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 | 如果莫言获奖(转)

谁将是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 旁听生

2012-10-06
21:06 
 

——莫言?村上春树?或另外?

 

从八月末我才在国内网上看到这样的预测且把此作为赌博标的。在全球著名博彩公司Unibet和另一家全球著名的博彩公司立博(Ladbrokes)的赔率表上,他们俩的名字都排在赢家赔率榜里第一或第二位。

 

莫言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文学上出道以来,他的长、中、短篇小说我大部分甚至几篇散文都看过。我最欣赏的中长篇小说作品并不是最初使他声名鹊起的【红高粱】和家族系列。而是差不多同时期出版的两部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和【金发婴儿】。如果还要我再举例下去的话,那还有【欢乐】。【金发婴儿】最后之死我觉得犹如天之暗示。实际上,莫言的短篇小说也写得真好,如【大风】、【秋水】和【枯河】等,是什么样的大风使爷孙几代农民的世间努力只剩下一棵草!“我”只能也只能把它扔在暮色中。

 

莫言他后来的几部长篇我还算认真翻看过的有【十三步】、【檀香刑】和【丰乳肥臀】。至于再后来他的两长篇【生死疲劳】和【蛙】,前一长篇我在书店里匆促翻阅了几页,就作罢。主要因为当时口袋里人民币无力帮助之故。后面的那本只在网上见有人评语过。实物至今没见过。

 

总的来说,如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必定是活着在中国大陆的某一个作家,如真是莫言,个人认为在大陆本土的作家里,就他的文学水平即写作艺术天分上来论,他是够格的。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那本最著名小说【挪威的森林】我也很认真地看过。中译本是黄色封面上有紫色图画的。应是最先的译本,但也不敢很肯定,因此书也毁于因自己不慎引起水与虫害的一次书纸劫难中了。他的【海边的卡夫卡】只粗粗翻阅过,自己现在手边仅存只有他的另外一册中译本小说【跳!跳!跳!】。漓江出版社一九九一年印行,译者为冯建新、洪虹两人。也即为另种中译本名【舞!舞!舞!】。作为同样属于东亚作家,当然也就论他的小说艺术创作表现力来论,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若颁发于他,我也一点不感意外。

 

从一九八九年后,北岛先生将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声音或传言虽随着时间的流逝,忽高忽低,但一直存在。他的【回答】,他的【宣告】,他的【结局或开始】,还有他的【一切】!在很大的意义上,他用他的思想诗作作为一种呼吁开启或扩张了当时青年人企求独立思想的时代。而呼吁的回响也一直存在。虽然有消息说在博彩公司立博(Ladbrokes)前不久的赔率表上,中国诗人北岛以一赔五十的赔率也出现在这个名单里。还虽然,在这个公司的名单里他次序较低,但我希望也相信北岛先生终将会有获得这一份荣誉的日子。

 

以上我说的话一直不触及无所不在的各种类的政治意味,既不包括内外可能会有的各种政治力量,也不涉及有希望获得诺奖荣誉的小说家和诗人本人对过往历史和现实里各事物所谓的看法或态度。我首先觉得海外的市场真经济,连对诺贝尔奖可能的获得者的猜测都可弄成风生水起的大生意!另外,我作为一个很普通公民,还希望如果真同人们猜测的那样准,这份荣誉真的落在中国或日本某一个很会用文字表达感情的人身上,某种强大威力不要像上世纪末对待高行健先生那样主义直接:不要那样坚决反对,也不必热烈欢迎欢呼,如要真正的和谐社会应从真实和解起头,既不能从和平奖或现在还无法有各科学诺奖开始,如真有可能,那就从今次诺贝尔文学奖作为一次开始。“让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吧。

 

我为什么说了上面那段话,就因为昨晚凤凰网转发中国广播网这一原标题消息——中国作家莫言成诺贝尔文学奖最大热门
超村上春树。我只因此稍起了一点疑心或者担心吧。不要让诺贝尔文学奖变成奥运会,不要让作家扮装成刘翔。让各种伟大主义悄悄让一下道,这样一来,文学,艺术,当然还有科学才有可能真正上道呢。当然,我这样说也可能有点杞人忧天式的愚蠢,但如一意孤行,究竟谁更愚不可及,历史将会一再证明。

