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帖子介绍了4·27大游行的经过。今天重点说一下4月29日官方与学生之间的公开对话。

★4月28日简述

  4月28日这天没有发生太重大的事情。俺简单说一下那天发生的几件小事。

◇”临时学联”改名”高自联”

  临时学联在28日正式改名为”北京市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简称”高自联”或”北高联”)。
  顺便说一下:某些介绍 六.四 的书籍/资料称”高自联”是4月28日成立,其实不准确。因为”临时学联”和”高自联”是同一个组织,只是名号不同。严格算起来,临时学联(高自联)在4月23日晚上就成立了(俺在”这里“有介绍)。

◇”高自联”主席换人

  ”临时学联”(高自联)的第一任主席是周勇军。俺在前一个帖子提到过,周勇军因为受官方胁迫,被逼写了”取消427游行”的手谕。”高自联”的很多常委对此事不满。28日这天进行了主席改选,周勇军被罢免,北师大的吾尔开希当选第二任主席。

★429对话的背景

◇学生方面

  427大游行之后,北京各个高校新增的大字报,有很多是要求政府与学生展开对话。

  清华大学贴出署名「清华人」的题为《对话11条》的大字报,提醒学生把重点转向研究对话的先决条件,并提出了对话内容的建议,主要是:

1. 关于贪官污吏和官倒问题
2. 教育经费,教师待遇问题
3. 新闻自由、新闻立法问题
4. 学生运动性质问题
5. 公正评价胡耀邦问题
……

  北京大学贴出无署名的《对话基础的七条建议》的大字报:

1. 必须公开承认学生自治会为合法学生组织
2. 必须澄清「4.20」新华门事实真相
3. 必须公开全面报导「4.22」天安门广场请愿活动
4. 必须彻底否定「4.26」《人民日报》社论
5. 必须公开全面地报导「4.27」学生游行示威活动的全过程以及目的
6. 对话必须在平等基础上进行。对话的时间、地点和双方代表以及人数由双方共同协商决定
7. 对话必须公开进行,允许中外记者采访报导

(以上摘自官方的《惊心动魄56天》53页和56页)

◇朝廷方面

  在427大游行之前,学生们已经进行过多次请愿并希望跟朝廷高层展开直接对话,但是朝廷高层一直不予理睬。之后,更是在《四二六社论》中,污蔑学运为动乱。
  为啥到了4月29日,朝廷的态度突然转变,主动邀请学生进行公开对话?
  这其中的奥妙在于:
  426社论非常不得人心,因此激发出声势浩大的427大游行。俺在前一篇帖子介绍过,427 大游行不光人数众多、规模空前,而且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参与(连朝廷喉舌《人民日报》的工作人员也参与游行)。面对这种局面,朝廷高层的某些改革派也指责426社论是激化矛盾,不合时宜。
  凡此种种,都给临时监国的李鹏造成很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李鹏才授意他的亲信袁木、何东昌去跟学生对话。
  另外,赵.紫.阳在《改革历程》一书中也提到:

4·26 社论的发表,造成了学生大游行,机关、团体、学校、民主党派对李鹏及北京市的领导人一片埋怨和责怪之声。而李鹏决定4月25和26日在北京及各地大范围地传达邓4月25日讲话,也引起了对邓的不少议论和批评。邓和他的家人对这件事很有意见。邓的家人说,李鹏等人一下子把邓抛到了第一线,自己去做好人。前面我也说过,一直到5月17日政治局常委会上讨论对学潮处理、最后决定实行戒严的那次会议,邓还当面就这件事批评了李鹏。
在这种情况下,因4·26社论造成了4·27大游行,造成了整个社会上各方面对4·26社论的不满意。李鹏不得不让鲍彤又写了4·29社论,并要袁木、何东昌与学生对话。

