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國作家莫言昨在獲得官方熱烈祝賀的同時,在山東家鄉向中外傳媒表示,希望在囚的2010 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早日重獲自由,繼續其政治研究。面對外間關於他中共黨員、官職身分的質疑,莫言認為自己憑良心寫作,非為政黨服務,他的獲獎是文學的勝利,而非政治的勝利。明報記者

昨午3 時,身穿粉紅色恤衫、淺綠色西褲的莫言,現身逾百中外記者面前,面對多條敏感問題氣定神閒。在有關劉曉波仍然被囚的看法上,莫言強調對劉的政治活動並不知情,但「我現在希望他(劉曉波)能夠盡早地獲得自由」。

王丹:表態值得肯定盼變「直言」

「六四」學運領袖王丹昨天對此表示,莫言能夠公開表示希望劉曉波早日獲釋,「還是值得肯定的」。他說,多年前在台北與莫言私下見過面,聊得還算愉快,希望他不負諾獎光環,從「」變為「直言」。對於有人指他是中共黨員、作協副主席,屬官方作家不應獲獎,莫言稱感「莫名其妙」,直言部分批評者本身就是共產黨員,且在體制內獲得很大好處。莫言說自己早年寫作是「頂着巨大的風險,冒着巨大的壓力」,但強調如今的出版限制比起60 年代已放寬到「令人驚訝」的地步。

一定去領獎獎金想買大屋

莫言說,作家非為任何黨派服務,而是以良心指引作判斷。他也不會像首位華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那樣離開中國,但一定會去瑞典領獎,但發言內容仍在醞釀。本屆諾貝爾文學獎於香港時間前晚7時公布,莫言透露,主辦方面提前20 分鐘致電告知他得獎消息。

按內地稅法,莫言將獲得的800 萬瑞典克朗獎金可獲免稅,他想用獎金在北京買一套大房子,但朋友告知,這筆相當於750 萬元人民幣的獎金,只能買到120 多平方米的房子。對於之前同樣獲獎呼聲很高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莫言前晚表示與村上無直接交往,但認為他「完全具備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資格」。

李長春:體現綜合國力提升

另方面,莫言繼續得到官方力捧,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致函中國作協,祝賀莫言獲獎,稱其獲獎「既是中國文學繁榮進步的體現,也是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的體現」。外交部也祝賀莫言,至於被指在莫言及劉曉波獲獎態度上不同,發言人洪磊稱,頒獎給劉曉波是「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和司法主權」,而莫言的文學造詣有目共睹。山東高密市領導昨更登門獻花,新華社則稱「莫言獲獎助中國人緩解文化焦慮」。

內地學者、作家持續評論事件,崔衛平稱「希望兩位北師大出身(莫言與劉曉波俱是北京師範大學碩士生)的前後獲獎者,能夠早日坐在一起」。出版人徐曉則說,強烈建議莫言「把上一個獎(和平獎)也領回來」。與莫言合作拍《紅高粱》的導演張藝謀,昨也稱25 年前一起赤膊合照時沒想到今天。【相關新聞刊A16】

莫言記者會

答問實錄

對劉曉波的看法

莫言

我在80 年代的時候,曾經看過劉曉波關於文學批評的文章,他認為《紅高粱家族》可惜是短篇,如果是長篇的話,會有石破天驚的效果。我認為他這個說法是很對的,我也很後悔,如果早知道的話,應該一下子寫出一部長篇來。後來他離開了文學,熱中於政治,我就跟他再也沒有什麽交往,我對他後來的很多的活動都不太了解。但是,我現在希望他能夠盡早地獲得自由,盡早地能夠健康地獲得他的自由。然後,我覺得他完全可以研究他的政治,研究他的社會體制。

關於內地出版自由問題

莫言

出版自由和出版不自由,這實際上都是相對而言的。我覺得,在很多海外的國家裏面,涉及到宗教問題的時候,有的出版也受到了限制,經常也會有因為一本書引起整個族群強烈抗議的事件。中國的小說寫作、小說出版你說它完全自由,當然不是,因為在過去的十幾年、幾十年裏,確實有一些書會被拉出來點名,有些書會被有關部門通知出版社停止印刷。但是呢,如果你讀一下現在那些公開出版的書,然後再讀一下上個世紀50 年代、60 年代公開出版的書,你就會發現這種出版的寬度已經放寬到令人驚訝的地步。

為何手抄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段落?

莫言

難道抄寫《講話》就是不可以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理由嗎?我們今天再來看這個《講話》,會感覺到它有巨大的局限,這種局限就在於這個《講話》過分的強調了文學和政治的關係,過分的強調了文學的階級性而忽略了文學的人性。我們這一批作家,在上個世紀80 年代開始寫作的時候,就認識到這個問題。其實我們後來所有的創作都是在突破這個局限,我相信有很多批評我的人,是沒有看過我的書,如果他們看過我的書,就會明白我當時的寫作也是頂着巨大的風險,冒着巨大的壓力來寫的,也就是說,我的作品是跟當時社會上所流行的作品大不一樣的。

但是,我們要突破這個《講話》的限制,並不意味着我把這個《講話》全部否定,因為我認為這個《講話》還有它合理的成分。我這個人是比較模糊的,比較麻木,我不像某些人那樣,有那麼敏感的政治嗅覺。我至今認為,我抄了,我不後悔。

如何看中日釣魚島爭端?

莫言

首先我覺得爭端是客觀存在,而且我想要完全解決爭端, 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打一仗?中國勝了,日本敗了,爭端就解決了嗎?日本敗了它就會承認中國的合法權嗎?反過來也一樣。我想最好的辦法,還是按照中日建交後老一代兩國領導人所採取的一個比較高明的措施,擱置爭端, 大家先談友誼。你把它放在那個地方,也影響不了兩國人的睡眠和吃飯,甚至可以讓魚類生活得更好一些。我去過韓國跟朝鮮的三八線, 那邊全是鳥全是野豬, 樹木長得非常的繁茂,所以擱置這個地方,有時候對動物是很好,海洋的爭端擱置一下也是魚類的福音啊,人類捕魚捕得都瘋狂了,有個爭端地界誰都別去, 只讓魚過去,魚類會感謝人類的。

當作品存在爭議時,會否像高行健一樣離開中國?

莫言

我離開這個國家幹嘛?我連高密都不想離開,這個地方生我養我,我熟悉這個地方,這裏朋友很多,這裏的食物特別適合我,所以我不會離開。而且我也認為,一個人有各樣各種選擇的自由,選擇離開中國到國外去生活去寫作,我覺得也很好。有的人選擇留在他的故土寫作,這也很好。你不要認為誰出去, 誰就是不愛國, 誰沒有出去誰就愛國,這都是非常片面的認識。

為何說從獲獎過程裏看到了人心也看到了自己?

莫言

我過去不知道有這麼多人喜歡,也不知道有這麼多人討厭我,甚至仇恨我。因為在過去的時代裏,一個作家是沒有這樣的機會的,只有在互聯網時代、在微博時代,有了這麼一個平台,有了這麼一個話頭,然後我才知道,原來這麼多人喜歡我,喜歡我的作品。原來這麼多人對我咬牙切齒,原來這麼多人對我的作品有這麼中肯、這麼尖銳的合理的批評意見,是通過這個我才認識到人心和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