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网

身边的碎片越来越多,新闻越来越杂,话题越来越爆,什么又都是来得快去得快,多睡几个小时就感觉和世界脱节了,关机一天就以为被人类抛弃了。-《碎片》

韩寒看上去越来越会玩了!10月初,他带着《独唱团》原班人马,办起新杂志《一个》。CTCC天马站比赛夺冠后,他站上赛车车顶,在众多车迷注视下,享受外界的闪光灯聚焦在自己身上。日前,与他搭档多年的出版人路金波透露,韩寒参与策划、主编和撰稿的大型科普书将于11月推出,主题是“地球从哪里来”。

在“公知”“先锋”“青年领袖”等标签的背后,韩寒正在很努力地像常人一样享受生活,结婚、生子、赛车,必要时,他也会针对那些有关自己的指责做出反击,然后码点字继续自己的“离经叛道”。他最近有篇博客,题为“碎片”,文中对于《一个》的描述是这样的——“每天都只有一张照片,一篇文字,一个问题和他的答案。但也只是一枚碎片”。于是,以“碎片”的形式说说他的生活,未尝不是一种妥帖的方式……

喜欢的T恤买5件,鞋子买两双

潇湘晨报:上次来长沙录制“成人礼”,何老师调侃你,现场在太太面前讲起了你初恋的故事,你下意识环顾舞台两侧,看起来好像有点慌张。

韩寒:你的观察多虑了,我从来就喜欢东张西望,我太太知道我的所有事情,我们就像是最好的无话不谈的朋友。

潇湘晨报:印象中上海男人很在意自己的穿着品位,幕后有人专门帮忙打理你的穿着或保养吗?

韩寒:幕后的确有人帮我打理穿着,那就是我的太太。她帮我买衣服,配衣服,她也最了解我的性格,就是我喜欢的T恤买5件,鞋子买两双,我不喜欢在穿着上推陈出新,普通一点就好了。这就是为什么人家老能看见我三年的照片穿着同样的衣服。

潇湘晨报:你的形象经常出现在时尚杂志封面,有人说你是最帅的作家,你对此怎么看?

韩寒:我去拍时尚杂志,是因为时尚杂志的男刊在这两年有很大的进步,很多选题往往有着比新闻类杂志更大的尺度。拍那些杂志时我也不喜欢换衣服,以前甚至不化妆,后来发现不合算,没有人知道你脸上没有抹任何东西,就会下意识觉得韩寒怎么化妆了以后还这样啊,所以后来我妥协了,至少脸上的油要吸掉一些。

对文青而言,这个回答很没气质

潇湘晨报:最近看的电影是什么?习惯挑哪些导演的电影看?

韩寒:最近看的是《蝙蝠侠3》。对于我,我更喜欢看生存类电影,就是世界末日,核弹危机,病毒来袭,大拨僵尸。因为我看电影的时间都是深夜了,生活类电影很容易看睡着。尤其是我小的时候,我爸爸买了一个录像机,我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看了四部片子,《真实的谎言》《生死时速》《终结者2》《侏罗纪公园》。这四部片子让我震惊。直到现在,我依然最喜欢《终结者2》。

当然,对于文艺青年来说,这个问题回答得很没有气质,我应该扯一些你们根本没有看过的生僻电影,以显高深。

潇湘晨报:爱看哪类综艺节目?

韩寒:其实《快乐大本营》和《天天向上》都是很不错的娱乐节目,主持人我都很喜欢,虽然不会准时收看,但只要偶然看到,就会看完。《中国好声音》也是常看的节目,其实我很多地方和公众品位是一样的,只要不是哗众取宠的节目,那么看的人多必然有它的理由。

潇湘晨报:你更偏爱哪类女明星多一点,德艺双馨、身材容貌上佳,还是桂纶镁这类的知性小文青?

韩寒:其实,我都喜欢。

今天流行的,明天就会淘汰

潇湘晨报:如果微博设置只能关注三个人,你会选择关注谁?

韩寒:如果只能关注三位,那我索性谁都不关注了。对我来说,微博也好,博客也好,我都无所谓,因为那只是写杂文的一个载体,今天流行的载体,明天就会被淘汰,但文艺作品永远会在那里。

潇湘晨报:当了这么多年的“问题青年”“代表”“标志”,怎么看待媒体为你塑造的这些标签?

