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由少侠忽行(微博)撰写,欢迎同学们提出宝贵意见!

最近这两个月,世界有点乱。

中国与韩国同时和日本爆发领土争端,算上美国和台湾地区,五方军队同台较劲并日益激烈。在中东,叙利亚危机在恶化的同时,出现了多起从叙境内炮击埃及并造成多人死伤的事件,埃及议会已授权政府为此对外出兵。而以色列则趁着美国大选到了关键节点,企图要挟美国军事打击伊朗,表示已经“无限接近”动用军事手段阻止伊朗的核计划。说起美国,一个美国人拍了一部侮辱伊斯兰教的电影,引爆全球反美示威,直接导致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在9月11日惨死班西加。

这些事情太遥远?9月份国内那些让人惊惧不已的大规模打砸抢行为,一下子将我们拉到了现实。

说实话,现在这个环境,有时候真让人产生一种生于乱世的错觉。

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我们才会懂得珍惜。生于乱世,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逃命。趁着生活还是太平,就让我们静静地,谈谈情。

 

照片来自新浪微博

这是一组在新浪微博上非常热的照片。男主角张千里,女主角左手。他们认识27年,恋爱11年,结婚8年,自助旅行10年,23个国家,十几万张照片,几十万文字。从大学生到小编辑再到自由摄影师,他们一直追求着自己的梦想。“爱情迟早褪去激情,唯有我们始终牵手旅行。”左手在她的微博上如此说道。

9月13日,他们来到广州,出席了一场分享会。“我不愿意放弃你,但也不愿意放弃这个世界。”这是左手在讲起自己四岁的儿子时所谈到的一个观点。她把儿子当成一个旅行同伴,让他自己感受自然,给他小相机自己拍下看到的世界,然后跟千里开玩笑说,这样真好,以后终于有人帮我们拍合照了。

在新浪微博上,无数人对这对情侣的爱情表达了羡慕。然而,尽管每一个爱情都有不一样的故事和方式,但那爱情描绘出来的灿烂确都一样的美好。所以我们其实不必羡慕,只需努力把握,好好珍惜。

 

照片来自《三联生活周刊》

廖丹和杜金领住在北京,夫妻俩育有一子。在杜金领被查出患上尿毒症之前,廖丹每月拿着家人给的一笔钱专门照顾奶奶的起居,而杜金领则在崇文门附近的一个美容院里当按摩师,每个月有2000~3000块钱收入。

07年夏天,杜金领被查出患有慢性尿毒症,从此无法继续工作。要想从病魔手中活下来,杜金领需要每个月进行透析。透析费用是4000多元,再加上升血针和药费,每月接近6000元的费用彻底打垮这个只有2000元低保收入的家庭。

在同学的介绍下,廖丹找到一个首都机场接游客的工作,每个月有3000元,还给报销300元的电话费。但是,廖丹只做了几天就发现自己无法胜任。这个工作的特点是要随叫随到,而当时杜金领每周要去透析3次,每次透析要4个小时,往返路程需要3个小时。在不透析的日子里,心脏衰竭随时到来,一次廖丹去学校接孩子离开了40分钟,杜金领就突然犯病,送到医院就被下了病危通知书。没有人能替他照顾妻子,他只能放弃工作。

廖丹也想过卖房子,但廖丹的房子没有产权,所以一时找不到买家。

无奈之下,廖丹只好四处借钱。

从07年夏天到08年初,廖丹一共陆续从亲戚朋友那里借到了10万元,越到后来越为艰难。“最开始借钱挺容易的,到朋友家一说媳妇儿生病用钱,张口一万,朋友给拿两万元。借第二次还没问题,借第三次也借,到了第四次人家就给五百元车费,以后干别的行,借钱的事情就别说了。”他前半生结聚的亲情和友情,到这里已将用尽。

廖丹的亲戚曾暗示廖丹“差不多就行了”。而廖丹一位在医院的透析室当护士的朋友也曾明白地告诉过他,只要杜金领多活一个月就要多花5000块钱,这是个无底洞。但是,廖丹从来没有动过放弃治疗的念头。廖丹认为,从两人结婚开始,妻子一直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她病了,他现在做这些理所应当。

08春节后,又接近了交透析费的日子,廖丹已经无人可借钱了。“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北京的大街上贴得到处都是小广告,我就看到有刻章的广告。电话打过去,他说什么章都能刻,不着急明天就可以刻好。”于是,廖丹用自己刻的章在收费单据上盖了一下,然后交到了透析科,护士看了一眼就收了起来,并没有什么麻烦。

