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张静 | 湖南湘潭报道


胡红章与当地孩子的合影

 

和当地警察共事让胡红章常常忍不住“发出愤怒的吼声”

 

自从今年7月底带着150篇“维和日记”从利比里亚完成维和任务回国,湖南湘潭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法制科民警胡红章就成了湘潭名人。

每篇1500字,日记内容并不局限于维和工作,在当地处理的案件占五分之一,警员生活、风土人情、民间艺术、自然风光也都是日记主题。“优美的自然风光加上战乱过后满目疮痍的社会,一部双重背景的非洲纪录片。”他的警察同事们这样评价胡红章维和日记。

“突然死亡法”筛选

由于之前采取全国范围招募再重新组队的方式,导致了许多后期管理上难以协调的问题,公安部从2010年开始采取省组队的方式招募国际维和警员。这次去利比里亚的维和任务,就落在了湖南警察肩上。

“开始还以为是去非洲旅游的好机会呢。”胡红章对《瞭望东方周刊》说,“糊里糊涂报了名,到真正亲眼所见严格的选拔,才明白任务的艰巨性。”

参加初选的64名警察都具有通用英语四级水平,结果近一半都在初选时被英语一关淘汰。英语考试采取“突然死亡法”,听说读写四个环节,哪个环节没通过,立马打包走人。从小能歌善舞、能写会画的胡红章有着诸多业余爱好,恰好英语也是其中一项,在不大的湘潭市还有着好几个交流口语的老外朋友,于是轻松过关。

初选通过的28名湖南警察被集体送往位于河北廊坊的中国维和警察培训中心进行为期3个多月的集中训练。30多门课程设置,针对性地进行英语强化训练,专业课程包括急救措施、野外生存、擒拿格斗、队列训练、GPS定位系统的操作使用、地震自救、怎样在战乱中规避危险等。

培训结束后,联合国考官专门飞来中国,亲自组织了甄选考试,依然是残酷的“突然死亡法”,这一轮队伍剩下了23人。甄选考试过后,联合国总部的考官从纽约给每个预选队员各进行了1小时的电话面试,最终17名队员通过了所有考试,组建为湖南公安史上第一支维和警察队伍。

2011年7月底,这支平均年龄不到35岁的“湘军”出发了。

目的是授人以渔

位于西非的利比里亚是联合国公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20世纪80年代末当地爆发内战,至今空气中的火药味儿尚未完全消退。

2003年利比里亚全国过渡政府组建后,联合国制定了“解除武装、复员、重返和融入社会计划”,向利比里亚派出维和部队和警队帮助他们重建军队和警察等国家机器。

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当地政府旁一般有对应的联合国机构帮扶其重建国家秩序。“利比里亚当地警察是临时政府成立后,经过一些简单的考试组织起来的,专业性差,办事效率低,设备几乎没有,警察局就是个草棚,基本不能履行职责。”胡红章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与维和部队不同,维和警队没有统一的营地,没有高墙和铁丝网的保护,到达利比里亚以后,17名中国维和警察就被分配到基层警察局,各自独立应付复杂的突发状况。胡红章、队长李琪及其他5位队友留在首都,其他队友下到地区。

胡红章所在部门类似于中国公安部的重案指导组,但不直接参与调查,主要职责是指导、监督和培训,这个部门叫做CSD(Criminal Service Department),即刑事案件服务指导部门。

2011年8月23日上午,刚到利比里亚的胡红章在办公室认真地写着他的第一份警情通报,突然收到了一个加油站被抢劫案件的求助消息。

胡红章和来自土耳其的维和警员Nail开车赶往位于第五区的现场。胡红章在现场认真做了勘察,侦查蛛丝马迹。可在回警局的路上,Nail却告诉他:“刑事案件调查指导组主要职责不是自己去办案,而是指导当地警察办案,太过追求细节是多余的,我们的目的是提高当地警察办案的能力,并在他们办案的过程中进行监督和督促。”

这一条被胡红章记录进了日记,作为自己维和任务的目的“更正”。

“居委会”、“信访办”和“城管”

