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今年年初以来,人民币已升值了0.9%。不过,一些交易员表示,他们认为人民币最近一轮上涨很快就会结束,因为美国下周二即将迎来总统大选。市场专家指出,中国一般会在国际上的重要事件发生前后让人民币升值,以减少外界对于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支持出口的批评。

针对人民币汇价近日屡创新高,《信报》30日发表社评文章,指出人民币汇价攀升,明显地是受国际资本流向改变、预期国内经济增速放缓见底,以及人民币流动性相对紧绌等等因素而来。不过,该社评认为,若从各项因素观察,人民币持续升值的空间将受限制,不会像外界预期的大。

与此同时,路透社说,人民币这回快速升值,外在的原因,无疑与国际资本再度追逐风险资产有关。分析指出,在欧美央行先後推出新一轮货币宽松政策后,期间欧债危机和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减弱,激发巨大流动性并积极寻求更高的资金回报,加上市场预期中国经济增速见底、9月外汇占款恢复增长、当月外贸出口改善,乃至美国大选等政治因素,都成为人民币近日来急速回升的理由。

然而,从基本因素来看的话,中国日前公布的三季度经常项目顺差,累计数额近1,500亿美元,占期内GDP2.6%,也就是说,中国经常账顺差占GDP的比例已不断收缩。这意味着人民币远离均衡汇率水平而必须升值的外源压力和内在空间都减低了许多。

此外,专家认为,如今国际资本虽再度流入,但目前中国显然也缺乏吸引资本大规模持续流入的内部条件。就算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有回稳迹象,不过,面临中共领导阶层换届,导致经济出现风险,同样不容我们忽视。

在投资方面,目前工业增加值缩减、生产原料订单下跌、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仍然处於50点扩张水平之下,制造业景气持续低迷,以及房地产投资对投资的贡献率明显萎缩。还有在消费方面,基於劳动力成本上升,企业利润率下降,劳动收入增长放缓,因而消费增长的幅度相信也无可避免受到制约。

基於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迄今仍相当地大,欧债危机发展也谲诡难测。可以预见的还有美国大选后,足以影响全球的”财政悬崖”问题,预料也很快成为焦点,冲击全球经济复苏的期望,这些风险因素变化,能够迅即改变人民币升值预期的方向。

事实上,在人民币离岸市场的无本金结算远期汇市,对人民币贬值预期始终挥之不去,因而预料国际资本继续流入中国的规模不会过大。

最后,我们再从人民币年初迄今的升降周期来看,贬值预期持续的时间相当长,目前跌後回升之势,从当前实体经济对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可承受能力衡量,即使中国央行短期继续“按兵不动”,让人民币持续升值,但上升空间看来也可能有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