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国际特赦公布的这份报告是否切实的反应了中国征地拆迁的现状,我们请长期关注中国征地事件的四川天网网站负责人黄琦谈谈他的感想。

法广:大赦国际的这份报告中有许多数字令人触目惊心,比如说,居民以及农民所获得的住房以及土地买卖的赔偿费到达低于市场价格,报告引述一家研究指出,从1979年至2005年,农民仅收到开发商向政府买地所交付金额的5%,您觉得这个数字符合事实吗?今天这个比例是否有所提高?

:平均下来确实就是这个比例,今天也还是这个比例,大概就在5%左右。

法广:另外,报告介绍了四十个拆迁个例,有9起事件因当事人抗议和抵抗而导致死亡事件,其中6名男子和3名妇女,其中有七起中居民被受雇佣的暴徒的殴打,这些现象是否确实如此普遍?

黄琦:这种情况比国际特赦组织公布的数字其实应该还要高,据我们所知,中国大陆最近十年来因拆迁征地而造成农民伤亡人数至少不下十万。

法广:你们这个数字是如何得出的呢?

黄琦:因为我们目前所接触的拆迁征地事件中至少有百分之二十的农民被打伤,有些甚至因此死亡或失踪。那么,从中国大陆拆迁征地的涉案受害者人数涉及数千万,所以,十万人应该是最低最保护的估算。比如说,就在我身边的打交道的民众中间,我所熟知的成都的双流县就有至少一百人被打伤。

法广:这些被打伤的民众也没有受到赔偿,政府有没有负责医疗费等等?

黄琦:以前这些被打伤的老百姓不仅收不到来自政府的任何赔偿,而且有的还会被送进监狱,被劳教,遭到国家机器的镇压。最近几年来,通过民众的抗争,目前打伤的现象有所减少,政府在舆论的压力之下也不得不有所表示,对被打伤的民众进行赔偿。比如说,最近几年来在双流县被打伤的农民还是受到了医疗费补助,但是,他们所应该获得的土地赔偿费或者房屋被损坏等赔偿费却迟迟看不到踪影。

法广: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中也提到赔偿不到位的问题,比如说,报告引述一份新世纪周刊的调查数字,在成都地区的20起拆迁案件中,法院认定政府所支持的拆迁违法,所有的农民都提出了行政赔偿的要求,但是,没有一个人得到赔偿。

黄琦:民众往往在得不到司法保障的前提下,在法院的压力下同政府实行和解,所谓和解往往都是不平等的和解,因为民众最终获得的赔偿法往往大大地低于民众赢得的金额。

法广: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中国政府最近几年来公布了多个有关保护公民私有财产的法律,比如说,《土地管理法》,《物权法》等等,那其中是否是由于执法上的原因?

黄琦:这些问题严格来说不是执法上的原因,因为中国的公检法系统只是保护政府和政权的看家护院的家丁而已,问题的根本还是政府主体,法院,公检法只是政府的一个科设而已,中国老百姓对这一点早已经看透了。

法广 :那您觉得解决问题的出路在哪里?中国网民有不少提出应该采取土地私有制,让农民真正的拥有土地,您觉得这条路能走得通吗?

黄琦:让土地私有化,这无疑是出路之一,但是,在土地还没有私有化之前,我们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让农民的土地价格市场化,赔偿价格市场化,这样一下子就可以到位了。官方之所以迟迟不愿意将土地价格市场化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要从中获取巨大的利益,这些利益不仅是官商勾结的地方黑社会团伙,这些土地赔偿金是要层层上交的,所以这是一个从上到下的共同犯罪集团。因为,任何一级部门如果收了钱之后,明知这些钱来自农民的农民土地的低价征收,来自农民的合法权益受到残酷的侵犯,这些政府部门无疑应该承担相关的责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