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一神教起源及其祸害

作者:信力建 

经常听到有人说一神教比多神教先进,多神教比一神教原始云云,这是过时的偏见,必须予以澄清。

西方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是一神教,以色列和欧美国家多属于发达国家,而以多神教为主的印中两国为不发达国家,于是给人错觉,似乎一神教较为先进。举几个显著的实例就足以驳倒:印度比伊斯兰教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富裕,台湾比基督教的菲律宾富裕,倒是伊斯兰国家除土耳其之外,要么有石油可卖,要么贫困。再看公元一千年前后,建立在古希腊罗马高度发达文明基础上的欧洲国家,教会势力达到顶峰,经济却远落后于同时期的宋朝。

一神教和多神教一样远古就有了。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教同源,合称亚伯拉罕诸教,埃及有过比这更早的一神教。埃及新王国第18王朝法老埃赫那吞于公元前十四世纪搞过一次宗教革命,他禁止崇拜包括势力最大的阿蒙神在内的其他神,只准崇拜唯一的朝阳神阿吞。阿蒙神是首都底比斯的地方神,埃及人驱逐西克索斯人之后,阿蒙神成为法老供奉最多的神,阿蒙神庙的僧侣集团势力逐渐增长,对法老形成很大的制衡。埃赫那吞为了扩张权力,下令关闭阿蒙神庙,没收庙产,从一切纪念物上抹掉阿蒙的名字,同时在埃及势力所达之处大建阿吞神庙。埃赫那吞统治的第6年 ,废弃旧都底比斯 ,迁至尼罗河东岸的新都阿马纳,在新都大力兴建阿吞神庙宇,雕塑阿吞神像和他与王后的像。

那场轰轰烈烈的宗教革命随着法老埃赫那吞去世戛然而止,图坦卡蒙继位之后,首都迁回底比斯,但是埃赫那吞的精神遗产被居留在埃及境内的犹太人所继承。犹太人跟随西索克斯人从西亚来到埃及,但是没有跟随西索克斯人撤退,一直住了400年,大约在法老埃赫那吞去世之后60年,犹太人在摩西的率领下走出埃及,奔赴迦南。《圣经》记载犹太人出走的动机是逃避法老奴役,我认为另一个可能是犹太人坚持一神教,被复兴的埃及多神教祭祀们敌视,还有一个可能是埃及十九王朝与赫梯在西亚拉锯战,造成人口稀少,后来与赫梯帝国达成和平条约,从西亚回来的摩西在路途看到巴勒斯坦地区土地肥沃人烟稀少,所以率领族人东迁。

历史上看,信仰一神教的部落并不少,多神实际上是部落联合的结果。犹太人祖先是西亚游牧民族,游牧民族的特点是流动性大,接触面广,但是文化传承困难,如果自身信仰不简化,极易接受其他民族的信仰而消失,中国北方的古代少数民族就是这样。犹太人的语言就被同化过多次,犹太人最早是西亚闪米特语系,与阿拉伯与同语系,在埃及居住400年之后犹太人改说希伯来语,希伯来语属于含语系,与埃及语在一个语系,后来又大部分改说阿拉美语,流亡之后更是五花八门。维系犹太民族向心的主要工具就是一神教,有利必有弊。一神教的弊端在犹太教之前的阿吞教有所体现,在之后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也有反映。

一神教与宽容无缘,所到之处即使无力毁坏,也要精神上鄙视异教,暴力与歧视与一神教如影随形。而古典文化往往存在于宗教信仰之中,所以一神教堪称文化屠夫。由于三教轮番肆虐,古埃及、古希腊、古波斯等地中海文明在公元前后五百年内遭遇没顶之灾,中亚和印度河流域的居民也忘记了祖宗不是阿拉伯人。古罗马帝国更是毁于教会与蛮族勾结。

一神教反智倾向严重。人不思则罔,不学则殆,一神教只讲信,沦于迷信和精神控制,极易从精神控制滑向肉体奴役。现代极权主义脱胎于一神教,在多神教社会找不到极权的渊源。由于内容简单,一神教容易被社会底层接受,也容易在资源匮乏地区传播。由于长期与社会底层为伍,一神教普遍仇富,基督新教是罕见的例外。一神教鼓吹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名义上说是权利平等,实际追求的都是结果平均,最终都是以侵犯权利、剥夺自由来实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24日, 10: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