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都此前的购岛提议获得了民众的广泛支持

法广:九月中旬,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各地爆发了不同规模的反日游行活动,这些游行活动中甚至针对日资目标出现暴力。然而,日本国民反应则相对平静。右翼团体曾发起抗议游行活动,但并没有很多人响应。如何解释日本民众面对这次中日关系危机的表现?

G. Delamotte : 的确,中国通过反日游行来表达立场,这是中国经常、至少是间或使用的方式,而现在也是中国一个重要的领导层人事变动的政治过渡时期,这些游行活动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在日本,首先,日本人很少举行游行活动,其次,日本人好像也感觉,如果去游行,那岂不是和中国人的反应一样了。当然,极右翼团体更有可能上街游行,有时候人们可以在街上看到他们的黑色宣传车,但是,他们并不经常游行,他们的号召在民众中也难以得到广泛的响应。这可能是日本方面反应平静的一个原因。

不过,这次危机的导火索―也就是东京都购买三座有争议岛屿的提议在日本民众中获得了广泛的支持。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政府决定以国家的名义购买相关岛屿。日本政府是希望借此来化解危机,向中国做出一个和解的姿态。但是,中国方面误读了这项举措,认为这是一次表达民族主义的动作,但其实这不真是这样。民族主义其实来自东京都知事。

日本政府将岛屿国有化是想向中国做出和解姿态

法广:但是,日本政府以国家名义购买这些岛屿的做法本身是不是也确实有意义模糊的地方呢?

G. Delamotte : 不完全是这样。这期间有形势的变化:原本这些岛屿是个人所有,如今是国家所有,但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可争议的内容,因为,在日本,国家对这些岛屿拥有主权,国民对这项主权所有并没有任何怀疑,无论是谁拥有所有权。个人所有也好,国家所有也罢,土地所有权与国家主权并不冲突,即使是个人所有,国家主权也依然有效。所以,(政府购岛举措)确实是想结束争议,避免有人在这些岛屿上开展兴建工程(在此之前,政府其实与这些岛屿的主人已经有这样的默契,也就是不在岛上开展兴建工程)。所以,政府确实是想避免东京都知事或其他民族主义人士未来在岛上开工修建的事情发生,完全不是一次民族主义的举动。而且,执政的民主党也完全不是一个秉持激进对华政策的政府,恰恰相反,上台时,他们想要推行一种与前任完全不同的对华政策。当然,前任自民党政府中其实也有很多对中国友好、或者说比较务实的人士,他们知道不能不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民主党只是希望能与中国更加友善。

但是,事情在2010年的撞船事件后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注意到日本政府当时其实并没有对中国做出强烈反应,但是,危机的处理最终使两国关系走向了紧张。

日本国民开始对不断被提醒战争历史感到厌倦

法广:那怎么理解日本政府与中国友善的努力最终总是不成功呢?最近几年,两国关系其实不断出现紧张。

G. Delamotte :2010年中日之间发生的事非常特殊。我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首先有这次撞船事件,其次是事件发生后,民主党政府其实原本并不想介入危机处理,想听由司法当局自行解决,也就是说,希望将此事按照普通法规则解决,不想由此挑起外交纠纷:也就是说,渔船闯入其领海,属于海上保安厅、警察局、司法等部门的管辖范畴。政府想完全置身事外,不介入。

但是,一份日本海上保安厅成员拍摄的撞船事件现场的录像在网络上流传,人们可以看到(撞船事件)错在中国渔船的船长,从这时起,日本政府无法再置身事外,不得不介入,改变了此前的中立立场,仓促释放了中国渔船船长。

为什么日本政府的友善努力最后都没能成功呢?不管日本政府怎么做,中日关系中始终有一种无法逾越的东西。可以说,中方没有平息事态的意愿。中国目前正处于一个政治过渡期,社会变化很大,政府面对巨大的挑战,中国人生活越来越富裕,但是却没有他们越来越期盼的政治上的自由。反日游行因此也是民众发泄不满的机会,游行民众自己也清楚这些游行活动是在有组织的情况下才发生的。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游行如何停止,又如何重新开始。那些游行者并不真正自由。所以,政治背景以及政治操纵的结果就是,无论日本方面怎么做,危机总会死灰复燃。

日本方面也有问题。虽然绝大部分日本民众、绝大部分日本政界人物都完全承认日本曾在中国犯下了可耻的战争罪行,必须给予最严厉的谴责,但也总是有那么几个像东京都知事那样的极右翼政治人物否认有南京大屠杀。而且他们时常会制造声势,吸引人们注意他们的讲话。他们的言论干扰了日本政府、日本国想要向中国传达的信息。这是日本方面的一个问题。所以,一方面,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国出现了反日情绪;另一方面,日本的言论自由,使得人们可以听到那些反华言论。

这些反华言论影响其实很有限。但问题是,由于两国间经常关系紧张,很多日本人对总是不停地被提醒二战历史感到厌倦了,他们开始越来越多地对中国感到不满。

民族主义在日本社会的影响十分有限

法广:听您的介绍,这些思想影响有限。但多少年来,每一次危机,中国政府都会反复批判日本的军国主义、。中国政府是否有意无意地夸大了军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在日本社会的影响?

G. Delamotte : 在我看来,绝对是这样,关于军国主义就更是如此,因为日本的军国主义影响非常非常有限。而且,在日本和中国之间,要说军国主义的话,中国可能比日本还要军国主义。日本方面如今军力有限,国防开支很低,与法国国防开支水平相当,而且,这个国家完全在一个民主框架下运作,虽然在努力寻找比较自由地参与国际行动的途径,但也是完全在国际法的框架之下,没有任何想走出这个国际法框架的意愿,并没有我们曾在过去见识过的军国主义。如今虽然有与中国的领土争议,让人们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但是,对于日本来说,这(与二战相提并论)完全是不合时宜的。

法广:台湾马英九政府近期非常明确而且积极的卷入了这些有争议岛屿引发的危机。但这种介入是否也在一定程度上给台湾与日本此前一直友好的关系带来困难呢?

G. Delamotte : 我觉得确实是。 这一点让日本政府非常为难,尤其是由于与中国大陆关系不稳定,日本方面就更重视与台湾的友好关系。日本人也对福岛地震海啸灾难后,台湾民众的慷慨援助心怀感激,当时,台湾得以汇集了一笔数目可观的个人援助捐款。所以,与台湾的友好关系对于日本人来说很重要。但是,我不认为这种(困难)局面会持久,因为涉及的问题相对有限。台湾最看重的是能够继续捕鱼。所以,相信双方能够达成一项共识,尽管对于日本来说,捕鱼业也很重要。就是说,双方的问题没有那么政治化。我们虽然看到(此前)有五十多艘台湾船只驶入那些岛屿附近,但都是捕渔船,可以感觉到这一切都围绕着捕鱼问题,台湾方面的政治操纵远不像中国那么多,问题应当可以比较容易解决,更何况背景是友善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