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 “人肉搜索”从局长搜到厅长

http://www.dw.de/%E4%BA%BA%E8%82%89%E6%90%9C%E7%B4%A2%E4%BB%8E%E5%B1%80%E9%95%BF%E6%90%9C%E5%88%B0%E5%8E%85%E9%95%BF/a-16300584-1

闻报

“人肉搜索”从局长搜到厅长

在经历舆论争论与法律限制之后,“人肉搜索”仍然是中国网民的“反腐利器”,福建交通厅厅长李德金成为最新的一个“表哥”官员。

(德国之声中文网)陕西省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因表惹祸,很多中国官员都学会了收拾穿戴,隐藏名贵衣饰,但是仍然有粗心大意者被网民逮住。最新一个中招者是福建交通厅厅长李德金,网传他手戴价值人民币50000元的雷达镶钻手表,腰系15000元爱马仕腰带,被网民戏称”表叔厅长”。

尤其令网民愤怒的是,据媒体人王克勤在微博上透露,昨日云南《都市时报》准备出版报道《福建”表叔厅长”来了》,几十万份报纸已经印刷,凌晨却被”跨省销毁”,同时开始疯狂删帖。《都市时报》社长、总编辑周智琛通过微博宣称,”作为一个出身福建的媒体人,从未感到如此的愤怒和耻辱。我憎恨和鄙视那不远千里的黑手,当我看着那数十万份报纸沉郁不去的血泪,我安慰自己,只有幸存者,才能成为建设者,但我更加相信,那条沾满干爹气息的皮鞭和那部带着疯狂零件的时间机,只是黑暗者招受报应的开始,我坚信。”

此事引发舆论哗然,重庆大学生杨璠向福建交通厅、财政厅寄出特快专递,要求公开福建交通厅长包括基本工资在内的工资收入。福建省交通厅及福建省纪委尚未就此事作出回应。

“表哥局长”被”双规”

此前刚刚有一个”表哥”官员落网。8月26日,陕西延安发生特大车祸,导致36人死亡,陕西省安监局党组书记、局长杨达才在事故现场不当微笑,引发网民愤怒,随后被”人肉搜索”发现,他在不同场合穿戴各种价值数万元人民币的名表首饰。9月21日,陕西省纪委调查表明,杨达才存在严重违纪问题,撤销其职务。

据《北京日报》报道,在”双规”期间,杨达才已被查出名表至少83块,需进一步认定;其个人账户发现存款超过900万元,其家中和其他私人场所发现现金至少700万元,存款遍及20余家银行。

9月1日,三峡大学学生刘艳峰向陕西省财政厅、安监局递交申请,希望公开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2011年度工资。9月18日,陕西省财政厅书面回复称,这些信息”不属于陕西省财政厅政府信息公开范围”,拒绝公开。

“人肉搜索”是中国”反腐利器”

“人肉搜索”被称为中国网民的”反腐利器”,也就是由网民接力行动,通过网络搜索涉嫌腐败官员的相关信息。在舆论压力之下,纪委或检察院展开调查,通过党纪予以处分,并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其法律责任。

通常认为这种反腐方式始于2008年。时任南京市江宁区房产管理局局长的周久耕,因发表”将查处低于成本价卖房的开发商”引起网民愤怒,被网民搜索出他手上带着一只价值10万元人民币的”江诗丹顿”名表,他抽的是1500元人民币一条的豪华香烟”南京九五至尊”。2009年10月,周久耕因犯受贿罪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

侵犯隐私与反腐功效的争论

“人肉搜索”一直存在争论。2008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朱志刚提出,”网上通缉”、”人肉搜索”泄露公民姓名、家庭住址、个人电话等基本信息,是严重侵犯公民基本权益的行为,其造成的危害甚至比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更为严重,因此建议将人肉搜索行为在刑法中予以规范。2009年1月,江苏徐州出台法律,该条例对计算机安全等级管理、保护措施、禁止性的行为、法律责任等,作出了详尽规定,特别是对近来社会广泛关注的”人肉搜索”,该条例明确”说不”。舆论普遍进行了激烈的反驳。7月1日起,侵权责任法在中国正式实施,这部法律首次提出”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新媒体研究者胡泳指出,“在官员的思维里,对于人肉搜索的憎恶远远大于对言论自由权侵犯的警惕。”他呼吁说,
“‘走群众路线’是执政党长期经验的总结,而人肉搜索堪称网络时代‘群众路线’的表现之一。我们应该善用之,慎管之。”

《中国新闻周刊》发表文章说,”公私权界的划分是一个前提性的问题,横亘在诸多社会问题和法律关系的面前。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很多法律规定都将被公权力滥用”。“十多年来,公众一再追问,官员财产为什么不能公开?有关方面总是羞答答地说,这不符合中国的国情。如果是这样,我就要说,用人肉搜索来反腐,更符合当下中国的国情,应当大力推广。”

在杨达才被”人肉搜索”之后,中国官媒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说,官员之所以也会成为高风险行业,是因为在很大程度上本身不自律。

作者:张平

责编:张筠青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0月29日, 3:0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