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满世界都是找盆的人啊

一周语文|2012(43)|2012-10-15-2012-10-21

为本周单字“诺”,“诺贝尔”的“诺”。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诺贝尔文学奖新闻本周仍为大众热议话题。本周,传言莫言老家预备耗巨资开种万亩红高粱打造莫言体验区开发旅游大县的新闻亦如为“热议”添柴浇油……万亩红高粱的场景从张导的电影里穿越归来,格外诱人联想。网友魏风华添油加醋:“ 天堂牌蒜薹必不可少,还得培育点金发婴儿和红蝗啥的。再整点酒国牌高粱酒,还可以叫旅客体验檀香刑,最后大家一起生死疲劳。”据此,网友大漠孤烟说:“然后,那里就成了鬼城”…… 本周,成语“一诺千金”已被喧喧嚣嚣的热议魔幻出一个新义项:诺奖在握,何愁千金?

诺奖炙热也焕发出文学研究者久违的热情。评家朱白新近为南都周刊撰写题为“魔幻现实主义的荣耀与桎梏”长文,回溯莫言文学之路,其中一段猜想非常有趣:“荣获如此大奖——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这个星球关于这个行当的最高肯定——淡定一定是做出来的,但声音从山东高密传来又是如此真实,小人之心地猜测其中原因,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词中着重提到了‘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这句话被媒体反复引用,其中的‘魔幻现实主义’几个字正如一道魔咒,数十年来造就了莫言的荣耀,但也成了他最想摆脱的桎梏。”

本周甚至可被称之为诺奖文学奖回顾周。网友天山刀郎本周在新浪微博追怀赛珍珠。赛珍珠“193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时已经获得中华民国国籍。1971年八十岁时燃起重回中国念头,”但遭婉拒。“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生长在中国,描述的是中国人的苦难与希望,自认为是中国人,因为经常批评政府,政府拒绝派代表出席颁奖典礼,还拒绝承认作家是中国人”……前面这段忆往出自网友许文广。据说,当年赛珍珠的获奖演讲题为“我的两个祖国”。而有关诺奖之爱诺奖之恨,饭友咬指头给出假想奇异而尖锐:“诺贝尔奖是条件极苛刻的分房制度,得了和平奖,分配一间牢房,得了文学奖,分配一套商品房。”

汉字“诺”的本字为“若”。“若”字为象形字,现通行的“诺”字是由甲、金两种文字中的“若”字合体后衍生而来的新字。有关“诺”,《说文-言部》的解释说,诺,应也,从言,若声,本义为答应声。引申义有应诺、答应、顺从等。

—————————————————————————————————————————

【江南Style】

韩国歌手朴载相今年7月中旬通过网络发布的一首单曲,这首原名为“Gangnam Style”的单曲未被依惯例译作“江南型男”“江南时尚男”之类,而是被译成半中半洋别别扭扭的“江南Style”,并因上传至youtube后,快速成为全球红歌,歌手朴载相亦爆红天下,被网友亲切地称为“鸟叔”。作为最热流行文化符号,鸟叔和他的“江南Style”引发各种大众吐槽,直至专业探究。作者MARK MCDONALD本周二在纽约时报中文网撰文认为,鸟叔和他的“江南Style”的快红或因迎合西方对亚洲男性固有想像所致,不少热追者通过鸟叔和他的“江南Style”再次印证了自己对亚洲人的固有看法:“Psy是个可笑的亚洲人,唱着可笑的歌,跳着可笑的舞。”

【我在1985年就为莫言的作品激动了】

语出评论家吴亮周一微博。回答某媒体““莫言获诺奖作为文学批评家是否激动”一问,吴亮在微博回复:“我在1985年就为莫言的作品激动了,而你们,只是为他的获奖而激动……现在我一点都不激动,我告诉你们,诺奖的授奖词,翻译成中文的那些关键词,我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写出来了,你们却因为它们来自几个外国人而激动。”

【元芳】

也称“元芳体”,本周网间热文体之一。“元芳”(李元芳)本为电视剧《神探狄仁杰》中的一个人物形象。该剧主角狄大人口头禅之一即“元芳此事你怎么看?”经由网络放大,狄大人的问与李元芳的答一并固化为格式化文体,即“元芳,此事你怎么看?”“大人,我觉得此事有蹊跷”“此事背后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伴随元芳体热,本周流行语如“元芳很忙”顺势接棒“杜甫很忙”“椅子很忙”,成为阶段性流行文本的俭省刻痕。而饭友咬指头则将“元芳体”与“幸福体”并置而论,尖锐有趣:“提问者根本不在乎被问者的回答,而只是想满足自己的优越感罢了。狄仁杰通过李元芳对他推理的称赞获取满足,D国通过CCTV的镜头获取快感。”

