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关中匪事:党拐子与麻老九

杜君立:关中匪事:党拐子与麻老九


进入专题
关中匪事 党拐子 麻老九   
杜君立进入专栏)  

  
  
  强梁者不得其死。——老子
  
  民国时期,特别是北洋政府的民国前半期,中国总体处于无政府状态。这种弱肉强食的的乱局中,枪杆子就是硬道理,匪如蚁生,军阀四起,兵为大匪,匪为小兵,兵匪难分。军阀之间,年年混战,争夺势力范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被打败的军阀成为流寇土匪,割据一方,鱼肉乡里。
  
  当时关中匪患四起,其中最大的两个土匪是党拐子和麻老九,分别割据东西两府,自成一体,与民国政府主流势力形成对抗之势。党拐子原名党玉琨,麻老九原名麻振武,二人均出自陕西靖国军。
  
  民国六年(1917年),孙中山发起护法运动,以武力捍卫《临时约法》,试图推翻北洋中央政府的“假共和”。郭坚以此为借口,成立陕西靖国军,自任司令,“为国除奸”。民国十年(1921年),郭坚被陕西督军冯玉祥以“鸿门宴”设计暗杀,靖国军从此被分化解散。党拐子和麻老九当时均为靖国军支队长,就此走上退守一方的土匪生涯。
  
  西安围城
  
  民国十五年(1926年)2月至11月,发生了历史上有名的“西安围城”,也就是杨虎城与李虎臣的“二虎守长安”。曾经统治陕西长达8年的河南镇嵩军司令刘镇华,在吴佩孚的支持下,以十万乌合之众围攻西安城,10余月终不能下。这期间刘镇华分兵进攻咸阳、三原、泾阳、高陵诸县,烧杀抢夺,奸淫掳掠,拉丁征夫,无恶不作,所到之处,十室九空,导致10数万关中平民流离失所。
  
  当时,被困在西安城内的10余万军民更是饥寒交迫,仅以麸糠、油渣、树皮果腹,甚至将牛皮制品煮了充饥,前后长达八九个月之久。其间,饿、病、冻、战死的军民有5万多人。由于不得出城安葬,只好在皇城东北角的空地上掘得两个“万人坑”,将死者草草掩埋。处此绝境,几乎每日都有死尸抬来,有时甚至上百。因为没有棺椁,坑小尸多,不得不层层叠压,其情状甚为凄惨。
  
  十面围城的西安城内,储备的粮食极其有限。刘镇华为了加重守城的压力,阻止一切城内饥民的外逃行为,对所有从城内逃出来的人格杀勿论。后冯玉祥遣孙良诚部援陕,西安始得以解围。西安解围之后,古城内外破坏严重,昔日还算繁华的街道一片瓦砾,满目疮痍。而死亡的五万之众,几乎占当时城内人口的一半,可谓万户萧疏,人影零落。西安各界,人人背土,填平万人坑,堆起两个墓冢,名为“负土冢”。两冢之间,建“革命亭”一座,并将该处辟为公园,即如今的革命公园。
  
  次年春,西安市民在“革命亭”举行大祭,追悼在此次守城之战中死难的军民。杨虎城手书一联:
  
  生也千古,死也千古;
  
  功满三秦,怨满三秦。
  
  从某种意义上,此联确实道出杨虎城内心的痛苦与不安:庆幸守城成功,西安未遭屠城之灾;自责军力单薄,未将来犯之敌击溃,招致军民死伤惨重,城池毁坏,民怨满天。
  
  西安兵败后,镇嵩军近乎解体,刘镇华重新统治陕西的梦想破灭,只得前往开封投靠当年的结拜兄弟冯玉祥。在陕西人一片“杀刘”的诅咒声中,冯玉祥不顾众怒,反而将刘镇华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八方面军司令。
  
  刘镇华在河南被称为“刘屠夫”,杀人如麻,作恶多端。其乡人找不到刘镇华报仇,挖其父母坟墓暴尸以泄愤恨。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刘镇华精神失常,实乃天谴。民国三十八年,自称基督将军的冯玉祥在去往北京的路上因活活烧死。
  
  民国十五年(1926年),冯玉祥在五原誓师后,取道陕甘开始北伐。在民国十六年和十七年这两年当中,冯玉祥陆续清剿了陕西境内靖国军的残余各部势力。这些武装争夺地区包括旅长麻振武的同州,旅长黄德贵、韩有禄等的富平,师长田玉洁、卫定一和旅长耿景惠等的先后三原、泾阳、高陵,旅长耿庄的朝邑、韩城、?阳,旅长缑天相的蒲械和旅长党玉琨的风翔等等。其中又以围剿党拐子和麻老九的战事最为惨烈,时间也最长,死伤最多。
  
  麻老九
  
  麻振武绰号“麻老九”,为陕西靖国军第一路郭坚所部的第十支队长。靖国军解体后归附刘镇华。民国十四年,麻老九勾结吴佩孚据守潼关,使国民军的第二、三军几乎全军覆没。民国十五年,麻老九随刘镇华围攻西安。西安围解,麻老九率部窜踞同州老巢,被冯部方振武的第五军跟踪追击围困起来。两月后,方部奉命东调北伐,围攻同州的任务改由韩复榘的第八军接替。
  
