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勇 | 有公民 有贵族 有生活style

2012年10月30日 16:43:22

  虽然在西方社会科学界领域及人文,关于“生活方式”在内的日常生活以及“消费”、“性别”,“大众文化”等等研究和思考已经成为研究主流。但是无可讳言,由于学院中“左派”当道,生活方式”研究已经成为”生活政治阴谋大猜想”。在放弃了所谓阶级、制度、官僚机构等等传统范式研究后,也随着学者们意识到心中圣地究竟是何种残暴黑暗,心有不甘的知识分子们的纷纷生将思辨和想象力的刺刀对准了自己周围充满细节的生活,同时不放弃惯有对资本主义的仇视和对大众文化、传媒不信任。所以,对生活方式的考察也成为揭发资本主义阴谋的重要方式——比如著名的福柯、吉登斯、、这期理论高人对生活方式的研究与国人熟悉的社会阶级划分非常相似,而那种“任何事物都是政治”的劲头,对于经历过文革也正在经历敏感词的国人而言,透着一股油然而生的亲切。可以说,摆脱了经济决定论的学者们继续坚守批判立场,在“权力无所不在”的口号下如同抽完大麻将的少年,尽情飞翔在资本主义各个黑暗夹缝之中。
 
   布尔迪厄的中国困境
 
   “权力无所不在,不是因为它包含一切事物,而是因为它来自所有地方”。不知道从这句名言中是否能够看出被害妄想症的倾向,反正在这个大坑里面,一堆堆学者前仆后继跳下去,把“生活方式”当成“生活政治”,以为解放人类也就从解放人类生活方式开始。
 
   布尔迪厄等人在理论上为我们描述了一个种关于符号权力的资本主义世界。在他们看来,在传统社会社会结构的演变与重构是依靠阶级的分化与对立来完成的。而如今我们已经步入充满着文化氛围的消费时代。在消费社会中,通过消费活动、生活方式以及生活品味的差异,最终实现了平等的面目之下,“区隔”之重构。 就这样,布尔迪厄在社会最没有刀光剑影的地方发现了激烈的斗争,美学主张背后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或许用“你死我活”这个词并不准确,更准确的说法是,统治阶级的符号操纵魔法是怎样运转的。在布尔迪厄看来,鉴于现代社会已经高度分化,鉴于场域以及其背后的不同阶层力量处于动态变动中,塑造生活方式就成了统治阶级保证权力能够成功实施的重要路径,也是权力证明自己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之来源。
 
   实际上,由于现代社会发展,社会差异已经越来越多表现为个人选择的差异,信仰选择的差异,所谓客观社会位置不再是社会分层的决定因素;特定的生活方式、个人品位、选择和承诺等文化的因素更重于“传统的结构因素”。总在想象无论何种社会现象背后,总有一双资本主义的黑手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实在是荒诞。
 
 
   在我看来,除了布尔迪厄等欧洲知识分子的被害妄想症,另一本在中国流毒甚广的的书就是那本《娱乐致死》。在年初倒韩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某位知名知识分子首鼠两端沉默之后,突然站出来号召大家读下“娱乐至死”,疾呼“警惕金钱威胁文学”。这种板着脸一本正经干革命的情怀固然令人敬仰,不过总觉得这种一手防止左一手防止右的绝对正确永占道德制高点的立场,怎么看都让人不待见。更重要的是,她所移植、使用的这般理论,放在中国语境下显得格外矫揉造作——你会很惊讶发现作为老牌反对者,她居然都不知道无市场就无自由,而无自由,有没有自由的生活和艺术,更不知道自己正在追求的,是一个屌丝能够逆袭的世界。
 
   这典型的布尔迪厄的中国困境。实际上,几乎所有的西方左翼所关注的议题都会遭遇到此种困境。比如此前我主持一位海外学者关于计划生育的讲座,其对计划生育政策的批评本来在中国语境下已属于激进和冒险,不过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群女权主义者云集,大学教师和妇联干部携手砸场,她们提供的观点之一是,一旦计划生育政策放开,中国女性有重新沦为生育工具的风险!
 
   就这样,自由主义左派回归毛的怀抱,以罗尔斯始,以社会主义终,这样的人,要么是真脑残,要么是别有用心。不过坦率说,我观察身边几个朋友,还是真脑残居多。因为别有用心者,从来不是自带干粮干革命,而是要拿经费的。当然也有可能,他们和自己批判的力量一样,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从“活着”走向“生活方式”
 
 
   除了臆想中的假问题,批判性权力分析范式中的生活方式研究在中国几乎找不到自己的用武之地。因为在经历了“活着”之后,现在的中国社会依然处于革命后遗症和习惯性匮乏状况中,“没有生活”成为常态,与学者而言,更值得做的是,如何让中国人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而且形成一种生活方式。
 
   虽然可以断言中国只有“活着”而没有生活。不过必须承认在中国有这样一群人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这群人被称之为“黑领”。一篇据说是郎咸平先生撰写,旋即被其否认的文章里描述了中国的黑领现象。鉴于郎咸平立场永远在游移“谁给钱我就让谁干”的旗帜高高飘扬,这篇精彩文章,确实不是他能写出来的。
 
