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1日上午约11时,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微博发表对重庆任建宇劳教案的评论,他认为“因言获罪”的时代应该结束…..此番言论引发专栏作家赵楚的强烈不满,他发布数条微博予以抨击,他认为胡锡进以及环球时报此前发布过诸多为言论审查制度、劳教制度辩护的言论,这种“墙头草式”的立场转变,是非常令人不耻的表演。

@:重庆彭水县大学生村官任建宇转发微博被劳教申诉案开审。我相信他能赢。因为不带来个人伤害、也不带来社会冲击的的纯言论——无它这些言论多么“反党反社会主义”——而被治罪的时代该彻底结束了。希望这个案子的纠正成为压倒“因言获罪”千年政治传统的最后一根稻草。中国要往前走。

@赵楚:去翻翻你自己的报纸,长期以来,包括薄被隔离之后,迟至915,916前后,你本人和你的报纸讲了多少渲染“敌对势力”的话,讲了多少直接和间接地为薄王、为包括劳教在内的一切唱赞歌的话!一个人可以混账,但不能以这种彻底不要脸的方式在天下人眼前公然混账。

@赵楚:修正观点和立场很欢迎,问题是,这种修正假如是真诚的,应该从忏悔和对过去的真诚认识开始,没有这种起点,所谓修正,只是又一场拙劣的小聪明表演而已。我曾直接在评论里提醒胡锡进,你就这么自信你踩对了船?这才几天?所以这不是修正,是新无耻表演。

@赵楚:胡锡进先生:您最新的观点称要结束“因言获罪”等千年政治原则,鉴于您主持报纸一贯的对现代政治基本原则的历史,我不相信您这些话是诚实的,请问:您支持中国立即实行民选政治吗?您支持立即无条件归还被窃取的包括言论和新闻在内的民权吗?您支持立即开放多党政治吗?您认为过去您错了吗?

@赵楚:胡锡进先生主持的报纸过去对重庆所谓唱红打黑多有直接与间接的赞扬与辩护,多年以所谓“敌对势力”之名对国内知识分子与同胞维护合法权益的言行进行了不懈的抹黑,对宪政、民主、法治和自由等基本现代政治原则进行攻击,现在您改变观点了,那对于过去这些事情您怎样看?请给公众一点说明。

@赵楚:我与胡锡进素无个人嫌隙,甚至与乌有之乡那些每天来谩骂攻击的也没有个人恩怨,所誓死争执不舍者是基本的原则,我个人认为,《》代表的鸡血媒体对目前国内社会的撕裂,公众思想的混乱,乃至915类型的骚乱负有直接的煽动责任,践踏媒体良知和职业伦理的标本,这大是大非不能无视。

@赵楚:现实的最新观点是反对因言获罪,我很支持这一观点,那么,对那位顶着诺贝尔桂冠,现在还因言坐在监狱里的人,以及其他因言论而苦做黑牢的良心犯、国是犯,您有什么话要说?我对此表示明白的抗议,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并进行国家赔偿。您的看法是什么?请告诉我。(此条已在新浪微博被删除)

以下网友评论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新浪微博:

土拨鼠的秋天:胡作为一可左可右的方向盘,值得肯定。

黄石好运:赵先生您的说法让我想起了台湾的媒体人政治名嘴,郑洪轶(可能字不对)在台湾政治激烈变革的时期此人可谓奇葩。您可以在微博里回顾一下,台湾这样的政治墙头草很多。

彼德洛克:主流媒介上如今都是和《环球时报》相类似的论调,人民网之流更甚,等同于给大众本就陷于愚昧狭隘的思维意志中大灌奴化迷魂汤,只能说在专制体制钳制下的主流媒体所具备的价值,完全不是应有的建立在社会舆论职能基础上的,而是建立在维护强权统治稳固的使命之上。

笨哥哥:我怎么觉得胡总的卧底生涯快要结束了,开始正话正说了?

Victor陌森:赵楚先生一连几个微博,火药味十足,你让胡锡进情何以堪啊,他根本回答不了你呀,回答你那是要了他的命啊!

一毛不拔大师:想靠钻营获利的反复小人必须啪啪打脸啊!

无独有偶,今天上午,@网易新闻客户端发布了一条调侃环球时报及胡锡进的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