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谋财害命与谋财不害命

作者:信力建 

在《对权力的贪婪是最大贪污》一文中,我曾指出“对权力的占有和贪婪才是最大的贪污——原因是:钱财毕竟是身外之物,而权力却可以左右人的身心;钱财不足以要人命,而权力却足以让人头滚滚。”这一点,我们从朝鲜和韩国的对比中或许能看得更清楚。

表面看,朝鲜好像是一个“没有贪污犯”的国家——他们对内部的清洗都是用政治罪名,而不使用贪腐罪名。比如1950年12月清洗元老武亭时用的是“军阀主义”罪名;1953年清洗劳动党组织负责人许嘉谊时,用的是“关门主义倾向”;1955年清洗副委员长朴宪永时,用的是“美帝国主义雇佣间谍”的名义起诉的;1956清洗延安派和苏联派时,用的是“间谍。变节分子”的罪名,2010年3月,对朝鲜前财政部长朴南基的清洗,使用的罪名则是: “大地主的儿子、破坏国家经济”。似乎,这个神奇的国家只出政治犯,不出经济犯,廉洁得不得了。反观南面的韩国,则以政治名义清洗大人物的很少,对大人物的指控基本上都是经济上的贪污——比如第11、12任总统全斗焕。1961年军事政变时,积极支持朴正熙少将。后政变推翻崔圭夏政府,并武力阵压光州民主化运动。1988年在民间多次压力下宣布不再竞选总统,让其得力助手卢泰愚将军出选总统。卢泰愚总统任期届满后,金泳三当选。他立即彻查由全斗焕时间开始的官商勾结活动。1995年11月16日,全斗焕和卢泰愚两位前总统相继因筹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资金而被逮捕。 1996年8月26日,汉城地方法院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判处全斗焕死刑,后来改判终身监禁。1997年12月得到候任总统特赦。继任的卢泰愚在1987年引发了首尔及其他大城市的大规模支持民主游行,是1980年光州事变之后韩国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为平息国民的不满,卢泰愚向国民承诺会举行民主选举,并要求政府部门作积极准备。卸任后,也因腐败入狱。其后金泳三1992年12月当选为韩国第十四届总统。上任后,采取了比较严厉的廉政措施。1998年2月卸任。金泳三其子也因腐败入狱,声明狼籍。1997年5月,新政治国民会议推选金大中为韩国第15任总统候选人,并当选。然而,其政府一直纠缠于腐败的漩涡之中,其本人尽管未卷入,家人腐败行为却令他极其狼狈。又比如2009年5月23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从住宅后山跳崖身亡。因靠根除腐败的竞选承诺而上台的卢武铉,恰因其妻接受一名商人数百万美元的贿赂而遭到调查,此事成了压垮他政治生命与自然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两相对比,似乎给人的感觉是朝鲜是个清廉国家,而韩国却是个贪腐国家(这种感觉跟我们现在许多人认为毛泽东时代是清廉干净的时代,而现在似贪污腐败的时代如出一辙)。然而,事实上当然大相径庭。

首先必须指出的是:朝鲜的最高统治者所以不需要贪污,是因为整个国家财富都是他们的——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既然如此,他又有什么必要去贪去取?那有自己贪污自己东西的道理?而韩国则因为国家的顺利转型,国家领导人也只是国家的打工者——或者说公仆,天下不是他的,江山也不是他的,总统是有限任期制的,不捞白不捞。这里的区别在于产权是否明晰:在家天下时代,无所谓产权,什么都是帝王的,当然也就谈不上明晰。而到了转型社会,则公私分明——领导人自己的财产,跟国家财产不是一回事,也不可能是一回事。因此,一些领导人才会利用转型国家法制不健全的弊端大贪特贪,中饱私囊。必须指出的是,韩国的这种贪污现象较之朝鲜的所谓“清廉”是巨大的历史进步,这进步就表现在:这种现象的出现,说明产权明晰这一现代史会的根基已经在这个社会立足,社会也因此可以顺利完成由传统到现代的转型。至于因此而产生的领导人贪腐问题,也最终会随着社会的逐渐转型法制的日愈健全而得以遏制杜绝。