 

附录两则新旧消息在此后——

 

(一)原标题:中国作家莫言成诺贝尔文学奖最大热门 超村上春树

 

中广网北京10月5日消息(记者丁飞)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10月,是属于诺贝尔奖的月份。从10月8日,十一长假结束的第一天开始,远在北欧的瑞典将陆续颁发出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而法新社最新的报道称,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将很可能在中国作家莫言和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中产生。

 

不光如此,在全球著名博彩公司Unibet公布的赔率表上,首次出现在名单上的莫言也排在第一顺位,村上春树紧随其后。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说着,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很值得一看。

 

如果现在打开诺贝尔奖的官方网站,你会看见,最上方排列着今年诺贝尔各大奖项的颁发日期,唯独躲在最后的文学奖迟迟没有确定的日子。这似乎在说,文学奖是特殊的。

 

没错,难预测和悬念大,这些年一直伴随着诺贝尔文学奖,所以它也自然成了博彩公司最热爱的领域。今年排在他们预测第一位的,是中国作家——莫言。而莫言却在接受采访时,始终不愿谈起这个话题:

 

莫言:诺贝尔奖毫无疑问是影响最大的国际文学奖,但在它的历史上,也确实有很多作家缺席,像托尔斯泰、卡夫卡都并没有获得这个奖项。而获奖作家里面,有的人的作品也并不是我们都很钦佩。为什么我不愿意谈这个话题,因为一谈马上就会有人来攻击,很多人在批评中国作家有诺贝尔焦虑症,对我这种批评就更多了。

 

与莫言和村上春树都打过交道的,是199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他曾经预言说,“如果继我之后还有亚洲作家获得文学奖,我看好莫言。”而在莫言却未料到,他酝酿十多年、笔耕四载、三易其稿、潜心创造的这第十一部长篇小说《蛙》,在先后获得茅盾文学奖和诺奖青睐之余,却被人指责,说小说中的日本人暗指大江健三郎,这是在讨好诺贝尔奖:

 

莫言:很多人说是向洋人献媚,是说我拿这个奖向诺贝尔奖献媚,好像中国作家一个个都是被诺贝尔搞得坐立不安,今天去献媚,明天去示好,这怎么可能呢?你知道他喜欢什么?再一个难道文学有配方吗?我能知道吗?

在网络上搜索关键词,莫言+诺贝尔文学奖,排在第一位的新闻来自一篇写于两年前的博客,题目是《莫言,问鼎诺贝尔文学奖的条件已经具备》,作者是复旦大学中国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副主任栾梅健。两年前,他曾为莫言组织过第一场专场创作研讨会,遍邀国内外名家;两年来他也一直坚信,莫言有一天会问鼎诺奖。谈起莫言,他依然激动:

 

栾梅健:事实上莫言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主题,挖掘以前的计划生育主题。西方对中国这种举措有好多的歧视,也有好多的误解,但是莫言从一个辩证的角度来阐述,这样文学主题式也比较受欢迎,从这两个方面来评价的话,我认为莫言获得奖的概率就比较大。

 

三天后,8号开始,医学、物理、化学、文学、和平奖、经济学奖得主,一些新的名字将会进入诺贝尔奖的历史。文学奖是特殊的,只在宣布得奖前几天才会确定最后的日期,不过有人估计,那一天,是在10月11号。链接在下: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2_10/05/18059477_0.shtml

 

(二)莫言村上春树居2012诺奖赔率榜前两位

 

全球著名博彩公司Unibet近日在网站上贴出了诺贝尔文学奖和和平奖两个奖项的赔率表。在文学奖项赢家赔率榜里,莫言(微博)以一赔六点五排在第
一位,紧随其后的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其赔率为一赔八。接下来是一赔十的荷兰作家塞斯•诺特博姆和意大利女作家达西娅•马莱尼。随后为赔率为一赔十五的作
家,他们分别是:加拿大的艾丽丝•门罗、西班牙的恩里克•比拉•马塔斯、阿尔巴尼亚的伊斯梅尔•卡达莱、美国的菲利普•罗斯和意大利的翁贝托•艾柯。