每月少去近6000元的支出,廖丹家里依旧不宽裕。杜金领每周要去做3次透析,路途遥远,廖丹买了一部“摩的”,把妻子送进透析室之后,廖丹就在医院门口等客拉活儿,每天赚二三十块钱的买菜钱。杜金领的午饭在医院里吃,15块钱的盒饭有两个肉菜和两个素菜,她可以吃两顿。一家三口的衣服都是朋友们送的二手衣,杜金领其实心里有点在意,“孩子年纪大了,穿别人的旧衣服挺损害他自尊心的”。最近几年家里除了看病最大的支出是给儿子买了一台电脑。“老师总要求查资料,儿子原来就去邻居家用,但是邻居也要用的。春节街道给低保户发了2000块钱过节费,我们又借了一些,凑了4000块钱买了一台,放在他的房间里,我们连动也不敢动,怕坏了还要再买。”杜金领说。

11年9月,医院的收费系统升级,廖丹的造假行为暴露出来,医院很快就报了案,4年多的时间里,廖丹用伪造的收费章给妻子骗来400多次透析的机会,一共涉及17万多元。

2月21日,廖丹被警察逮捕,对妻子和儿子都没有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临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他只嘱咐儿子要听妈妈的话。跟着廖丹来取赃的警察看见他家里的情况,出门时给廖丹的儿子塞了200块钱。

廖丹最终被以诈骗罪提起公诉,这意味着3到10年的有期徒刑。在庭审上,还没等公诉人出示证据,做事干脆的廖丹就让他不用再念了,他全部认罪。但是他却对判决很是担忧,并不是害怕坐牢和承担责任,只是家里实在离不开人。

(此部分主要参考《三联生活周刊》文章《廖丹:救妻之道》)

 

来自互联网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著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在《目送》里写下的这一端话,一直让人念念不忘。

 

来自网络新闻

这是一张新闻照片,但笔者要说的,是笔者亲身经历过的故事。笔者不愿放上任何能够看到人物正面的留守儿童的照片,因为他们本不该成为新闻人物。

今年五月,笔者去到广东省肇庆市的一个小村进行支教。与想象中不一样的是,以广东的经济实力,虽然村里的小学比较穷困,师资力量十分低下,但村里的学生却并不贫苦。这些小孩子买得起零食和汽水,甚至很多人都拥有一部不算高挡的手机,能够在平日里通过它用QQ和笔者进行沟通交流。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这是我们的政府在全国农村居民的家前最喜欢刷的标语之一,而让人感到困惑的是,这句高屋建瓴的标语却极少在政府建筑旁出现。以当地为例,学校最终收到的是每学生每学期不到100元人民币的教学经费。而当地学生的家庭基本都是父母外出省内其他大城市打工,留下爷爷、奶奶和孩子在家里务农。这才是当地学生需要支教力量的原因:义务教育下学校甚至连更换书桌的资金也没有,更别奢谈建立良好的师资力量;而学生长期缺失父爱和母爱,只能等每个学期结束之后才能去父母所在的城市和父母团聚,这就使得学生“心理健康方面存在阴影,很大一部分表现出内心封闭、情感冷漠、自卑懦弱、行为孤僻、缺乏爱心和交流的主动性,还有的脾气暴躁、冲动易怒,常常将无端小事升级为打架斗殴。”

有鉴于此,笔者所在团队进行的支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讲授课文,而是以包括团队游戏在内的多种方式,和学生进行心理沟通,希望能够在他们的健康成长上,尽上自己绵薄的力量。

其中有一个活动,通过发起募捐的形式,收集到上千张明信片并分发给学生,让他们写上一段想对某个人说的话,再由支教志愿者拿到县城寄出。

在笔者的班上,有一个女孩,异常坚强,十分活泼。当笔者完成分发的任务后,便很随意地问起这个女孩子打算把明信片寄给她的谁。女孩子听后,瞬间红了双眼,泪如泉下,啜泣不止。她爸爸去了佛山打工,她有三个月没见过她爸爸,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很想爸爸。

这一幕,如同电影镜头一般刻进笔者的脑海里。原来,有些自己融手可及的亲情,看似平淡无奇,在别人眼里,却是那么地遥远。


© [email protected]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2/10/10. | Permalink |读图
Post tags: OMM

New:!我们建立了OMM人人公共主页!欢迎关注! |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 OMM通讯社@网易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