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藏人反对修建水电站的呼吁,及《跑马圈水到西藏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的文章发表于2011年2月14日的BBC中文网 。此刻再读,更见藏地生态、人文与民生深陷危难。

数日前,发布于朱瑞博客的这篇博文《一份来自西藏境内的呼吁》,凸显修建水电站给藏人百姓带来的巨大灾难。已在藏地多处建水电站的中国华能集团(华能西藏发电有限公司),正计划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和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江达县之间修建水电站,以至于江达县的汪布顶乡、德格县的休都贡村、汪布顶村及德格县的三座寺院——汪堆寺(汪布顶寺)、银南寺、康多寺,都面临搬迁的命运。

也因此,当地僧俗民众发出呼吁——

                                             
一份来自西藏境内的呼吁:

最近华能集团准备在康区江达县和德格县交界处汪布顶乡修建水电站,通过当地政府动员金沙江两岸的汪布顶乡、汪布顶村、休都贡村村民搬迁,甚至连汪布顶寺、银南寺和康多寺也要搬迁。修水电站不仅让我们无家可归,而且破坏环境,我们和寺庙喇嘛都坚决反对。


政府怕十八前出事,就答应我们说如果得不到当地绝大部分群众80%以上同意的话,就不会修建水电站,但这些都是骗老百姓的方法,我们不能相信。

现在,江达县和德格县的同胞准备联合起来一起反对,希望大家相互宣传,揭露政府的阴谋,给政府压力,帮助当地人,反对这种破坏环境的行为。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请大家积极转发,人多力量大!

