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 | 几千年来最好的时候

   
和老友坐在西湖边时,说到这个题目。那一刻,有种由衷的感叹。

   
虽然此刻非彼刻,西湖深处,或许是神奇国度罕见的八百多年前的景致。老友居沪上,春夏秋冬常游西湖,且常常独游,对西湖变化了如指掌。她说,杭州真的有爱西湖的人(应当指领导了),西湖的治理确实下了功夫,有计划地恢复、种植、治理……这次住湖西侧,离市区远,感觉湖水真的清了很多。

   
如果早生100年,还缠足受罪,如果不是麻木,多半精神忧郁;早生五十年,那是我姥姥,她说一生没有摆脱贫困,除了童年的几年好时光,接着家变、国破、内战、逃亡、运动、饥饿、下乡……大半生生活于焦虑与恐惧中;即使我读大学时,还曾经想过如果每天有点肉吃就好了,如今是一两个月不吃肉也不会想了。虽然存在着严重的地区差异,普遍而言,吃饭的问题终于不是太大的问题了。刚刚听说五个孩童闷死在垃圾箱内,感觉在这个惨剧中,除了贫困,还有深层次更严峻的问题,父母的责任,留守儿童的处境,社会救助的窘境……即使是贫困也不能阻止孩子们对自由的向往,微博上看到的照片,叫花子装束的孩子们散座在天桥楼梯上,脸上绽放的纯真笑容令人难忘……说句不招人待见的话,死亡也不是那么可怕。我愿意相信神送他们去了更好的地方,他们的父母不配拥有他们,霸道权力垄断下的社会配不上那么纯真的笑容……

   
但是,和老友悠闲地坐在湖边,看着人来人往,船去船来,清晨还见一个老年男子轮滑队,高调张扬地在苏堤奔驰,口里高唱着他们那个年代的雄歌,湖边凉亭,闲歌曼舞……无论是否得体,可以感受人们从容悠闲的心态。人们在劳作之外有了更多的闲暇,几千年最开放的时代,先是商船教士,接着洋枪洋炮,再有汽车电话,还有电脑互联网,我们分享了祖先无从分享的科学和技术的进步,更有全新的理念和思想。人的觉醒,或许才是几千年来最彻底的。

   
我认同,这是几千年最好的时候。更好的还在后头,进步不可阻挡……

   

2012年10月27-28日 照片均来自iPhone4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23日, 4:1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