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拉卜楞寺僧人久美嘉措,又称果洛久美,在他的僧舍留影。
9月初的一天夜里,果洛久美的僧舍被夏河县某个单位拆毁。
果洛久美的身后是他出家为僧许多年的拉卜楞寺。

记失踪的喇嘛果洛久美

文/

一周前,一个陌生的电话用安多藏语急匆匆地告诉我,果洛久美可能被捕了。我当时正走过小昭寺,看见几个特警围着两个年轻藏人,在检查他们的身份证。“什么时候?”我大声问道,但从旁边小店里传出的用汉语唱的流行歌曲的声音更大,还没听清说的是什么,电话就断了。

我立即拨打果洛久美的手机,传来的是“已停机”的通知。

果洛久美是格鲁派大寺拉卜楞寺的僧人。全名是久美嘉措,今年43岁。出生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而此地在传统上被称为“果洛色达”,紧挨着并属于以游牧为主的果洛地区。寺院中同名的僧人很多,比如被拘捕过多次、如今面临被判刑的前寺管会副主任喇嘛久美,他的法名也是久美嘉措。为了表示区别,都各有别称。果洛久美即来自果洛色达的久美。

果洛久美曾在2008年和2009年两度被拘捕,主要原因是他协助农民出身的顿珠旺青拍摄纪录片《不再恐惧》。这是第一部由境内藏人拍摄的关涉真实与证言的纪录片,采访的藏人中还有果洛久美的父亲,泣不成声地诉说着对尊者达赖喇嘛的思念。顿珠旺青因此被判刑6年,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果洛久美则受尽酷刑,落下疾患,去年初我见到他时,目睹他因为天气寒冷,全身痛得走不动路。

我不敢相信果洛久美又一次身陷囹圄。就在上个月,他还在电话中问我是否安好。其实他总是这样,牵挂朋友的安危,却从来不提自己遭遇的困难。他性格开朗,声音爽朗,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见过他却不了解他的人,是无法想象勇于担当的他曾被酷刑折磨得九死一生。正是那期间,他的父亲忧虑成疾,在他获释不久便离世。

两天前,有关果洛久美更多的消息从我和他都认识的朋友那里传来,充满了不可测的危险,令人十分担忧。

据悉,9月初的一天夜里,拉卜楞寺所在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的某个单位,突然派人开着挖掘机将果洛久美的僧舍夷为平地。他们并未说明所属哪个单位,只是声称拆房与政府的城市建设有关。果洛久美的僧舍很小,而整个拉卜楞寺只有他的僧舍被拆毁。他只好在挖掘机步步紧逼之时,匆忙搬出必需物品,与别的僧人挤住在一起。

果洛久美早在幼年时,就到拉卜楞寺这座著名的佛教寺院出家,称得上是资深僧人。当他的僧舍被拆毁,他去找寺管会借房子暂住,却被寺管会一口拒绝。9月20日,果洛久美被兰州的藏人家请去念经。9月21日,他去州府合作市办事,并停留了一天。次日,在返回拉卜楞寺途中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都说果洛久美的失踪很有可能是被公安抓走了。但这次被捕的原因不明,或许与十八大将要召开有关,拆毁僧舍很像是统一的行动,令人非常担心他的安危。”透露果洛久美消息的朋友说。

我曾在记录《藏地高僧或被酷刑或被失踪之案例》的博文中写过:“许多人,是的,他们都是我们的文化中,被尊为佛法僧三宝之一的“僧宝”,都是我们的绛红色的珍宝,却一个个地,在今天,不但被贬低,被仇恨,甚至被肉体消灭。当然,如此对待我们的仁波切、格西、堪布、喇嘛以及所有僧侣的,不是一个人,不是一群人,而是一个政府……恳求关注他们被迫害的命运。他们以及众多藏人僧侣的苦难绝不是偶然的,绝不是个别的。”

2012-10-11,写于拉萨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并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Leaving Fear Behind》(《不再恐惧》):秘密制作的纪录片,描述西藏人民的真实感受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8/09/leaving-fear-behind.html

藏地高僧或被酷刑或被失踪之案例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1/blog-post_25.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