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東方日報及太陽報在2012年10日21日一些報導的澄清
1) 我並沒有自命「情痴」、亦沒有說過「頂多是情痴」。
2) 我並沒有「堅信」袁彌明對我有意思、而是懷疑她對我有意思、因為感覺她態度曖昧、若即若離。
3) 在3月18日人力籌款行山時、我並沒有「主動提出將程式送給袁彌明」。當時我向劉嘉鴻提及我的股票方程式。是袁彌明「主動」對我說「你send俾我啦」!我於9月17日在香港獨立媒體和facebook所發的帖文已清楚說明!更並非如報導中所說的:—((並藉機與兩人攀談,提及自己發明的股票方程式,主動提出將程式送給袁彌明,對方隨即表示接受:「我下咗結論,覺得佢若即若離,係玩弄性質。」)) 。我亦不是因為此事、「而下咗結論,覺得佢若即若離,係玩弄性質。」
4) 在4月28日人力籌款聚餐、我贊助了(1500元? 2000元?) 給袁彌明唱歌。我亦於當晚、當面把程式軟件交給她、而由Soho代為保管。在晚宴途中、我更專程走向她面前、提醒她記得取回那軟件、她也欣然表示知道了!
5) 在情人節當天收到袁彌明的訊息、她並且在訊息中提及「愛」這個字眼、令我懷疑她對我有意思!
6) 八月有一晚,我同阿哥去完《香港人網》,在樓下我「並沒有」見到袁彌明,是她「見到我」而主動大聲叫我「Hello、你好!」。我向左一看、才見到她、然後才回應「Erica、你好!」、因為當時我剛踏出大厦門口!

附報章連結鍵:—
1)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21021/00176_045.html?facebook=y
2)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21021/00176_046.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