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真正的赛德克巴莱,莫那·鲁道是,战斗的男人是,上吊的女人和儿童也是。生于泥土,归于祖灵,树木庇佑下的他们心里面肯定能回归属于他们祖先的彩虹桥。请允许我改一下本居宜长的吟咏,献给这些拥有武士道的赛德克巴莱人。“神圣的台湾高山,谁才是真正的赛德克巴莱。陌生人如此论证,就在那树木之上,跨越四方的彩虹之中。”

 

 

赛德克·巴莱—原住民的武士道

 

文/Joachimbene(上海海事大学)

 

 

“为何我会在这遥远的台湾山地,见到我们已经消失百年的武士精神。”镰田弥彦将军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对赛德克族人精神的一个很好注解。在我看来,原住民的精神的确和日本有着很大的共通之处。战时的日本人也有着自己的理想,他们要创造一个“大东亚共荣”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们恪守本分,忠于职守,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等级位置。就如同《东京大屠杀》里面“哥哥与弟弟”的比喻,在这个世界里,日本是家长,他可以带领这些弟弟们把那些欺负的欧美强盗赶走,当弟弟不听话时,他也需要责任和义务去教训一下弟弟。在他们的视野里他是帮助弟弟们进步的解放者,而不是我们认为的侵略者。而实现大东亚共荣的理想,最快的途径就是文化上的认同。美国人倒可以“no black , no white, we are Americans.”,日本人则在占领的很多地方做的逊色很多。在台湾其他地方,日本人的这个策略似乎做的很成功,“大江大海”里的年轻人倒是一个个踊跃去参加日军,进行着“玉碎”的誓言。

这一套在原住民这里便走不通了,因为他们有着和日本武士道里面相同的荣誉。什么是武士道的荣誉,就是其身份所带给他的荣耀和特权,是他们与日本“农,商”身份的区别,是他们与众不同的特质。因为他是武士,所以他必须“即使几天没有吃过饭,也要打几个饱嗝。”因为他是武士,所以面对想象的侮辱他也随时有权利拔刀相向。在武士的法则里,以荣誉为名是最神圣的誓言。赛德克族人呢,赛德克巴莱人的骄傲是对自己身为赛德克巴莱人荣誉的捍卫。当我们的子孙说着异族的话语,穿着异族的服饰,学习着异族的教育,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是骄傲的赛德克巴莱人。赛德克巴莱人应该在山野之中,应该在水流之中,应当在祖灵庇护的树木之下。莫那·鲁道看出了这样的担忧,子孙们会是谁?台湾人,日本人。不,他们是赛德克族人的子孙,我们应该去捍卫属于我们民族的图腾。在武士道的原则里,以荣誉为名所做的任何事情无需辩解,更何况是捍卫属于自己本来的身份。莫那·鲁道带着他们的族人选择了反抗,其他族人们也加入他们的队伍,他们要一起去捍卫属于自己身为赛德克巴莱人的荣誉。

 

 

如果说捍卫荣誉是是莫那·鲁道选择反抗的一面,那么它的另一面就是复仇。在日本武士道文化里面,复仇总是被无限推崇的一件事。但日本武士道的复仇有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其复仇观点的正义性。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只会陷入“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无限循环境地。“我父亲没有做错什么,他被害了,我就应该去为他复仇。”日本的复仇文化追求的是一种平衡。如果没有观点的正义性,四十七义士的事迹才不会被日本人民广为传唱。四十七义士夜袭吉良府,终成一代传诵复仇名。莫那·鲁道和四十七义士相比又何尝逊色,隐忍多年仿佛忘记了当初自己族人惨死的事迹,他如四十七义士一样同样承受着不被人所暂时理解。“当死则死,当活则活。“如果不能一击必中,何必去盲目送死”,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完成最后的致命一击。他的父亲该死么?他的族人该死么,所有的这一切总有一天会还过来的,为了这个机会他足足等待了25年,这才是公平。功成片刻天下知,莫那·鲁道选择了用武士道的方式给这个等号画上了句号。

谁没有一腔热血,谁不会去做嘴上的英豪,但是在仔细分析了敌我实力如此悬殊之后,还义无反顾地选择去反抗,那则是一种壮烈之勇了。日本的武士道的勇一是勇气,二则是坚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是勇,卧薪尝胆也是勇。这场战斗打则必败,莫那·鲁道何尝不知道日本有着成千上万的军队,有着无数的飞机大炮。他知道自己的这场战斗只是一场以卵击石的战斗,乃至会给全族带来灭族的危险。但是他还是选择去战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该有多大的勇气。武士道里有句话,勇气的精神实质是平静,平静是勇静态的表现。真正的勇应如诸葛亮一样,开城门自退司马百万雄兵。谋定而后动,匹夫之勇不仅报不了仇,还会让无数的子弟去送死。选定了最佳时机那就无畏的去投入战斗吧,赛德克巴莱的男儿们,有什么屈辱今天去发泄吧,拿出你们的勇气,进行一场捍卫荣誉的战争。这一天我们等待了这么久,现在战斗的时刻到了。明知此番事业不死不休,是赛德克巴莱人的荣誉催我们不断向前。

谁才是真正的赛德克巴莱,莫那·鲁道是,战斗的男人是,上吊的女人和儿童也是。生于泥土,归于祖灵,树木庇佑下的他们心里面肯定能回归属于他们祖先的彩虹桥。请允许我改一下本居宜长的吟咏,献给这些拥有武士道的赛德克巴莱人。“神圣的台湾高山,谁才是真正的赛德克巴莱。陌生人如此论证,就在那树木之上,跨越四方的彩虹之中。”

 

 

(采编自投稿邮箱;责编:周拙恒)

 

 

您可能也喜欢:


<天权>林平之的自我完善之路


<北斗荐书>本期主题:纸短情长尺素书


<天璇>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红卫兵


<七星百科>第三十四期:高华

<第四十四期·天玑>《谦抑·开放·宽容》系列之一——前言至第八页

无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