★袁木其人

  在4月29日的对话中,唱主角的是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袁木。此人堪称朝廷宣传战线上的一朵奇葩。有网友戏称:六.四.事.件之后,找不到哪个官方的发言人能够比他更厚颜无耻。所以,俺值得费点口水,专门介绍一下袁木其人。
  在《天.安.门文件》一书,有提到此人的发家史,现引用如下,括号内是俺加的注解。

袁木此人,原系新华社记者,以能说会道著称。文化大革命中,因善于查言观色而受宠于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纪登奎是毛太祖晚年的宠臣)。一九八三年,差点因文革污点而打成”三种人”(关于”文革三种人”,请看”这里“的介绍),在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党的组织生活会上,痛陈自己失足,流下了”悔恨”的眼泪。最后,还是李先念说话(因袁木参与《李先念文选》的编纂),才过了一关。一九八四年到一九八七年,他借调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但一直在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领工资。因为不受重用,总是唉声叹气,感慨自己官运不济。一九八八年,李鹏就任国务院总理,袁木终于瞅准了这一机会,说动了李鹏,由他充当国务院新闻发言人。

  在整个六.四.事.件的过程中,袁木利用他的厚脸皮和三寸不烂之舌,不但为李鹏立下了汗马功劳,也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经典谎言。在后面的博文中,俺还会再提到此人的名言。
  顺便再说一个事儿:
  话说六.四.运.动被血腥镇压之后不久,面对苏联和东欧剧变,袁木这个发言人又开始大肆抨击”美帝国主义”如何搞和平演变,如何霸权——简直把美国政府骂成臭头。但是谁曾想,六.四刚结束不久,袁木就把老婆和独生女统统送到美国并拿了美国国籍。
  通过这个例子,大伙儿应该明白:朝廷高官的口头言论往往是虚的,关键要看他们的实际行动。

  为了给大伙儿一个感性的认识,再放上他本人的高清写真一张。
不见图 请翻墙

★官方的准备工作

  既然是朝廷高层主动提出对话,官方自然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下面俺介绍一下官方为这次对话所做的种种准备。聪明的读者应该能看出某些企图。

◇对话的官方代表

  在朝廷的安排下,如下几人粉墨登场:
(国务院发言人)
何东昌(国家教委副主任)
袁立本(北京市政府秘书长)
陆宇澄(北京副市长)

◇对话的学生代表

  这次对话,由官方的”全国学联”出面,共邀请了45名学生代表,分别来自北京的16所高校。这45人中,除了吾尔开希、周勇军、项小吉、郭海峰4人,其它学生代表都来自于官方学生会的学生干部。据说某些学校的对话代表还是由校领导亲自挑选的”可靠”人选。
  这样一个学生代表的名单,显然不具有广泛的代表性。这是此次对话备受争议的焦点之一。

◇对话的时间

  对话的时间确定为4月29日下午2点30分。
  但是朝廷很狡猾,一直到4月29日中午才通知相关的学生代表。这就使得吾尔开希、周勇军、项小吉、郭海峰这些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
  对话的时间安排是又一个受争议的因素。

◇对话的地点

  对话的地点也很有讲究。官方挑选的地点是”全国学联的会议室”。为啥要选在朝廷的办公地点捏?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阻扰非官方的媒体入内。
  据香港记者蔡淑芳在《广场活碑》一书中提到:

在召開會議之前,香港記者繼續向學聯爭取進入會場,到正式開會時,國內的新聞媒介,包括《中央電視台》、《中央廣播電台》、《新華社》、《中國青年報》、《北京青年報》等記者,均獲准進場採訪,香港及台灣的記者則被拒諸門外,香港兩份親中報紙的記者亦不例外。
記者在學聯大樓門前進行交涉,負責人只解釋因為事前沒有報名的不能進內,而且會場內已擠滿人,不能安排港、台記者進去,於是記者抗議不公平對待時,該負責人承認,但始終沒給予機會進入採訪。事實上,部份香港記者曾聯絡中共全國記協,但獲得答覆是需要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的「介紹信」才可採訪。