  麻老九原籍商州,幼随父逃荒,落户于渭南孝义镇赵家崖。少年时与陈家滩王英亭(老八)等结为异姓兄弟,麻排行第九,故称“麻老九”。宣统年,麻老九见世道崩乱,意欲起事,听说大地主武善人正在招雇长工,就前去应聘。武善人看麻老九身体强壮 ,就问工价几何。麻老九说:“我要求不多,一年8石高粱,不过是先给工钱。”因为他的工价较低,武善人就答应了,先给了他8石高粱。麻老九如法炮制,连续应聘了8家大地主。不几日,麻老九召集这他的“东家”们,来他家见面。麻老九掏出一把“二十响”(手枪),对这些地主说:“这是你们给我的工钱,我麻老九要造反起义,非常感谢你们资助我,我将来忘不了你们的大恩。”这几个地主吓得目瞪口呆 ,麻老九就靠着这把枪拉起杆子,成为远近闻名的悍匪,并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振武。
  
  麻老九纵横关中10余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麻老九自称“三不拿”:碾子不拿、磨子不拿、尿罐子不拿;“二不抢”:不抢老鼠、不抢麻雀。麻老九最大的爱好是糟蹋女人,他有6个老婆,除过大老婆是童养媳,其他的都是先奸后娶。麻老九最擅长的是绑票、撕票和破围子,这是他最拿手的谋财手段。如果哪个村庄进行抵抗,不让他烧杀抢,那他突破“围子”(村庄的寨墙)后,必定鸡犬不留。
  
  同州即今天的大荔县,是关中一座历史名城,又是东路重镇;汉代时,同州为右冯翊地,清末民初都是府治,城坚池深,地势险要。
  
  麻老九将同州据为自己的巢穴多年。为了能够久守,他对城池的防御曾经进行过一番悉心的经营:他在砖城之外加筑一道土城;土城之外的城壕深宽都达三丈以上;壕外周围每隔百米左右修筑砖石炮楼或碉堡一座,下有地道通入城中。同州毗邻山西,麻振武又就近勾结阎锡山,以其搜刮来的大量民脂民膏,从山西换来各式各样的弹药、武器,城内的粮弹储备异常充足,无虞匿乏。
  
  韩复榘围攻了近两个月,也未能把同州攻克。由于北伐战事吃紧,韩部不久亦奉命东调,乃以第二军刘汝明部继续围攻。刘又攻打了两个来月,损折了不少的人马,还是攻打不下。
  
  民国十六年夏,冯玉祥又加派新由甘肃天水调来的第十三军,去增强围攻同州的兵力。并以该军军长张维玺为同州攻围军总司令,刘汝明为副司令,限令在一个月之内攻克,逾期以军法从事。用两个军四、五万人的精锐之师,来收拾一个旅五、六千人的土著队伍,可见麻老九之强悍。
  
  从7月初开始,张部由北东两面,刘部由南西两面,昼夜猛攻,炮火连天,越城壕,爬云梯,伤亡敷以千计。但是一个月限期已过,而始终未能克奏肤功,张、刘二将受到革职留任戴罪图功的处分。张维玺鉴于硬攻无效,乃决计改掘坑道从地下进攻。自8月初开始,四面同时挖掘了10条坑道,但其中有9条都在接近城脚时,被麻部守城部队发觉而破坏。只有靠近北城门西侧的一条坑道幸未被阻绝。
  
  挖掘成功后,用棺材装3000公斤炸药推入地道内引爆,北城墙炸开一道80米宽的口子。张维玺部的冲锋部队从豁口突入城内。刘汝明部亦在同时冲锋猛扑,爬梯登城,巷战约一小时后,麻部5000余众,除战死近2000人外,其余全数被俘缴械。
  
  麻老九本人,当城破时乔装难民,混出城去,走到同州东南的仓头铺,被人认出。刘汝明部赶到射击,麻老九身中4枪而死。
  
  同州城克复后,第四方面军总指挥兼陕西省政府主席宋哲元当时正驻守固原,督剿陕甘边境黄德贵、韩有禄等股匪。宋哲元急电张维玺,请他把负隅守城的麻部俘虏3000人全数斩尽杀绝,以儆效尤,冀使其他土著军阀闻风丧胆,知所畏惧,不敢再有守城抗拒的举动。因张维玺为人敦厚,不忍杀戮,反而将3000俘虏全数释放,并按路程的远近,每人发给五至十元不等的盘缠,令其各回家乡另谋生路。
  
