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1986年,鄧小平在一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上,說出過一段政改名言:「我們所有的改革最終能不能成功,還是決定於政治體制的改革。」

當年,正好是中國的小兄弟越南,開啟改革開放之年,龜兔賽跑的慢了中國8年。

可是,今天越南的政改後發先至,足讓中國這個改革開放的先行者汗顏。

黨內民主方面,6年前,越共已開始差額選舉黨總書記,中央委員的舉選差額比例約為中共的4倍。然而,中共黨內民主的「行人止步線」,已劃在中央委員一級,對上的三層——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和黨總書記,全由等額選舉「和諧」產生。

同年,越南的國會議員又實現直選,另外又將禁止官員同時兼任議員,杜絕官官相衛。在中國,全國人大代表恕不直選,官員比例又佔去八成三,面對人家的進步,我們只能「吃塵」。

司法方面,越共將實現司法獨立,法院可審理黨政領導幹部的腐敗案件,越共黨中央不得「擋中央」,干預審判結果。在中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表明不搞「三權鼎立」。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強調,司法獨立是西方資本主義的制度,中國的法院必須堅持由黨領導。

而中國各級法官,繼續奉行胡錦濤頒布的「始終堅持黨的事業至上」的金科玉律,各地法院依舊聽命「不得接這案,不得接那案」。

難怪,內地最近公布的首份《司法改革白皮書》了無新意,令人失望。

官員財產申報方面,越共推行《陽光法》規定議員和官員必須申報個人財產。中國人民在這方面只看到官員的「金光」,看不到「陽光」。

今天,中國是經濟巨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全球經濟規模排行42的越南面前,我們為何甘做政治侏儒?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