 

而在另一家全球著名的博彩公司立博(Ladbrokes)的赔率表上,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以一赔十的得奖赔率再次成为最热门候选人,中国作家莫言则以一赔十二排在第二位。此外,中国诗人北岛也一赔五十的赔率以出现在这个名单里。……后略。链接http://yydg.paowang.net/2012-08-25/7160.html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worldlook/1/539193.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业用途请通知本人。写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上午)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85504

如果莫言获奖 / 宫民

 

王小波曾说过,在中国,三流的作家往往有一流的名声,而一流作家却默默无闻。这个格局,今天依旧。

 

上海有个女作家,叫什么忘了。但她有句话我记着呢,并深以为然。她说,中国有三样东西没法跟西方比,一是足球,一是电影,还有就是小说。我要加一句,哲学也没法比,还有科学,还有经济学,还有军事理论,还有,TM的,多着呢。不是我民族虚无,实在是技不如人。致使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近代以来的中国,为世界文明贡献了什么?据说,连呼拉圈都是外国人发明的。

 

文学上,跟国外有一拼的,也就是诗歌。中国诗歌,沾了翻译的光。弗罗斯特说过,诗,就是在翻译中失去的那部分。虽有些夸张,但不无道理。中国诗和汉译诗比,自然显得不像小说那么差。

 

按说,跟汉译小说相较,中国原文小说也应该有优势,可惜,不行。博尔赫斯有言,大概意思是,伟大的作品,哪怕错误的印刷和蹩脚的翻译都没有办法损害它。

 

这话不假。十几年前,我买过一本估计是盗版的、错字连篇、标点纷乱的《马尔克斯中短篇小说集》,盗版是肯定的,有版权的汉译简体字马著,目前只有两本,《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我要说的是,就是这本盗版书几乎被我翻烂。

 

莫言是三流作家?没错,至少现在是了。中国作家还有个问题,就是创作生命太短。我也承认,当年在《小说月报》上看到转载的莫言的《红高梁》,当场就傻掉。之后读到莫言的创作谈,获悉他极为推崇福克纳的《喧哗与骚动》,称福克纳就像上帝一样。找来看,再次傻掉。李文俊译的也好。从此对莫言抱有好感。可惜,之后的作品,再没有让我获得读《红高梁》时的惊艳。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很多作家身上,如余华的《兄弟》,水平之烂,你能想象这是《现实一种》,《河边的错误》,《在细雨中呼喊》的作者写的吗?苏童的《刺青时代》,王安忆的《小鲍庄》,马原的《虚构》,《冈底斯的诱惑》,贾平凹的《浮躁》,张炜的《古船》,毕飞宇的《玉米》,刘震云的《一地鸡毛》,我个人认为,都是他们最好的作品,之后写的,不能说是垃圾,起码没能保持住这个水平。而这大都是他们早年起步时的创作。

 

在中国,写作似乎是一个青春的职业,跟模特,空姐,运动员差不多,都是吃青春饭的。

 

杜拉斯获得龚古尔文学奖的《情人》是在她八十多岁写的,抑或七十多岁?记不清了。反正是晚年的创作。王小波对其推崇备至——更因为诗人出身的王道乾的译笔出色。

 

没错,王蒙也在写呢现在,但他那不是小说,需要创造力的虚构作品他搞不动了。朱文在《狗眼看人》一文里对他的定义很到位,是全国最著作的业余作家。小宝更逗,谓之人和作品都在享受部级待遇。

 

很多中国作家,包括著名的,一写长篇就露怯。看来,伟大如鲁迅,契诃夫,博尔赫斯,卡佛,不写长篇是有原因的。

 

