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司马南

在美国的两党政治中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可谓是重头戏。在大选中民主党和共和党对其推荐总统候选人都给了那些支持呢?作为总统的候选人的奥巴马和罗姆尼在选举是如何扮演各自的角色呢?为此环球论坛“牛人访”特邀目前正在美国观摩大选的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司马南先生为您做详细解读。

美国的政党不过是竞选的工具

环球网网友:请简要介绍一下美国的政党制度?美国是否只有民主和共和两个党?

:这个问题大家完全可以去查历史书。名义上还有他党,但是实际上有搏击总统位置的,有冲击议员能力的基本上是那两党。

美国的党是为了竞选而产生的,这与中国完全不一样。中国的党不是为了什么竞选,而是为了革命。中国共产党与美国两党的最大区别,一个开始要革命,另外两个开始就是为了竞选。中国共产党是核心力量,党的中央政治局就是企业董事局,是拿总的、负责的、掌控全局的;而美国的政党不过是竞选工具而已,到时候拿出来用用,用完了度假四年。

你知道的,18世纪末19世纪初选民必须拥有一定财产的规定被取消后,美国的穷人突然有了选举权,选民人数大量增加。忙不过来了怎么办?作为一种“动员手段”,美国政客弄出来了那个叫政党的东西。

与美国选民深入交流才能体会更多细节

环球网网友:你发了很多的微博说与美国人交流,有什么心得体会吗?

司马南:与美国人交流的时候我喜欢用摆积木的方式,拉近了不少的距离。方法很简单,假如美国的今天一切不变,增加一块积木,或拿走一块积木。譬如,增加那一块积木的内容是“美国突然增加10亿人口”,那么,膨胀的美国会怎么样?堵车、吃饭、汽油、住房、种族歧视、养老金、医疗保险,尤其就业?

再譬如,拿走的另一块积木,赶巧就是“取消村长打白条的权力”。美元风光不再,美联储一个决定就“量化宽松”一番不行了,花花绿纸全世界换取实物商品不行了,最重要的商品石油不再只与美元挂钩,东盟自由贸易区,中日韩互换货币像欧元区一样,不再低眉顺眼委屈自己,而是甩开美元自己玩了?

美国老百姓淳朴且简单,这样的幼儿园大班积木数学,除非学者和关心政治的人,大部分老百姓不明就里。但是美国的政治家心知肚明啊,他们晓得,这就是中美两国之不同,不仅发展阶段不同,国情任务不同,文化历史也不同。同是积木,各有各的玩法。你搭你的,我搭我的,不能互相拆台。

环球网网友:您在微博中提到,到美国以后个人的最大的收获是对美国民主的认识具体化了?这个具体化是指?

司马南: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我连续三次到美国,呆的时间都不短,广泛接触社会各界人士,特别是这一次,主要采访选民。每天长途驱车跑了好些地方,先是到芝加哥、伊利诺伊州,而后费城、新泽西、马里兰、华盛顿。不是呆在大城市里,而是一竿子扎到小镇上。在伊利诺伊一个只有八万人的小镇上,我们连续拜会了社会各界人士,从市政厅到图书馆再到大学,从加油站到商铺再到农家。

总的来看,一部分老百姓的胃口的确被媒体吊得高高的,仿佛李宇春张靓颖那一次的超女比赛决赛之前,摩拳擦掌者,愤愤不平者大有其人。但是,知识分子群体,约占百分之五左右,他们的态度比较沉稳理性,因而也就比较失望。他们普遍认为,大众媒体所提供的事实与评论不是给他们看的。

比如,芝加哥大学的某教授就直截了当地批评奥巴马,他指出:美国远没有走出经济危机阴影,10%以上的人失业,45%左右的人们需要政府救济,中产阶级每况愈下,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夫人竟然带了一大群朋友亲属,到全球各地度假17次,随行人员和安全人员多达数百人,浪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钱?前年奥巴马全家到西班牙度假就闹出了媒体风波。

奥巴马在2008年竞选时,到处夸口许诺,他要把政府借债减少50%,实际做起来两年半就把国债增加了60%。总统夫妇就是这样花钱大手大脚,花国家的钱眼睛都不眨。上行下效,各级机关自然也是大手大脚。三年半就把国债增加了将近一倍,政府的福利救助开支占政府总支出的41%,全美国靠吃政府救济的人数增加了50%。

另有人补充道,奥巴马嘴上说要节约能源,但是却把白宫早冬季的室内温度调整到历史最高,是历史上在白宫使用能源最多的总统。

这些生动的细节表述,如果不是到美国来亲身经历聆听选民抱怨,万里之外如何感受得到?

中美两国大选形式迥异但本质相同

环球网网友:您看来,中美两个大国的“大选”时间如此接近是不是一个巧合?