跑马圈水到西藏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王维洛
德国工程博士
雅鲁藏布江

藏木水电站修建在雅鲁藏布江上,已对江水截流。
西藏第一座大型水电站开工建设
2010年11月12日西藏藏木水电站实现对雅鲁藏布江的截流。这个消息并没有引起中国大陆民众的注意,但是却引起国际媒体的极大关注。
藏木水电站是西藏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也是在雅鲁藏布江上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虽然藏木水电站发电装机容量并不大,为51万千瓦时,但是藏木水电站的建设就正式宣布了,在九百六十万的土地上再也不存在一条没有被大坝阻断的大河流,自然河流在中国将是被翻过去的一页。也许现在的人们还不能认识到自然河流消失给中国生态环境所带来的不可弥补的损失,但是几年之后,几十年之后,中华子孙后代一定会诅咒这个毁坏生存根基的错误决策。
西藏水电大开发的开始
藏木水电站的截流吹响了西藏水电大开发的冲锋号。回顾中国水电大开发的历史,最早集中在淮河和海河流域。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失败是大水电发展政策错误的必然结果。而前期开发的淮河和海河流域则成为中国水危机最严重的地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设,是斯大林式水电发展政策的重演;西部大开发则以四川紫坪铺大坝的建设为标志。目前在云南、贵州、四川、陕西、甘肃、青海等地的大型水电站的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
伴随水电大开发,暴力拆迁、武力镇压民众反抗的事件时有发生,最著名的是2008年和2010年发生汉源瀑布沟的暴动事件。可是民众,特别是被涉及的移民的反对,并没有能够阻止水电大开发的步伐。其原因很简单,水电开发利润太高。金桥银路钻石坝,这句话形象地说明了修路建桥和修水库大坝的利润之大和它们间的差别。当利润达到钻石级别时,一个以利益集团组成的国家政权当然会大力推广这种野蛮的发展。
根据中国发改委专家的估计,在未来十到二十年内,除西藏自治区外的所有可以开发的水电资源将被开发殆尽。未来中国水电大开发的重点在西藏。
跑马圈水西藏的计划
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详细的西藏水电开发规划,计划在西藏的雅鲁藏布江及其支流河段多雄藏布、夏布曲、拉萨河、尼洋河和帕隆藏布等,跨境河流朋曲等,阿里地区的狮泉河和象泉河,昌都地区的那曲、玉曲、扎曲等河流上建设大型水电站,总装机容量1.4亿千瓦,年发电量7250亿千瓦时,其发电量相当于九个三峡大坝。另外还计划在墨脱南建设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规模为三峡大坝的两倍。
近期开发西藏水电的目标是满足当地的需要,配合进藏铁路,开发西藏的矿产资源。远期目标就是电力外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电力将满足外地的需要。
如今华能、华电、大唐和国电四大国家电力公司外加三峡集团已经完成对西藏水电进行了势力范围的瓜分,跑马圈水已是事实。在西藏自治区政府中负责水电开发的副主席一直是由汉族干部担当,这些人是否能代表西藏人们的自治愿望和利益,一直令人怀疑。原负责西藏自治区副主席杨海滨,曾负责西藏经济发展包括水电开发,突然平调任国电副总经理,专门抓西藏水电开发,就是最好的实证。
如今在西藏担任建大坝修水库任务的主力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水电纵队的官兵。这是一支十分特别的部队。它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改编而成,曾担任三峡工程和汉源瀑布沟等重要工程的建设。在工地上他们是建筑工,当水库移民发生反抗时,他们是立即在现场出现的武警。汉源瀑布沟暴动被迅速镇压下去,这支部队起了重要作用。
西藏水电大开发对生态环境和社会的冲击
西藏高原是中国乃至亚洲的水塔,是十几亿人生存的根本。西藏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本来生态系统十分脆弱,加上最近三十多年所谓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生态系统已经受到极大破坏,再加上水库大坝带来的冲击,离西藏高原生态系统的崩溃已经为期不远。不说大坝建设水库淹没对雅鲁藏布江峡谷地区的珍稀动植物品种的破坏,也不说工程建设带来的地质灾害,就说河流梯级开发所增加的水面,将改变当地气候条件,气温增加,降雨量减少等等。气温增加,将加快西藏高原冰川融化后退,加快西藏地区的沙化和荒漠化过程等等。水塔不保,未来何在?
发展水电事业能促进当地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的收入,这是一个重复了几十年的谎话。埃及总统纳赛尔说,阿斯旺大坝的建设将把埃及人民带入天堂。可是埃及人民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国领导人说,三峡工程的建设将大大改善人民的生活。可是三峡工程一百多万移民如今无工做,无地种,无出路。从1949年到如今,中国建设了八万多座水库大坝,制造了起码两千万贫困人口,却拿不出一个致富的正面样板工程。
西藏水电大开发将带来的国际冲突
与长江、黄河、淮河、海河的水电开发不同,西藏水电大开发所涉及的河流是国际河流。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设,改变了长江的自然水流,特别是下泄量减少,下游省市的吵闹,那都是国内的事情,中央政府还有能力摆平。国际河流的纠纷,问题复杂,特别是亚洲国家在管理国际河流上没有签订任何条约。西藏水电大开发,自然会引起下游印度等国的关注,特别是印度军方的强烈反应。
虽然中国方面多次强调,西藏水电大开发不会减少雅鲁藏布江等跨境河流的出境流量,以安抚印度方面。但是这些承诺没有任何意义。当西藏河流都实行梯级开发后,仅仅水库增加的蒸发量就足以极大程度上地减少出境水量,更不要说出境水量在时间上的分配。北京政府应该记得在家门前的事:北京最主要的河流永定河,通过梯级开发,从每年流量20亿立方米减少到目前的3亿立方米。只要每座水库的蒸发量减少百分之一的流量,就无法保证出境水量不会大幅度地减小。
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印度人,都不希望西藏的水电大开发再带来一场五十年前发生过的战争。那场战争的结果是中国失去对约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实际控制。
结束语
汉族人对山水的理解,与藏人的理解不同。西藏人对建大坝,修水库,建引水隧道等缺少理解,他们认为这些工程会破坏了西藏的“圣山圣水”。当年修建羊卓雍水电站时,班禅大师表示不赞同,他说,“羊卓雍对调节西藏气候影响很大”,后来中央政府只得将原方案改为抽水蓄能电站。应该说,西藏人比汉族人更理解西藏高原的山水,更理解西藏的生态环境,因为那里是他们的故乡。西藏人是否支持西藏水电大开发,这是问题的关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0月29日, 6: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