◇对话的形式

  通常的对话,双方应该是平等的,双方都可以畅谈。但是朝廷组织的这次429对话,却很另类——
首先,每个学生代表只有一次发言的机会,而且只能以”提问的形式”发言。
其次,很多代表来自官方的学生会,其中一些人只是提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正因为这样的一种对话形式,被很多人讥讽为:”唱双簧的对话”、”变相的新闻发布会”。

★对话的经过

  下面这两张照片是在当时的会场上拍摄的(照片摘自 六.四.档.案)。
不见图 请翻墙
不见图 请翻墙

  会议开始不久,就出现纷争——项小吉对代表权的问题提出质疑:
对话是在国务院与首都全体高校的学生代表之间进行,而今天所到的学生不具有这种代表权。从所到学校看,只有十六所;从所到的同学看,并没有经过普选产生。所以说,今天所到的学生不具有这种代表权。所以今天只是一个接触会议,而不是广大学生所要求的对话。
  之后不久,作为代表之一的吾尔开希,要求以高自联主席的身份发言,被拒绝。官方的理由是:高自联是不被认可的非法学生组织。由于发言被拒,吾尔开希愤而退场,以示抗议。走到大门口,正好外面围着很多记者。吾尔开希当众揭露这次对话是一个骗局。

在整个对话的大部分时间里,基本上是袁木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为啥会这样捏?因为每个学生代表只能”提问”,不能畅所欲言。而且提问一结束,话筒就被拿走。所以,学生代表根本无法针对袁木所说的话进行反驳,只能听他一人在台上滔滔不绝。这家伙不光口才很好,而且能够用很诚恳,很严肃的表情说出各种弥天大谎。俺随便据2个例子(以下谈话内容摘自《天.安.门文件》)。

  针对当时全国经济改革面临的困境,有学生问道:”中央如何过紧日子?”
  袁木答道:
往年中央、国务院常常要到北戴河去办公。……这要增加一笔财政开支。……今年考虑到这个不大行,因为这和要求制订政策过紧日子的要求不大协调,已经正式宣布不去了。从此我想也不会再去了。并己决定从现在开始,不再进口豪华汽车。……
(编程随想注:所谓的”不再去北戴河避暑”、”不再进口豪华的办公用车”,都是袁木临时瞎编的。当时的裆中央根本没有这样的决议。话说20多年之后,裆中央去北戴河避暑的风气更盛了,进口的豪华公车更多更贵了)

  有学生问了新闻报道的真实性问题。
  袁木答道:
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我们国家现在没有新闻检查制度,我们现在实行的是各报刊总编辑负责制。总编辑如果感觉到某项报导、某篇文章、某个社论没有把握,他可能送到有关的领导部门去,要求帮助看一看,这种情况是有的。
(编程随想注:所谓的”我国没有新闻检查制度”,更是公然扯蛋。就在429对话的前3天,上海的江.泽.民刚刚出重手整顿了《世界经济导报》。话说20多年之后,朝廷的新闻检查制度更加霸道了)

  所谓的”对话”持续了大约3到4小时,到傍晚时分才结束。下面是双方代表离开会场的照片(摘自香港记者蔡淑芳的博客

这位官方代表可能是袁立本
不见图 请翻墙

这位学生代表是项小吉(高自联后来成立对话团,他是团长)
不见图 请翻墙

这位学生代表是周勇军
不见图 请翻墙

★429对话的后续影响

◇袁木一炮走红

  会议结束之后,朝廷把会议的录像进行了精心剪辑(删掉某些敏感的言论片段),然后在当晚的 上播出。那会儿天朝总共就没几个电视频道,对大部分电视观众而言, 几乎是必看的。所以袁木一下子就火了。
  但是他扯蛋扯得太离谱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家伙在信口忽悠。由于袁木的扯蛋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他本人几乎成了”扯蛋”的代名词。那阵子北京人吵架,如果要骂对方愚蠢傻逼,就说:”你李鹏!”如果要骂对方瞎扯淡,就说:”你袁木!”
  当时的大学生编了一副对联,把三个官方代表的名字嵌入对联中,以示嘲讽:

上联:这副嘴脸政府何以立本
下联:如此对话国家几时东昌
横批:袁木求愚 (”缘木求鱼”的谐音)

  这联流传很广。一星期后的”五四大游行”,北京大学的学生专门抬了一块大木牌,上面就写着这幅对联(如下图)。
不见图 请翻墙

  虽然在民间被臭骂,但袁木的仕途却春风得意。据说李鹏看完对话的录像,很满意地说:老袁的对话很好地体现了国务院的意图。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成了朝廷的头牌发言人。

◇高校学生的反应

  俺刚才已经介绍过:官方为准备这次对话,搞了很多小动作。这些自然没能瞒过各大高校学生的眼睛。29日当晚,全国各大城市有不少高校学生上街游行,抗议政府自编自导自演的”对话”。在当晚的游行中,以武汉和兰州两地的声势最浩大。相比而言,帝都北京反而显得平静。
以下是这两个城市的地方官发给裆中央的密报(摘自《天.安.门文件》)。
湖北省委在4月30日凌晨4点发给裆中央的电报:

昨夜国务院发言人与首都学生代表的对话播出后,武汉工业大学约八百名学生扯起”争取民主,争取自由”的大标语,来到华中师范学院邀人。零时十五分,两校约二千名学生来到武汉大学校园,在邀武汉大学学生上街游行未成的情况下,几所大学的部份学生在武大校园商量了五四游行方案。据现场了解,这次三千多名学生的串联,主要是对国务院发言人袁木的对话不满引起的。有学生说,”中央和国家没有主要领导人出面,只叫袁木来搪塞,这怎么行呢?”还有的说,袁木在对话中态度不真诚,回答问题避重就轻,绕圈子,根本不是诚心解决问题。”

甘肃省委在4月30日0点30分和凌晨4点发的报告中称:

二十九日二十三时四十分,当国务院发言人同首都高校学生代表对话结束之后,兰州高校数千名学生再次上街游行。当对话正在进行时,许多学生对袁木等同志的回答表示不满。有的吹口哨,有的呼喊。对话刚结束,兰州大学就有上千名学生聚集在校园里议论纷纷,认为袁木对话避重就轻,不回答实质问题;何东昌尽管参加过学潮,但不理解学生,一付教训人的口气;还有回答问题口气强硬,令人难以接受。据了解,这些学生认为政府在三个问题上还在继续”愚弄”:
一是 胡耀邦辞职真相没有正面答覆
二是 “四二零”惨案不说真话
三是 对中央领导是否廉洁含糊其词
二十三时五十分左右,兰大学生首先上街,兰州医学院学生也随之上街,人数约三千人左右。游行队伍于凌晨一时三十分到达省政府,要求与省长对话,试图推开已关闭的省政府大门,一百五十名武警战士在政府大门前排成人墙,直至凌晨三时,经二十多名校领导做工作,学生开始坐校车返回。
整个游行、静坐过程中,学生比较有秩序,没有发生其他事件。

◇高自联的应对

  经历了429对话,高自联的领导层也在思考对策。当时高自联面临的两个问题:一是缺乏合法性,二是缺乏跟政府对话的渠道。其中合法性是对话的基础。只要朝廷不承认高自联的合法地位,就不可能跟高自联进行平等对话。为了解决这两问题,高自联的领导层想了几条对策。
1、专门成立一个对话团(独立于高自联之外),负责跟政府对话。
2、尽量扩大高自联的影响——影响大了之后,迫使政府承认其合法性。
  在本系列的下一个帖子,具体说一下高自联的后续举动。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