司马南:就是赶巧碰到一起了呗。过去也碰到,大家不在意就是了。今天碰到了,人们就探究必然性。是应该探究为什么两个大国的大选时间如此接近?这让你们媒体记者如何选择?其实,中国这次到美国来观察大选的人我只是百十分之一,一个著名的基金研究会的工作人员神神秘秘地告诉我,他们这几天接待了中国官方几十人的大选观察团。

之所以两个大选交织到一起被人们不断地比较议论研究,根本问题是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躲不开,绕不过去,不能不打交道,打交道蜜月期过去了,彼此已经深深地融入对方,于是磕磕绊绊的事情不绝,双方都有点烦,却一时拿不出办法来。

于是,美国试图耍牛仔脾气,要世界领袖的派头,军力向太平洋集中,在中国周围挑事,对中国的围堵日甚一日,另一方面,中国对美国的依赖日甚一日,两个世界经济大国按基地皮算,老大老二啊只能和平发展,不能刀兵相见。否则,世界暗无天日。所以,两边的大选互动性增强,关注度提高,彼此敏感多疑又谁也离不开谁。

环球网网友:中国美国这两个大选有什么相同点、共同点?

司马南:说到共同点嘛,两国大选形式迥异,本质是一样的,都是最高权力交接。

同是中共精英,这茬人大部分下了,新一茬人上来了。新松恨不高千尺,但没有“恶竹”概念,因为权力交接者理论上来说必须一脉相承。

一些人争论、探讨谁家的大选更好一些、更民主一些,我不反对。但是我认为,不如讨论:谁家的最高权力交接更符合本国国情?更能服务于民主背后的价值?邓小平先生讲过:民主是我们的方向,但是国家必须保持稳定。

说到底,大选之不同,乃是因为美国的那个党与中国的那个党,本来就不是一回事。谁要是以为美国的政治有资格、有道理格式化中国的政治,分明是典型的“不懂政治”。

环球网网友:您不惧桑迪飓风,亲临美国观察大选,遇到过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司马南:见到的很多的选民,对两个候选人,其实都不满意。于是美国的大学教授议论大选,就提了一个务实方案,成就了一个中国人所理解的“段子”。的确很好玩,了解典故深得其妙者会忍不住捧腹——以能力而论,民主党人希拉里大姐其实比奥小弟更像总统。

我们欢迎希拉里大姐当总统。前几天,希拉里不顾奥巴马的一再挽留,决定辞去国务卿。如果希拉里不愿意当总统,克林顿回来更好(严肃地:宪法没有规定不可以)。共和党人讥讽道:除非白宫实习生全换男的,否则,我们坚决反对比尔三当总统。当然,实习生都是男的,克林顿先生也就不愿意了,但希拉里会微笑道:那还是我来吧。

再给你说一个:你知道的,奥巴马的老爸是一个普通的黑人老头儿,妈妈是白人。妈妈死了,当年父母离异,妈妈一个人拉扯奥巴马。父亲今天依然健在,他参加08年儿子总统就职典礼。于是,一个段子在美国流行:“我儿子是美国总统,不怕离婚”。“离婚很好,不必忧虑,儿子出息”。这里传达出来的是一个乐观幽默的理念:两个人没过好,儿子容易出息成总统。也算歪打正着。

环球网网友:有人说您的夫人和孩子早已经移民海外,在美国扎住,您是“裸左”,因此您的话不可信。您愿意就此做点回应吗?还有人说,您到美国这次是“回国投票”的。

司马南:造谣是不需要根据的。这样的谣言,比这更离奇的谣言,我多次辟过、更正过,尤其是当亲戚朋友也被忽悠,赶过来探问究竟的时候,我不能不出面解释啊。但是,造谣者毒,传谣者众,我是百口莫辩。虽百口莫辩,但问心无愧。

到美国看看,关于我的谣言更是满天飞。原来,有些谣言是出口转内销的,也有些谣言是境外生产,国内批发的。前些日子,我只一天没发微博,海外媒体就开始发酵谣言,一口咬定司马南跑了,还有鼻子有眼地说了一些细节,司马南乘坐海航的飞机,人到了西雅图…..。。其实那时候,我正在三亚度假。他们太抬举我,国家领导人也要七八天不露面才会引发猜测,我只一天不发微博就造我的谣,为什么要给我那么高的待遇呢?比我待遇更高的是孔庆东,他躺着也挨枪子,谣言说,司马南叛逃了,孔庆东没走成……。。

(环球网“论坛牛人访”是环球网为促进论坛牛人与网友在线交流而创办的一种互动形式。网友在线提问,论坛牛人在线即时解答,就热点话题由表及里,层层解析,还原和透视事件真相。自推出以来,“论坛牛人访”颇受网友欢迎,已具备一定的影响力。)

来源: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