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说,莫言是个有文学才华的作家,但莫言的一些做法令人怀疑,譬如他应共产党的要求,与一些御用文人一切手抄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毛歌功颂德。

魏京生认为,这次瑞典学院选择莫言,是因为这样做“更容易得到共产党政权的容忍”。魏京生指出,只要看一看瑞典评委会宣布这一消息之前和之后中国政府对诺贝尔奖的兴趣,就可以知道,把这个将颁给莫言是为了讨好共产党政权。

莫言本人则得知获奖后表示,他能获奖的原因是自己的文学“表现中国人民的生活”,且“一直站在人文的角度,立足于写人”。

瑞典评审团说,“将民间故事、历史和当代时事以魔幻写实手法冶于一炉”。瑞典学院还将莫言的作品与美国小说家福克纳及哥伦比亚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家马尔克斯比较。

莫言得知获奖后,表示自己很冷静,并说获奖“并不能代表什么”。但中国官方媒体和作家协会却为此感到自豪和高兴,与2000年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官方冷漠的态度形成对比。2010年在监狱里的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更是成为中国大陆的禁忌话题。

中国官方中央电视台在新闻快报中迅速报导这项消息,这对通常关注政治领导人言行的官方媒体来说相当罕见。

对于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有媒体将莫言形容为“游走边缘的红色作家”。报道指出,出身解放军的莫言今年4月接受英国文学杂志“格兰塔”(Granta)访问时曾说,言论审查有利于创作。

报道也说,莫言的作品碰触推翻满清、日本侵略与文化大革命,游走在共产党的包容与政治禁忌的钢索上。不过,由于莫言是官方支持的作家,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可能会被当局夸为共产党官方文学政策的胜利。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