当地警察执法不规范是常态,有的赤裸裸地索贿,拿着强要来的现金对着亮处查验真假,甚至会伸出舌头舔舔,这些行为让初到西非的胡红章感到匪夷所思。

“相当多的老百姓缺乏知识,无力抵制警察系统的腐败,维和警察的职责之一,就是最大限度地控制当地警察的徇私枉法行为。”胡红章说。

然而,当地一些警察对联合国的“空降领导”们态度并不友好。或许因为中国警员严于律己、礼貌友好,建立起了良好人缘,胡红章常常需要扮演“居委会大妈”,调节一些维和警察和当地警察之间的矛盾。

维和警察驻扎一段时间后,当地的武装抢劫案件发生率有所下降,民众对维和警察们渐渐产生了信任乃至依赖。

在当地警察局旁边,紧挨着有一座小房子,这就是胡红章的办公室。只有数平方米大,有空调和饮水机,还有一间单独的厕所。“在那样一个随地大小便的地方,这些装备算是很高的待遇啦。”胡红章告诉本刊记者。

这间小小的办公室,每天要接待很多当地民众“上访”,内容五花八门,甚至包括对街道上各种乱收费的抱怨等。“涉及人权、人命、武器、重大财产的案件,我们直接介入,类似中国城管对街道管理的事件我们采取的原则是能帮就帮。”胡红章说。

发出愤怒的吼声

在利比里亚呆久了,胡红章发现当地警察需要培训的不仅是执法能力,“有些当地警察漠视生命,其行为令人发指!”他给本刊记者讲述了一个记忆深刻的故事。

2012年1月4日下午,一名年仅5岁的小女孩被邻居一个28岁的无业男青年强奸,小女孩的母亲立即向第八区第一警署报案,WACP(妇女儿童保护机构)工作人员和胡红章以及一位来自斐济的维和队友一起来到警署协助处理案件。

当地警察告诉维和警察,这样的案子很普遍,尤其在乡下,女孩子10岁之前没被人强奸属于少见的万幸。强奸者多半是邻居和熟人,孩子父母一般都选择“私了”,索要1000~2000利币的精神损失费,折合人民币约200元。如果拿不到钱,父母才会选择去警署报案。

“当地警察给我们介绍情况时伴着怪笑,好像在讲什么有趣的事。”第二天在警署开会的时候,胡红章站起来严厉地批评当地警察:“不要以为你们以前这么做以后还可以继续下去,必须要制止!而且要运用现在能用的所有方法制止!这种事不允许再发生!”平时彬彬有礼的中国警察一旦发怒,在场的当地警察一下子被震住了。

“为了准备顺畅的发言,不在语言理解上造成障碍,我头天晚上专门查了‘蹂躏’之类的准确用词。”胡红章说。

和当地一些警察共事让胡红章常常忍不住“发出愤怒的吼声”。

在另一起案件中,面对一具第五区本森医院社区发现的尸体,胡红章和来自俄罗斯的高级警员阿历克斯一致认为头颅变形的尸体是凶杀致死。而当地第五区警察分局局长赶来了只略看了一眼,就对法医说“自杀身亡!”

原来,在利比里亚,办杀人案往往没有“油水”可捞,所以当地警察一般懒得处理。胡红章上前一把拽住这位局长,呵斥道:“你这种态度就是对生命的不尊重,如果死的人是你的家人你会怎么做!”当着下属的面被联合国维和警察呵斥,这个局长不得不低下头吩咐手下立案调查。

炸弹“送上门”

利比里亚是一个禁止民间持有枪支的国家,但由于刚刚结束内战,民间有大量流散的枪支弹药,成为武装抢劫案件多发的主因。2011年1~9月,利比里亚共发生武装抢劫案件600多起,其中持枪抢劫的就有200多起。