   白领陨落,黑领崛起,或者更准确的说,白领还没有老去就已经被消灭,这个社会的中产梦已经烟消云散,白领的生活方式随之迅速的鄙俗化。简直白领已经成为招嫖卡片上面羞涩的广告语,排在模特、演员和东欧巴西意大利美女之后。那些由“麦当劳,卡布奇诺,丁克,地铁,打的,坐经济舱,住星级宾馆,泡吧,煲电话,听蓝调,加班,圣诞节,斯诺克,暂住证,红酒,抽555,住租来或按揭的公寓,买简约的宜家家具,收藏CD,谈论《老友记》,向往xz,留恋于丽江,铁杆驴友,不看中文报纸不看中国电影,看《国家地理》《名牌》《读书》杂志,看卡夫卡看张爱玲看伊朗电影,洁癖,乡愁,健身,瑜伽,养吉娃娃,香水衣服鞋子泡吧旅游鲜花买书买CD看电影,月光一族。”组成的生活方式, 统统被打印上两个字,穷。
 
   他们的鼻尖变凉了,因为顾城说过,穷,有一个凉凉的鼻尖。
 
   黑领取代了白领,但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我们只能想象:“开着”大排量名牌汽车,出入高档酒楼,高级夜总会,乘坐头等舱或软卧,住星级宾馆,拥有黄金位置的几处豪宅,购全套红木家具,在位置最好、景观最佳,装修最豪华、质量最安全的办公楼上班,独立办公室,不打卡,饭局,会面,喝茅台五粮液,品天价普洱,抽极品中华,精装《毛评二十四史》,VIP,炒股投资保险理财,收藏古玩字画珠宝黄金,高级会所,劳力士,路易威登,奢侈品,国际顶级品牌服饰,高尔夫,公派出国,移民,护照,拉斯维加斯,瑞士、美容减肥按摩,组织体检,疗养,免费医疗,贵族学校,MBO,脱产学习,党校,佣人,情人,养藏獒,带薪假……”
   据说,这些人穿着黑色套装、坐着黑色座驾,收入蔽隐、生活及工作也是隐蔽。但正是这些就职于政府、军队和垄断企业的人,控制着中国的经济及社会命脉。而这群人的最顶端者,那些蓝血者,构成了富豪的绝大多数。所谓中国崛起,就是这些黑领的崛起。所谓中国模式,就是蓝血人的生活模式。
 
   因为只能猜想,文章里所贴的标签,在过去两年之后看,还是发出了屌丝的气息。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由于中国社会的现实,这些顶端人物的“生活方式”绝不会成为一个社会生活方式的创造力源泉。
 
   这现象与社会价值观多元扯不上关系,而是因为整个社会还处于革命后遗症当中,作为革命者的后人,他们必须小心翼翼穿上黑装隐藏真相,打酱油的公众只能从偶然露出的手表和腰带中一窥神奇,鉴表师和皮具行家被网民追捧,因为他们可以帮助屌丝们想象,可是,这种声望极其脆弱,因为黑衣人最终会在黑暗中彻底隐藏,留给屌丝的,只剩下一地的装逼指南。
 
   你”活着”,他们”生活”,而且,绝对不会告诉你他们在过一种怎样的生活。电视里的小裸模憧憬着终有一天能在宝马车里纵情哭泣,黑领们一看就笑了,这是屌丝阶层想象的边界。然而他们也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那就是,种种原罪让他们只能纵情声色醉生梦死,他们始终成不了真正的贵族。
 
   当代中国,虽然告别的匮乏,却还是不能拥抱生活。这个社会散发着苦逼气息,无论上下。而消灭贵族始终是潜藏的逻辑,无论是社会顶层还是社会底层概莫能外。这是一个凭借着仇恨,击碎了稳定的社会阶层而重新拼凑起来的社会,一个以戾气为基调以暴力为黏合剂用最拙劣的美学方式捏合的社会,无论是革命者还是被革命们的后代都承受着当年的后遗症。被革命诅咒,已成宿命。即便一个真正的贵族出现,也会如入侵的外星人一般,被病毒成感染而遭遇秒杀命运。
 
   大陆知名相亲节目中曾经出现过一位名叫王豆腐的留学生,这位来自英国的小伙子业余时间在酒吧当DJ。在日常生活中身体力行自己的环保理念。隔着电视屏幕都可以感到现场气场:他已经成为全民公敌。在顺理成章的失败离开之后,主持人有些恶意的揭晓答案:这个英国小伙子身上流着真正的蓝血,而且父亲是投资银行家,母亲是艺术家。
 
   如果让国人真正能够拥有生活,有私人产权,有一尺土地风进雨进国王不能进的家园,有属于自己的社区,宗族、有绝度独立的个体和各种选择聚集在一起的真正的社会,我们才能够想象告别匮乏状态的中国式各种生活方式,才能够如白岩松所言想象下“无用的生活”之重要。而要做到这一点,能够想象的步骤只能是通过和解,特赦。让蓝血人打破自己头上的玻璃天花板,让中国摆脱革命的魔咒,推动社会转型确立公民社会,让社会从维稳高压下轻松起来,每个国人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而不至于总在一些大概念下去放弃自己的平庸理想,去做些无用的事。其实,所谓贵族范儿,不就是做些无用之事吗?蓝血人,我们看好你!
 
   总之,希望在未来的中国,有公民,有贵族,有生活style。

上一篇: 聋哑人唱《东方红》是“神迹”的…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0月30日, 9:1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