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法是指「普遍通行」的法系,一般指是由法官根据过去案例所累积的判决而发展的一套法律系统,目前美、英两国都采用此法。

这位前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这番极左的言论,已引起社会莫大反响,前《基本法》草委李柱铭形容梁的讲话「吓死人」,指责她公然向法官施压,认为她应辞去基本法委员会工作。公民党的汤家骅大律师亦对梁爱诗的言论大表震惊。

梁爱诗6日出席一个建制派政党主办的的讲座时,以「回归以来的法律挑战」为题演讲。在讲话中,她多次出言批评包括法官在内的香港司法界,不懂中央对特区之间的关系,只懂以普通法去解释《基本法》,在居港权案中作出挑战中央的「错误」判决。

梁爱诗以1999年2月16日终审法院法官审理吴嘉玲居港权一案作为例子,当时终院的判决等同宣布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行为无效或违反《基本法》,但梁爱诗认为有关判决反映香港法官对中央和特区关系缺乏认识。她说,如果法官知道中央和特区的关系站在那里的时候,就不会犯这个错误了。她更进一步指出:「地方法院不可以宣布人大常委的决定违法,那是不容质疑的。」

梁爱诗对法官的余怒未息,她又大肆批评他们近年判案时,经常以个人(被告 )权利为先,未有平衡个人权利和公共权利,又指过去法庭处理司法覆核时,较少干预政府行政工作,形容现时很多判决与她的期望有差距。

梁爱诗话锋一转,又批评法律界搞「港独」,指过去推动法律适应化时,有法律界反对将过去适用于英女皇和英国国会的内容适用于国家主席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意图「去中国化、去中央化,想香港独立」。她警告说,不少港人仍未「思想回归」,拒接受中国公民身份,香港在50年后不可能不变,社会须做好准备。

梁爱诗此番凶悍的言论,令不少司法界人士惊讶不已。李柱铭认为梁爱诗连环炮轰香港法律界,更公然向法官施压,做法令人心寒,指其言论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之前提出的三权合作论更「吓死人」,试图破坏香港法治核心价值,李难以置信梁爱诗可以讲得出口,认为「她实在不应再留任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

李柱铭说,有关吴嘉玲一案,政府当时不服高等法院裁定大陆出生的吴嘉玲享有居港权,因此上诉到终审法院,当年代表政府的律师曾经宣称,愿意接受终院的判决,表明不会坚持人大释法,加上普通法没有写明终院无权宣布人大或人大常委会违返基本法,终院法官才作出有关判决,梁爱诗现在却批评法官对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关系缺乏认识,因此是毫不合理。

公民党汤家骅亦对梁爱诗的言论大表震惊,他解释,《基本法》已确保香港法庭按香港法律处理案件,并非像内地般按政治需要,梁爱诗身为前律政司司长,理应十分清楚这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