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对权力的贪婪是最大的贪污

作者:信力建 

15日,新当选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讲话中指出,为了党和人民事业继往开来,胡锦涛同志,以及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贺国强、周永康等同志,带头退出党中央领导岗位,体现了崇高品德和高风亮节。这的确是难能可贵的,西哲有云“权力使人腐败,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败”,而对权力的贪婪其实是最大的贪污。

现在有人恭维毛泽东“不贪污”,其理由大致是:首先,他本人不贪财,比如讨厌拿人民币以为其“脏手”,衣服打了多少补丁,“困难时期”不吃红烧肉,“一双拖鞋,毛穿了二十多年”之类。其次,则是在他主政时期对贪官是多么的恨,身为地委书记和专员的刘青山、张子善就因为贪污总计171亿6272万元(旧币,相当于现今人民币的171万余元)就被他老人家下令杀掉。

这里,首先要厘清的是,“讨厌拿人民币以为其‘脏手’,衣服打了多少补丁,‘困难时期’不吃红烧肉,‘一双拖鞋,毛穿了二十多年’”之类,并不能说明一个人廉洁,因为我们还有另一笔账:比如,毛泽东喜欢别墅,起码有五十多所别墅在全国各地为他建起,仅北京一地就有五所——大部分他从未涉足。这些别墅往往地处优美的风景区 ,一旦中选,整座山或整片湖岸、海岸便被封闭起来,专供其享用。这些地方通常有过去留下的精美住宅,毛一声令下它们就被拆掉,另建高宅。毛的别墅都有通向附近军用机场的直达线,有的是火车专线,有的是地下车道。毛有时住在停于军用机场内的专列上,一国之主的毛好像生活在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战场。外出时有三套旅行工具待命:火车、飞机、轮船。他一旦上天,全中国所有的飞机都得落地。专列说开就开,其他火车全部让道,铁路运输也跟着被打乱。又比如,毛喜欢游泳。在那个游泳池极为罕见的贫穷年代里,他为自己造了不少游泳池。第一个在玉泉山,建于三反中,根据毛自己的数字,“建造费五亿”(旧币)——三反中私用公款一亿就算“大老虎”要判死刑。毛后来没去游过,嫌池子太小。在中南海里面为他建了个室内游泳池。中南海本来已经有个室外游泳池,毛进京以前对公众开放 ,毛进中南海后,内部的人头些年还可以在毛不游的时候去游泳,到后来两个游泳池都归他独占了。游泳池的水是靠锅炉房把水蒸气用管子输入来烫热的 ,让它们保持温暖,以待毛的驾临,耗资浩大。跟这些庞大耗费比起,什么补丁、红烧肉、拖鞋,价值几何?

其次,杀贪官也不能证明杀人者就廉洁。要说杀贪官,毛恐怕还赶不上他的前辈朱元璋——据统计,朱元璋因贪污受贿被杀死的官员有几万人,到洪武十九年(1386年),全国十三个省从府到县的官员很少能够做到满任,大部分都被杀掉了。而且,朱元璋杀贪官的手段极其严酷,《大明律》正式规定只能使用五种刑罚,鞭刑、杖刑、监禁、流放、处死。朱元璋发现,这些手段不足以威慑贪官,又特别针对贪官制定了很多酷刑,例如凌迟、枭首、诛族,此外还有用开水烫、用铁刷“洗刷刷”、抽肠、脸上刺字、割鼻子、阉割、挑膝盖等等,还有剥皮实草。所谓“剥皮实草”就是把贪官的皮剥下,里面填上草。这个东西就放在贪官继任者的衙门座位旁边,不得挪开,目的就是为了对后任者随时发出严重警告。因为官员被杀的太多,没有人干活了。朱元璋虽然勤劳,但也不能代替所有的官员。于是他创造了一个戴死罪、徒流罪办事的制度,具体操作方法是,官员犯法,判了死罪,先拉下去打几十板子。就在官员给伤口涂药,估计自己小命不保的时候,牢里突然来了个人,不管死活,把受罚官员拉出去,塞到马车上,送到各个衙门去处理公务。可是,我们能因此说朱皇帝是清官么?显然不能——这道理很简单:他所以杀贪官,是因为贪官贪污了国库的钱,而在这些皇帝或领导人看来,国库里的钱就是他老人家的钱——在当时,中国的钱怎么花,没有第二个人有最后决定权。所以,他杀贪官还是出于对“自己”钱财的爱护。

更重要的还在于:贪污难道只能局限于对钱财的占有么?事实上,对权力的占有和贪婪才是最大的贪污——原因是: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而权力却可以左右人的身心;钱财不足以要人命,而权力却足以让人头滚滚。