韩寒:标签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我没有经纪人和新闻团队,比如您所在的媒体,肯定会经常收到很多明星的经纪公司发的通稿,但不会收到来自我的通稿。对于我,只是接受采访,标题怎么取,就看媒体怎么高兴了。媒体总是喜欢过几年变一个主题,不同的媒体间也喜欢挖掘不同的东西,以求和其他媒体不一样。

潇湘晨报:路金波说,你私下跟朋友聊天,反而不太涉及时政民生,多聊女人。你还被形容为“除了花心和爱迟到几乎没有什么缺点”。

韩寒:不同的朋友有不同的聊法,比如在北京,和朋友聊天就必须是时事、政治。但是在上海就不是这样,在上海的朋友都是小时候的伙伴,车队的车手,那大家聊聊姑娘,聊聊赛车,不同人有不同的聊法。老迟到的确是我的错,我有拖延症,从我答应你们的采访可是拖延了这么久,你肯定就感觉出来了,实在抱歉。

自己够强大,挂一片布都是名牌

潇湘晨报:生活中的韩寒,现在一天生活如何安排的?

韩寒:我的生活比较不规范,在比赛日,就会朝九晚五,没有工作的时候就睡到中午。训练就是长跑和踢球。吃饭则更简单,能抓到什么吃什么。我太太也会为我做各种饭菜。至于写作,则是花时间最少的,因为我一年的杂文和小说加起来也就是十几万字,折合每天几百字,很多人发短信都超过了这个字数,所以不算压力很大。

我希望我能言之有物,但人哪能分分钟有那么多感受要说。

潇湘晨报:你的日常生活开销一般在哪些方面?

韩寒:日常开销更多在维持杂志社的运转,我个人的兴趣就是汽车和摩托车,但中国的税太高了。除此以外,我对吃穿都没有什么要求,甚至吃点地沟油也没什么关系。不过对于女儿吃的就特别在意,太太也都会买最可靠的。好的婴儿用品真的很贵,便宜的又担心没有保障,我常在想那些收入不是很高的家庭该怎么办。

潇湘晨报:生活中人们被太多广告暗示要喝星巴克、喝红酒、抽雪茄,以获得身份认同,那么,你是一个注重生活质量的人吗?

韩寒:生活质量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内心和身边的伴侣,否则就算有私人飞机,也不算什么。内心如果充满阴霾,那住着好房子也没意思,内心如果满怀期盼,就算在宿舍里也能含笑入睡。我对品牌是在意,至少不能老坏吧,但对名牌,尤其是奢侈品牌并不那么在乎。自己够强大,挂一片布都是名牌。

[大牌印象]“莫言热”,他没有回应的打算

和韩寒的这次邮件约访,始于4月底,他来长沙参加湖南卫视“成人礼”录制。水洗蓝牛仔衬衫,裹着白色T恤,休闲裤,半高黑靴,戴着眼镜,随和内敛,完全不似文字里展现的那般横眉冷对。当晚录制,韩寒的演讲稿是提前备好的,握着讲稿在休息室来回踱步许久;上了台语速依旧不快,偶尔扶一扶眼镜停顿数秒。他或许在思考,怎样不露声色丢出包袱,让我突然想象起他坐于电脑前,每次敲击键盘嬉笑怒骂时的掩嘴偷笑。

约访韩寒的困难程度,远远超出想象。当晚节目录制后,我在电话中向他的妻子金丽华提起采访要求,她以韩寒要准备另一个演讲为由,建议邮件采访把时间推后。当时方韩大战正酣,原以为敏感时期的韩寒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电话那头,金丽华的语气却一反常态地坚定:“没关系,我们不回避这个话题”,而在这之前,我的所有采访要求,她都坚持要与韩寒沟通后才能给出回应。

采访一再推迟到了8月,仍未等到回复。期间数度电话沟通,从金丽华口中,得知韩寒远足旅行过一阵,又参加了某某车赛。与接下来一长段日子沉默相同的是,她的说法从没有变过:“不好意思,我会跟他说,让他尽快回复你。”

韩寒被媒体塑造过各种“先锋”“领袖”形象,在他身上,人们投射了太多期望,几乎每一个社会热点话题成为谈资,大家都习惯了等待他说道说道,“莫言热”同样不例外。只是这次,韩寒没有再发表只字片语。金丽华的说法是,很多平日关系不错的媒体已经找过韩寒,但这个话题,“他没有要回应的打算”。

同样没打算回应的,还有这么多年不断被外界拿来比较的郭敬明。在记者发去的采访邮件中,这个名字成了韩寒唯一过滤掉的问题,习惯了拿规则调侃戏谑的他,看起来,像是在用一种更从容的姿态,默默与大家认为的“韩寒”划清界限。via

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图片,请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即可显示图片。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