长期战乱,使利比里亚形成了一种可怕的“节日文化”—在节日或重大喜庆活动中,一些人喜欢持枪抢劫助兴,把枪声当鞭炮,边喝酒边扫射,把杀戮当儿戏。

在这种危险地区执行公务,胡红章这些维和警察却不配枪,如果提前预知行动会有危险,可调动持有武器的防暴警察相随。

“实际上配枪对于我们是个很大的负担,如果丢了,就算丢一颗子弹都有可能造成一起杀人案。而且武器本身在自保方面的能力就有限,射程有限,子弹有限,枪如果被抢了,那就百分百死亡。”胡红章说,“前不久有一名防暴警察在车上睡着了,手里的M16被抢,劫匪还砍下了他的手。枪在当地意味着财富,抢了枪以后,犯罪分子会在第一时间去抢超市、加油站这些有现金的地方,就会造成更多的伤亡。”

维和警察不配枪更能突出他们和平使者的身份。除了枪支,内战在水塘里、泥地里甚至居民区的墙角下留下了不少炸弹,这又是当地一个巨大的隐患。

2012年4月19日,在第五区的一个社区建筑工地内发现了一枚未爆破的炸弹,接到报案后,维和警察正在开会,一再叮嘱在现场的当地警察保护好现场不要乱动,会议一会儿就结束。

没想到会议还未结束就听到有人敲门,一名满头大汗的当地警察走进来,小声对他们说:“你们好,我是负责看守炸弹现场的警察,因为大家都有点累了,想回家,所以,我们就把炸弹带来了??”

这下办公室的人都跳了起来,来自菲律宾的一名队友生气地说:“不是叮嘱你们不要动吗?”

当地警察却笑嘻嘻地说:“用一只塑料袋装着就带来了,现在放在办公室门外??”

会议中止,所有人往门外一看,一只条纹塑料袋就放在门口。

维和警察立刻通知爆破人员改变路线,直接来办公室处理未爆物。经过一番教育,这名当地警察才惊恐地明白如果由于他的“送货上门”导致来自十多个国家的维和警察发生伤亡,将给他自己的祖国和政府带来多大麻烦。

兼职中国文化传播者

来自湖南的17名维和警察中的大部分成员都是第一次出国,出发前他们听到一种说法:“利比里亚是一个你刚下飞机,就想买返程票回去的国家”。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初到西非,他们还是被当地的贫穷落后震撼了。

与维和部队的集体供给不同,维和警察要自己解决生活问题。内战导致物价飞涨,在首都的5个湖南队友为了节省开销,“团租”了一幢有高墙和铁丝网的房子,但即使是团租,一人也要均摊1500美元一个月的租金。

开销最大的除了房租就是蔬菜。利比里亚人几乎不怎么吃绿色蔬菜,一棵大白菜价格6美元,住宿条件很差,经常断水断电。

在罗伯茨国际机场警局工作的中国警察尹艺龙是农业大学毕业的,他在房子外面围了一个小院,种下中国蔬菜的种子,得益于非洲肥沃的土壤,尹艺龙的收成还不错。

生活的枯燥比物质条件恶劣更糟糕。胡红章的队员们常常靠出发前存在电脑硬盘里的电影度过业余时间,胡红章的日子却更有文艺范儿。除了不停地写日记传日记,他还向联合国申请直升机航拍原始森林,向利比里亚的木雕技师学习木雕,甚至试图通过走访调查掀开非洲巫术的神秘面纱。

他还兼职中国文化的传播者。

维和警察拉里是个身高一米九的壮汉,曾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一名优秀的特种兵,参加过数次国际行动,非常自负。他十分喜欢孔子,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孔子文身。

在一次活动中,尼日利亚同事要求跟胡红章比赛掰手腕,结果输了。拉里一直斜着眼看,然后带有挑衅意味地要求接替尼日利亚同事上场。比拉里身形小一圈的胡红章最终赢了这个200磅的壮汉。胡红章顺势打了一套中国拳,现场喝彩声不断。

从此拉里成了胡红章的好朋友,总是跟在他身后问关于中国文化的问题。分别的时候,拉里抱着胡红章泣不成声。

在一次同事的送别会上,胡红章还写了三幅中国书法送给即将分别的国际战友,贴心地附带了英文版解释。

 

原文:点击


© 壳子人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2/10/15. | Permalink |光荣之路
Post tags: 瞭望东方周刊

New:!我们建立了OMM人人公共主页!欢迎关注! |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 OMM通讯社@网易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