中国作家靠短篇敲门登堂,然后开始弄长篇,希望借此入室。而长篇并不是随便一个作家都玩的转的。往往让他们露怯的,就是他们写长篇的野心。

 

鉴于中国作家创作生命短暂,我的阅读就比较功利,只看作品,不看作家。知名的作家,未必还在写好的作品。默默无闻的作者,往往有惊人的呈现。

 

写的比莫言好看的人大有人在,如韩东,顾前,朱文,曹寇,李红旗,冯唐,苗炜,丁天,狗子,阿乙等。虽然朱文,李红旗后来都去搞电影了。别看年轻——上述名单,除了韩东、顾前和狗子是六零后,其余均七零后,李红旗好像是八零后。也许正因为年轻,在中国,文学是年轻人的事业。当然这只是个人趣味,没准还是低级趣味。

 

虽然没写小说,但对现代汉语有突出贡献的作家,也有不少,如毛尖,小宝,沈宏非,张弛,甚至说相声的郭德纲,搞培训的老罗。对汉语的贡献,也不亚于莫言。更别提王朔了。

 

好的作品,包括莫言们在内,都是在他们正值青春时写出来的。

 

诺奖对候选者的要求之一是依然在从事创作活动。莫言之流,还在一本本的出书不假。但他们大多是靠名声,凭体制内的职位,借助公权力的造势,在大量生产着印刷垃圾,或准印刷垃圾。既不是大众文艺,销量赶不上八零后以及网络写手的东东。更不是严肃文学。技巧,叙事,语言,结构,审美,一无可取。名为传统,实为陈腐的表现手法。名为朴素,实为简陋的语言叙述。故事讲不下去了,就用荒诞遮丑。现实挖掘不了,就用超现实回避。不是跟在国外的文学潮流后面亦步亦趋,拾人牙慧,就是在中国传统里寻找资源,自以为得计,似乎得到传承,通过吾手接续。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抄袭,不思进取,懒惰,逃避艺术家的责任。艺术家不仅对社会有责任,对创造也有责任。就像科学家对发明有责任一样。有没有一个影响世界的文学流派出自吾国呢?

 

莫言在答记者问时,说什么,托尔斯泰,卡夫卡就没得诺奖。这话看什么时候说,如果你获奖了,说这话行。否则,就有点那什么了。据说莫言是一个挺善于自嘲的人。不知为什么这一次没拿捏好。

 

诺奖岂只漏下上面两位,漏下的多了,随便说几个能想起来的,如博尔赫斯,纳博科夫,卡尔维诺(这个不算,据说想授来着,不幸早逝),穆齐尔,弗兰纳里-奥康纳,葛里耶,伍尔夫,杜拉斯,契诃夫,卡佛,甚至高尔基,至少他比肖洛霍夫有资格吧。还有罗兰-巴特,福柯——既然萨特(当然他拒绝了,更牛),罗素,甚至丘吉尔也能获这个奖。更别提三个伟大的现代主义先驱,卡夫卡,乔伊斯,普鲁斯特。这诺奖的漏洞可真够大的,都能通过一辆火车了。

 

何况莫言还有抄讲话的劣迹。为一千元钱抄讲话,够贱。其实,这里面绝对不是一千块钱的事。别说一千,为了一万块钱背骂名,作家也不会傻拉巴唧地上赶着接受。关键是考虑到要在圈里混,要在体制内获益,要在国内出书,虽然也可以去港台出,只是大陆市场更大,也更好混。

 

中国作家当然有资格获诺奖——毕竟诺奖里边,某些作家的水平也就那样——而且不止一个,但不是莫言,十个里边也排不上他。如果莫言获奖,比较搞笑。他既代表不了中国的最高创作水平,更代表不了中国的良知。

 

中国人其实是抱着中国队进世界杯,或中国队在世界杯赛场上进球的心态,期待莫言获诺奖的。既然阴错阳差,莫言离球门最近,就让他起脚吧。重要的是进球,而不是由谁射门。虽然曾有过两个进球,但其人已不是中国籍。如果是这样那就另说了。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85633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0月9日, 3: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