  党拐子
  
  民国十六年(1927年),西安解围,军阀冯玉祥任命五虎上将之一的宋哲元为陕西省主席兼剿匪总司令。宋哲元欲以武力统一陕境,在攻克东府大荔后,于次年进军西府。
  
  民国十七年春,北伐战事正紧,陕西境内的第二军刘汝明部和张维玺部陆续东调,留在陕西境内的只有宋哲元所部的五、六个师和第十三军之一部——第二十师(师长王和祥)和军直属的迫击炮团、炮兵团、坑道营。他们的任务是肃清陕西各地,抗不听命的土著军阀队伍——或者说土匪。宋哲元感到兵力不够,从宁夏调来第二十四军马鸿宾部。
  
  该年的上半年,宋哲元依靠这些部队,先后攻克了三原、泾阳、富平、高陵、朝邑、韩城、?阳、蒲城等城池。关中战事趋于平息,仅余西府残余势力,而其中最为坚硬者就是凤翔的党拐子。
  
  风翔也和同州一样,自古以来都是一座地标性的著名城池,是关中西路的重镇,在汉代为右扶风池,唐宋以降直至清末民初,都是一个府治,素有“金宝鸡、银风翔”的称号。凤翔城内地势远远高于城外,城墙既高且厚,坚固异常,城壕潭宽各在三丈开外。城北有一个叫做“凤凰嘴”的塬头,有碗口般粗的一股泉水,长年不息地流入城壕,形成著名的东湖。1000多年前,苏东坡初出茅庐,曾来凤翔府任通判,并在此写有《喜雨亭记》。
  
  党玉琨绰号“党拐子”,也是郭坚旧部。自民国六年开始,党玉琨盘踞凤翔府整整12年,不论谁来担任陕西省的军政首领,一切军令和政令,他概不听从,实则是陕西西府的土皇帝。党拐子常以铁血重典统治西府,他曾经说:“凤翔人有两条路可走,或者规规矩矩地听命于我,或者永远离开凤翔。”他的重典就是嗜杀:抢劫者杀、偷盗者杀、告状者杀、抽烟者杀、打牌者杀……
  
  讽刺的是,熟读三国的党拐子常以诸葛亮自比,“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在凤翔这个小王国境内,他还首创了证件制度,人们必须有五证:居民证、出门证、通行证、乞丐证和营业证。
  
  和那一时期的普遍状况一样,党拐子的手下说是军队,实则胜过土匪,纪律废弛,苛索强搜,杀人越货,横行一方,民无宁日。加上党玉琨本人鸦片烟瘾特大,烟酒嫖赌,恶习俱全。
  
  在这个乱世中,党拐子还是与孙殿英、靳云鄂齐名的民国三大盗墓贼之一。党拐子统治西府时期,大肆盗掘西府一带古墓葬,窃掠了大量自先秦至汉唐的珍贵文物,以供其挥霍和扩充武装实力。
  
  与麻老九助攻刘镇华不同,党拐子曾参加西安守城战。西安解围之后,党拐子抗拒大军阀冯玉祥的命令,继续占据西府。民国十七年初,宋哲元亲自督率所部三个师和一个旅围攻风翔城。
  
  10年前,河南土匪白狼曾经窜至关中,一度盘踞凤翔。但党拐子并非流寇,他在凤翔苦心经营,做了12年的土皇帝,对民间的苛索搜刮和抢劫无所不用其极。他把这座城池当作他的万世家业,城内的囤粮可供城内驻军和居民三年食用,武器弹药也十分充足。宋哲元动用了3万多兵力,自春至夏围攻达半年之久,官兵伤亡达四五千人,却始终未能打开凤翔城。
  
  7月间,北伐战争已经告一段落,宋哲元经过请示冯玉祥,把远在山东临清和河南滑县、道口一带的张维玺所部第十三军主力调回陕西。同时,泾阳、高陵、富平、朝邑、蒲城等地业已次第攻克,原先留在陕境归宋哲元指挥,并参加这一带攻城战的第十三军的一部,这时也归还了张维玺部的建制。8月初,张维玺率领着全军3万多人,由西安开到凤翔东郊,参加攻城之战。
  
  张维玺基于上年攻打同州的惨痛教训,认为爬城硬攻,不仅牺牲太大,而且徒劳无功,乃决计立即采取挖掘坑道从地下进攻的战术。坑道是从“东湖”西北角的“喜雨亭”附近一家民宅院内开始掘进的,那里距离城墙只有200多米远。花费近半个月的时间,坑道顺利挖到城脚之下,里面埋藏了近4000公斤的炸药,并接上了电线。
  
  宋哲元亲自指挥总攻,按下炸药电纽,随着山崩地裂一声巨响,城墙上出现了二十丈宽的大豁口。爆破的同时,枪炮齐发,炮声枪声号声和喊杀声震耳欲聋。城内的守军惊慌失措,完全陷入瘫痪状态。攻城部队毫无阻碍地像潮水一般,从崩开城墙的豁口上涌进城去。零星断续的巷战,不到一个小时即告全部结束。
  
  自比诸葛亮的党拐子本人在乱军中被击毙,城内守军被打死打伤约2000人左右,其余5000多人被俘。城内居民葬身在炮火之下的约在万数以上,到处触目皆是死尸和满身血污的伤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共 2 页: 1 2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关中匪事 党拐子 麻老九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0月15日, 10: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