【我说出寂静这个词我就打破了寂静】

来自译言网本周所刊译者介末花花所译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诗诗作《三个最奇怪的词》:“我说出未来这个词,/发出的第一个音已经成为过去。//我说出寂静这个词,/我就打破了寂静。//我说出没有这个词,/我就制造出了不再无从把握的东西。”

【诺贝尔县】

语出作家北村微博:“据闻莫言家乡要种万亩红高粱、打造莫言体验区建旅游大县。若属实,我说:你不如改叫诺贝尔县得了,再者,光种高粱哪够?还得种几万亩萝卜(透明的红萝卜),还得养几万只(蛙),(丰乳肥臀)也得表现一下吧?(四十一炮)又咋整呢?好端端的一个莫言就要被你们给毁了!在中国,就没有不变成钱的东西。”

【成功是由1%的天才98%的汗水和2%的细节构成的】

来自作家连岳微博推荐:“摩登家庭最新一集,有句话,把我笑坏了:成功是由1%的天才、98%的汗水和2%的细节构成的。”连岳提到的《摩登家庭》是一部由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拍摄的热播剧集,自2009年秋开播至今已推出4季96集。

【水客】

方言熟词,后衍生出网络新义项,新近因国庆长假+iphone5出街引发无数水客过关打货再次被媒体关注。研究者说,川东方言里有“水客”一词,与惯常“个人贩运时尚货物谋得小钱”定义不同,川东方言里的“水客”是指那些好说大话忽悠者,而本义的“水客”与“水货”才是近邻。水客泛滥成灾,监管难度日增,利益是关键。这俩字儿算是当代人的心头之最,哪怕欲火烧身进而欲火焚身也会万难不辞,好理解。

【无论你转身多少次你的屁股还在你后面】

语出瑞典翻译家陈安娜周一微博:“以前很多人批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说这个奖太政治化,现在有人批评他们说这个奖不够政治化。瑞典有一句俗语:‘无论你转身多少次,你的屁股还在你后面。’意思就是说,无论你怎么做,人家都会说你不对。”作为翻译家,陈安娜曾将苏童、莫言、虹影、余华、陈染、王安忆、阎连科、韩少功等诸多中国作家作品翻译为瑞典文。

【蔡洋困境】

本周新成语之一,语出评家周如南新近为南都周刊撰写的评论文章,原题“怎样避免‘蔡洋困境’”。解析砸打西安日系车主李建利嫌犯蔡洋内心动机,周如南认为,蔡洋属身陷失根危机人群的典型代表,“他是千万新生代农民工中的普通一员。这个群体是当代转型中国重要的社会存在,但在主流话语中,他们却是失语的一群。”“他们大多生于农村,长于城市,怀有一颗城市梦”,但在在残酷的城市竞争中,他们无资源无实力,他们无法在城市体面生存却已然无家可归。周老师认为,唯长期多种综合协同的社会建构或可破解“蔡洋困境”。

【满世界都是找盆的人啊】

来自网友小题大作周三推荐,语出作家绿夭当日微博:“深夜,水老师打电话说我要吐槽,我赶紧唱个诺:我给您找盆。吐毕,她叹:跟你说完好多了。不好意思啊。我:是,我这儿都接了两盆了。没啥,前一阵我不也老找你吐吗。她又说,有小朋友约她喝咖啡,估计也是挺郁闷想找人吐槽,我也叹息了:满世界都是找盆的人啊。”

【龙舌兰奖】

来自导演牟森博客。周三下午15:51分到16:45分,牟导连发十一条微博,盛赞本周上线新片《安娜卡列妮娜》。牟导写:“一直期待这部片,看之前已有100%的期待,看后,得到1000%的满足。汤姆?斯托帕的剧本太牛逼了。强大的托尔斯泰,伟大的安娜。这部片是一部交响诗。120分钟,一部长篇全装进去。信息量巨大。激动中,马上买了瓶龙舌兰,喝之。”尊牟导推荐,周四和媳妇一起观赏该片,果然大喜过望。我没想到,一部老托名著居然被拍出了雨果气质,并亲身体验“交响诗风格”“后台电影”等专业术语。此即所谓“口碑奖”?套用牟导导视之语,此后凡口碑上佳者均可颁发“龙舌兰奖”?这才是靠谱之奖?

【被吹得整个人都十八大了】

语出饭友夜骸周二饭文:“这风是要逆天啊!被吹得整个人都十八大了!”周二那天,午后的北京忽然变天,大风浩荡,摧枯拉朽,的确令人满怀不安。好在早上有过一场无关痛痒小雨,并未引发沙尘暴。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0月20日, 11: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