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赵白鸽表示,“郭美美”、“捐你妹”等事件表明红会陷入信任危机,这也触发红会进行改革。评论人士认为,红会如果不从政府系统脱离,就无法进行改革。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官媒新华网消息,10月29日,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赵白鸽赴南京作关于”红会改革”的报道,谈及去年6月爆发的”郭美美事件”和今年7月北京雨灾后的”捐你妹事件”等,表示红会陷入了公众的信任危机,这些事件也直接触发红会进行改革。

其改革办法主要为国务院在今年7月11日发布的《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做到资金募集、财务管理、招标采购、分配使用等捐助信息公开透明。”赵白鸽还透露中国红十字会总部在进行最后讨论、有可能诞生”社会监督委员会”。

2011年6月23日,网名为”郭美美baby”的网友在新浪微博炫富,因自称”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而被网民”人肉搜索”,包括中国红十字会及多位官员和社会名人牵涉其中,该事件引发普遍的中国公众长期以来对包括中国红十字会在内的官办公益机构的质疑和对官员贪腐的愤怒。

2012年7月初,根据中国民政部”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发布的《2011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显示,2011年中国红十字会获得的社会捐赠比上一年减少了近六成。该机构副主任刘佑平在发布会上分析称,”郭美美事件”直接影响了社会各界的捐赠热情。”郭美美事件”的影响在蔓延,2012年北京”7.21雨灾”发生后,北京官方向公众发起捐款活动遭冷遇,网络舆论呈现一边倒的声音,拒绝响应捐款倡议,参与发起捐款的北京红十字会的官方微博曾出现大批”捐你妹”留言。

“这种信任危机是非常普遍的”

北京”捐你妹”事件发生时,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在新浪微博上表示政府或一些政府型机构浪费或挥霍公民的捐款,因此不会捐出一分钱,并希望政府对公民的慈善捐款公开账目。

德国之声通过电话采访到章立凡,他表示红会与其它中国的官方慈善机构,在近年逐渐被公众的质疑包围,这也缘于这些机构在一些公共事件,如”四川5.12地震”等事件中,本身运作的不透明:”在历次比较大的救灾活动中,他们在救灾活动中的作用,及救灾款的去向,都一直是公众比较大的疑问,这些费用哪些用到了灾民头上,哪些被官员中饱,红会或其它慈善机构都缺乏这样的管理和监督。这种信任危机是非常普遍的。”

 rainfall on July 21, 2012 in Beijing, China. The heaviest rain in 61 years pounded the capital city on Saturday, leaving at least 37 people dead. (Photo by ChinaFotoPress) ***_***430181411 pixel北京”7.21雨灾”

“红十字会的信任危机源于体制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原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在2011年1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红十字会陷入信任危机源于体制问题。”

章立凡也直指红十字进入中国后,在中共建国后被纳入政府体制,已经失去其慈善机构的本质和角色:”由于它们和政府的从属关系,很难说他们是一个公益组织。本来慈善应该是志愿者的事情,慈善家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政客,也不是官员,现在的红十字会最大的问题 就是它的机构是官僚化的,现在中国也有很多类似这样的机构,甚至都是公务员系列,这种现象本身就是不正常的,如果红十字会想改革就应该脱离公务员系列,他们的管理都应该从政府系统中走出来,不然它也就是一个中国政府接受捐款和向外捐款的钱袋子或是工具。”

Chinese actor Jet Li, also Red Cross ambassador and founded Jet Li One Foundation listens to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Director-General Margaret Chan's speech during the World Health Day at the Ditan Hospital in Beijing, China, Tuesday, April 7, 2009.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s calling on governments worldwide to make their hospitals disaster proof, nearly a year after a massive earthquake devastated parts of southwest China including scores of hospitals. (AP Photo/Andy Wong) 中国明星李连杰创办了”壹基金”慈善机构

“看不到红会等脱离政府系统的迹象”

章立凡认为在现有体制下,即使中国红十字会有心改革,但也无力挣脱体制的桎梏,因此赵白鸽的”红会改革”演说仅仅是表达一种姿态,而不能真正启动改革:”我们现在还没看到红十字会有什么办法或诚意。公共机构公信力下降,不仅是他们自己要改革,而是整个大系统–政治体制要改,他们才有可能改。”

德国之声向章立凡探询红会可能的改革路径时,他认为红十字会有独立的《红十字会法》及中国的《基金会管理条例》等,因此首先要健全和执行这些法律;另外政府放开垄断之手,将中国慈善机构社会化,这些都是未来改革之路,但他也认为目前这种可能性不大,红会等机构目前也无脱离政府系统的迹象,他们在公众中的危机也将持续:”这套体制一天不改革,红十字会一天不脱离政府体制,这种怀疑就会存在一天。”

作者:吴雨

责编:苗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