州人的张高丽与江丙坤的口音很接近,偶尔二人还会用闽南话向记者们问候。

在与江丙坤这样的台湾朋友的对话中,不少大陆官员展现出了个性化的一面。2012年5月10日,在天津访问的江丙坤曾当面邀请张高丽“在高升之前”访问台湾,张高丽闻言连忙笑着以“我现在希望退到二线啦”回应。江丙坤接话说,希望张不管在哪一线,都能访台,让他能尽地主之谊,也代表海基会表示欢迎。张高丽则回答,自己“就是会讲台湾话”,并用闽南语一连讲出“按道理我是应该去台湾的”等语,现场响起热烈掌声,随后张改用普通话说,“我等退到二线看看有没有机会去”,现在我们的市长会去访问。

在这次会谈中,张高丽罕见地对南海问题发表评论,并呼吁两岸联手面对。此外,张高丽还提到凤凰卫视多次提出希望能有机会专访,宣传天津的建设。但他说,“我们还是比较低调”,最重要的还是发展好了、老百姓日子过得好了,才是真正的好。

(凤凰周刊2012年10月15日出版,总第450期,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