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美国学者阿尔文•罗思(Alvin Roth)和劳埃德•沙普利(Lloyd Shapley),以表彰他们在“如何让不同人为了互惠互利而走到一起”这个课题上的独立研究。从闪电约会活动,到分配中学招生名额,他们的研究成果构成了很多事情的理论基础。

瑞典央行(Riksbank)将这个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的奖项授予上述美国学者,奖励他们的抽象理论研究,也奖励他们努力将这些研究成果应用于实践。

诺贝尔委员会此举也使其避免在围绕危机、紧缩和财政政策的宏观经济辩论中站在任何阵营,因为这两位得主的经济学研究领域与这场辩论相距甚远。

相反,这个决定体现了找到一个重要研究领域,把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其中几名领军人物(即便他们从未在一起合作)的传统。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沙普利教授现年89岁,他之所以获奖是因为他在合作博弈论领域进行的研究,尤其是如何在不同人或不同群体之间找到稳定匹配,使这些人或群体不希望与现有伙伴以外的任何一方交易或打交道,在这些领域,简单的市场规则并不适用。

“我自认为是个数学家,而这个奖是经济学奖,”他对美联社(AP)表示。“我一辈子没有学过经济学课程。”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罗思教授现年60岁,他在实验室实验中采用沙普利教授的研究成果,并在实践中将其用于在医生与医院、器官捐献者与患者、学生与学校之间实现匹配。

罗思教授表示,他在加州的居所接到午夜电话,“意外”和“惊喜地”获知他已得奖。“过去一个小时里,我主要的庆祝方式是在电话里讲话,”他对路透社(Reuters)表示,“我希望生活不久就会恢复正常。”

对多数市场而言,面对近乎无限的需求,供应有限的物资(例如电视机、茄汁焗豆,或者橙子)如何分配这个问题,是由价格机制解决的。价格使供给和需求达到平衡,但在很多领域,在分配其它稀缺事物方面不存在市场。

在收学费不合法或者学费有上限的情况下分配学校招生名额,或者在基于伦理的法律禁止金钱交易的情况下向需要器官移植的人分配人体组织,要找到这些场合的最佳分配方式,难度都大得多。

沙普利教授在上世纪50和60年代对这些市场的稳定合作匹配进行了理论研究。一个稳定匹配的定义是,在有许多可能选择的时候,双方都认为寻求别的匹配没有益处的那一对匹配。

在实践中,这个问题的第一个、同时也是最出名的实例是找到婚姻伴侣。沙普利教授在1962年与戴维•盖尔(David Gale)合写的一篇论文中,提出一种在10名男士和10名女士之间找到稳定伴侣的理论方法,按照这种方法,没有一个男士或女士会寻求与伴侣分手,转而与别人相好。

其过程是,由男士们或女士们选择他(她)们最喜欢的人(这种方式如今应用于闪电约会)。如果由女士们选择,那么被选中的男士将挑选自己的第一选择,在第一轮没有找到伴侣的女士们将投入第二轮,即从剩下来的男士中进行选择。盖尔和沙普利教授从数学上证明,这个过程将带来稳定匹配。

两名作者在这个例子中也显示,哪一方得到选择的权利是重要的。与被选择的性别相比,作出选择的那个性别更快乐,并得到更好的结局。

匹配理论的其它应用场合是由罗思教授设计的,它们包括找到实习医生与不同医院、学生与学校、肾脏与患者之间的最佳匹配方式。

为子女挑选伦敦的中学或美国许多城市的中小学的父母,都获益于罗思教授对盖尔-沙普利算法(Gale-Shapley algorithm)的应用。

伦敦的父母可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六所学校。学校并不知道家长们对它们的排名,而是对所有申请人采用相同录取标准。然后,在一个迭代过程中,获得一个以上学校录取的申请人的排名较低的选择被自动放弃,使相关学校能够录取其他人。

这个程序使父母能够表明自己的选择,而无需担心被他们列在较低位置的学校会不高兴。

译者/和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