而这方面,毛泽东显然谈不上“清廉”。在建国后,他发起的数次所谓“路线斗争”,无一不与其权威和权力息息相关:比如高岗饶漱石和彭德怀,就因为挑战了他的权威,所以他毫不客气地将其打倒,并最终将他们送入地狱;刘少奇则是因为在前台风头太旺,大有将其取而代之之势而被彻底打倒,瘐死牢中;林彪就更是直接威胁其统治而折戟沉沙……他就是这样,将公权视为他的私有财物,死死不放——周恩来侄女周秉德曾回忆过这么一个细节:1971 年12月,毛泽东因为林彪事件打击,一度脸色发青,嘴唇发紫,仿佛已经没了呼吸。结果是周恩来“激动地扑到主席床边,双手紧握着主席的手,泪水夺眶、语音哽咽地冲口而出:‘主席,主席,大权还在你的手里!’”这句话才把他从死神手中唤回来——周恩来毕竟是毛泽东多年“战友”,知道他心目中什么最重要!藉是之故,到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毛泽东虽然已经重病,一会昏迷一会醒,可仍抓住权力不放,以致因其重病,无法及时调动救援军队,而使得救灾耽误了三天,唐山是平原地区,开始进入灾区竟然比汶川更迟缓。那时的毛泽东已经没有履行职务的能力了,坐在沙发一动不动,目光呆滞,过了会,口水就流下来了。给他擦,服务员给他擦,擦完一会又流下来了,又给他擦。但他都老了,他都不行了,他还死抓着权力不放。

这种对权力的贪婪由来已久。 1953年5月19日毛泽东对刘少奇、杨尚昆以中央的名义发出文件之事非常恼火,于是专门发布命令予以批评。他说:“嗣后,凡用中央名义发出的文件、电报,均须我看过方能发出,否则无效。”他责令中央有关部门“请负责检查自去年8月1日至今年5月5日用中央和军委名义发出的电报和文件,是否有及有多少未经我看过的(我出巡及患病请假时间内者不算在内),以其结果告我;过去数次中央会议决议不经我看,擅自发出,是错误的,是破坏纪律的。”了1958年1月,毛泽东写了《四言韵语·党的领导原则》:“大权独揽,小权分散”,再次明确了他独霸大权的意向。这使我们感觉到毛泽东就是为权力而生的,权力是他生命的支柱。要是换成别人,毛泽东又怎样要求他们如何对待权力呢?他鼓励别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要贪迷权力,比如在1963年12月他写了几句一无韵味、二无美感的《赞罗荣桓同志》的诗,其中“无私利,不专断”就表达了自己的这种心思,或许正是由于罗荣桓同志不迷恋权力,才得到毛泽东的好感,才使他觉得有必要写一首赞美诗,让人都来学习。

这种对权力的贪婪,天长日久地积蓄、发酵,必将让他失去理性,沦落为我行我素横行霸道的怪物,这个时候跟他讲什么章程、法律之类的东西,无疑与虎谋皮。如果需要,他会不假思索地置党纪国法于不顾,不惜耗损国家民族的重大利益,用最无耻地手段发动一场大扫荡,将那些他认为碍手碍脚的人一一清除。这样做,是为了打击报复,维护自己的尊颜;是为了敲山震虎,显示领袖的权威;是为了检阅忠心,享受非凡的至尊……其结果就是我行我素,草菅人命。也因此,我们看到:为他所谓革命,他牺牲了六位亲人。可他毫不在意,还宣称“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即使在建国后的八大二次会议上,他也还说:“中国即使死掉三分之二人口,几个五年计划也就发展起来了,而资本主义则会全部灭亡。这样换来永久和平,不是坏事。”在他给赫鲁晓夫的信中,还说:“为了最后胜利,灭掉帝国主义,我们愿意承担第一个打击,无非是死一大堆人。”在苏联时,他更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27亿,一定还要多。”看到这些话,不难理解什么叫草菅人命;如果全世界要死一半人才能换来社会主义,人民是不需要这个主义的。既然全世界都可以死一半人,那六位亲人又算什么呢?哪有一点慈悲心肠?他不仅这么说,也这么做。上世纪五十年代,因政策和体制导致上千万人死亡也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了。这是二十世纪最大的饥荒,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饥荒。而这完全是人为的,是蓄意的。中国的粮食出口仅一九五八、一九五九两年就高达七百万吨,可以为三千八百万人每天提供八百四十热卡。这还不包括肉类、食油、蛋品等大量的出口。如果没有出口,中国人一个人也不会饿死。 毛泽东对这么一场惨绝人寰的死亡灾难却心平气和得让人吃惊。大跃进一开头,毛就告诫中共高层做好大批死人的思想准备。在为大跃進揭幕的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他大谈死亡是“白喜事”:“是喜事,确实是喜事。你们设想,如果孔夫子还在,也在怀仁堂开会,他二千多岁了,就很不妙。讲辩证法,又不赞成死亡,是形而上学。”“庄子死了妻子以後]鼓盆而歌是正确的”,“人死应开庆祝会”。乍一听来,毛好像是信口开河讲哲理。但这代表他的政策。安徽一个公社党委书记被带去看饿死的人堆时,几乎是在重复毛的话:“人要不死,天底下还装不下呢……人有生就有死,哪个人保就哪天不死!”有些地区规定死人後“不准哭”,“不准带孝”。毛甚至还大讲死人的实用价值。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九日,他对八届六中全会说:“人要不灭亡那不得了。灭亡有好处,可以做肥料。”据《乡村三十年》记载,有地方人死了埋在田裏,上面种上庄稼。西哲那句“权力使人腐败,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败”,我们可以仿此说:“权力让人贪污,绝对权力让人绝对贪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15日, 10:0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