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大家有沒有聽收音機的習慣, 收音機會令人聯想到……
50, 60年代涼茶舖,
70, 80年代工廠

又或者是 old fashion, 廣播是老人家與中坑的娛樂.

有聲有畫的電視, 無疑是搶走了很多聽眾. 但收音機的好處也是因為它沒有影象, 耳在聽, 手在做其他的事, 天空小說 (廣播劇), DJ的聲音, 引起聽眾很多聯想.

對我來說, 收音機是生活的一部份.

細個跟阿媽去工廠, 去人地屋企車衫, 總會聽到收音機的聲音. 食店, 士多, 車房, 公園, 投注站, 甚至家中, 真的好像是無處不在.

龍懷騫說: “做緊成龍果陣係夜晚”

我說: “聽到<晨光第一線>是早上, <清晨快活人> 是週未, <三個寂寞的心>是週日, <海淇的天空是>是深夜”.

中學時代的我是深宵族, 晚上十一時至零晨二時<今夜真情>, 讓我接觸成年人的感情世界.

到出來工作, 每次失眠時候 <輕淡淺唱不夜天> 陪伴至天亮.

收音機於不同時代, 化身過很多不同形態, 有涼茶舖年代成個箱咁大的收音機, 圓拱型收音機, 80年代用膊頭托住, 有兩個大車轆喇叭的手提式收音機, 手袋型收音機, 掌心式聽賽馬收音機, 英國人的鬧鍾, 自動沖茶收音機, 手提電話附設的FM 收音機, ipod, 網上, App收音機.

現在有彩色繽紛, 像積木又像玩具的數碼收音機的出現, 令廣播帶來新氣象.

我已經很多年沒有用收音機聽廣播, 可是有時網上經常斷線, 通常是聽到最關鍵的時候. 那只好還回基本步, 用收音機. 往日我覺得較台很費時, 看著指針, 聽著聲音去追台, 聲浪時細時大. 最討厭那些 Sa Sa 聲, 自動追台也不見得好.

昔日覺得很麻煩的事, 今日反而覺得很新奇, 收音機放於家裡不同的位置, 天線向不同的方向, 不同的位置和天線方向調較不同的頻度, 接收力也不同, 所有東西也調好了, 想安坐梳化收聽時, 收音機又即時失聲. 數碼收音機的特色是沒有討厭的Sa Sa 聲, 只是有聲或無聲.
我在梳化, 收音機就要在電視機前, 我用電腦, 收音機就要放上書枱, 有時要開門接收訊號, 有時又要關門反彈訊號. 真的像捉蝴蝶一樣.

不知道90後有沒有這種經驗, 然而今日我突然很回味扭掣較台的觸感.

失業, 身體抱恙的日子 <瘋 show 快活人>是我的精神的支柱, 每天早上帶來快樂, 歡笑的聲音. 記得有一位聽眾, 她說收音機讓她振作起來, 自老伴離世後, 她感覺很孤單, 直到聽到這個節目, 令她不再孤單.

後來, <瘋 show> 兩位前村長登陸DBC (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 我亦隨之轉台, 由港台粉絲, 變成 DBC fans.

我一向不愛聽phone in 節目, 覺得它很吵耳, 那些打電話入去的阿叔, 阿伯一鼓怒氣, 講極唔中 point. 所謂phone in 節目, 香港又叫烽煙節目. 固名思義, 充滿火藥味.

<風波裡的茶杯-還聲於民> 是DBC的皇牌節目之一, 由商業電台年代已經很多聽眾. 電話未入直播室已經升溫, 即場鬧爆.

實在phone in / 烽煙節目更深層的意義是即時直播, 讓觀眾致電與節目主持人或嘉賓直接對話、發表意見. 即使我不喜歡那些聲音, 但它有實在的存在價值. 誰不想每天早上唱著 “晨早起床清新開朗…..”, 每天愉快過日神. 但隨著香港形勢的變化, 現在每天早上, 晚上也要聽到這種聲音, 沒有這些聲音, 反而令我不安. 因為這意味著香港今後不能我口講我心, 不能溶納任何持反對, 另種觀點的聲音.

廣播之所以今時今日也沒有被電視取代, 因為它是個雙向平台. 當其他聽眾聽到問題時, 會引起大家討論, 思想, 甚至是社會回響. 很多時電台也會面對政治壓力.

港台一向也爭取獨立政府, 編輯自主. 前港台台長張敏儀作風強硬,一直致力維持香港電台的獨立自主地位. 1999年, 港台邀請台灣駐港代表發表對兩國論解釋, 受到政府嚴厲批評, 同年10月, 張敏儀被調往日本.

之後接手的朱培慶仍然支持香港電台的編輯自主和言論空間, 2007年撐頭條新聞, 高調支持港台轉型公共廣播機構,高調聲援「撐港台」遊行,以示對員工的支持。結果在同年7月被傳媒 “捉黃腳雞” 而辭職.

港台獨立自主的理想終不能實現.

至於商業電台在 2003年襲港期間,鄭經翰批評政府嘅遲緩行動同官僚體系嘅不足. 同年6月有消息傳出當局只會為商台續牌三年, 據聞鄭經翰為息事寧人,令商台順利續牌,自我封咪,並於當年秋季恢復主持節目.

2012年特首選舉, 唐英年爆內幕, 當時是行政會議成員梁振英提出:「商台有一個黃毓民,一個鄭經翰,每人每天苛刻批評政府三小時,我們是否要透過牌照續期整頓一下呢?」

當時出任工商及科技局局長的唐英年堅持發商台12年牌照至2014年. 後來2003年8月5日,唐英年調往接替因粱錦松步買車醜聞辭職的財政司司長. 而 2004年5月1日商台最後還是要棄保帥, 宣佈解僱鄭經翰及其他名嘴主持人, 《風波裡的茶杯》也從自絕跡. 一切到底是巧合, 還是刻意安排?

在我還未醒覺的時候, 用來消閒的收音機, 提供娛樂, 資訊的大氣電波, 早已被政治化.

如我叫你不要想一隻粉紅色的大象,那你的腦裡即時想到什麼?

呼籲大家不要把事情政治化, 大家會把事情怎樣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