更值得深一步指出的是:韩国的这种领导人贪污是所谓“谋财不害命”——他们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经济利益,然而他们却很难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置公民于死地。这样的情形也出现在中国台湾地区,在所谓民选“总统”陈水扁时代,家族贪污也甚嚣尘上—— 跟其他贪污相比,他的贪污还另具特色,具体说来有这些特点:首先,腐败堕落的速度快。民进党在2000年打着“改革、清廉、反黑金”的招牌,将国民党赶下台。民进党上台后,以其政党的草根性为资本,不顾及社会公共利益,一切以一己一党之私为首要目标,很快就暴露出腐败弊端。上台8年来,民进党迅速从“反商”走向政商结合,使得经济萧条、政治腐败、民怨沸腾。其次,腐败堕落的涉及面广。从陈水扁之妻与陈水扁手下人马涉嫌内线交易,到高捷、高铁弊案的政商勾串,再到党籍“立法委员”开医院吃健保,腐败无孔不入,几乎到了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地步。贪腐毒瘤已经深入到台湾当局的脏腑。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乃是腐败呈家族形态,上述弊案波及陈水扁本人及妻子吴淑珍、女婿赵建铭、亲家黄百禄,亲信陈哲男、马永成以及民进党多位“立委”。据台湾揭弊高手张友骅讲,台湾当局及民进党上层有更多的人员涉及弊案。而且政商结合的程度深。已经揭露的弊案表明,民进党当局在非常广泛的领域内,进行集团式的、大规模的、系统的官商勾结、利益输送、贪赃自肥。有报道说,仅高捷弊案就涉及利益输送超过150亿元新台币。但无论陈水扁怎么贪腐,他也只能在财富上做文章,而不敢轻易将他人置于死地——而这些国家和地区领导人所以只能“谋财不害命”就是因为在这些国家或地区,因为宪政的实行,使得其领导人权限受到极大的约束和监督,他们无法象历史上那些独裁国家一样不仅对老百姓的财产,而且对老百姓生命都可以随心所欲地予取予求。他们能做的只是利用国家转型时期的漏洞,为自己捞取经济利益而已。

朝鲜则不是这样:其统治者不仅对人民的财富可以随心所欲的掠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09年朝鲜进行的所谓“币制改革”:这一年12月1日,朝鲜突然宣布,从11月30日起停止使用现有货币朝鲜元,将发行新的货币。新旧货币的交换是以100朝元兑换1新朝元的比例进行。这次从面值100元砍为1元,而且限制每个家庭只准兑换15万元,对克勤克俭累积了一丁点财富的小市民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晴天霹雳。一般国家总是在面对严重通货膨胀危机时,进行所谓”币值单位缩小”的改革。朝鲜这次将100朝元削砍为1个朝元,明显是要收紧银根,也许可名为”财富重组”,实际则是在”实现均贫”。在此次新旧货币兑换之前,朝鲜中等水平的家庭一般拥有100万元以上的现金,10万元只够一个四口之家生活两个月。有报道称,政府下令将超过人均兑换限额的资金存入银行,但储蓄额也设置了30万到300万元的限制。另外,朝鲜银行属于“强制储蓄所”,存款人无法随时取钱,因此不少人发出了抱怨。仔细研究朝鲜这个所谓“改革”,其实质不过是将老百姓——尤其是比较富裕的老百姓——手中的钱,通过币值改革,收为国有:因为每个家庭只许兑换15万元(改革后的1500元),多余的部分自然就只能由国家(实际上是国家统治者)笑纳。这种对老百姓财富大刀阔斧的掠夺,岂是韩国历届总统能够望其项背的?

更要命的还在于:朝鲜政权不仅可以随意剥夺人民财富,对人民的生命,它也可以随意处置掠夺。朝鲜的统治方式是法西斯与奴隶制的结合,人民没有半点自由,道路以目,所谓“主体思想”笼罩了一切。这是意识形态领域。而物质上面,吃树皮树叶,啃草根观音土,饿殍遍野。在朝鲜,统治者将人民家庭出身详细分为51种成份。这51种成份大致可分为三大类:核心阶级,动摇阶级和敌对阶级。对后两者。尤其是“敌对阶级”的民众,是可以随意决定其生死的。在朝鲜新一代独裁者金正恩上台后,为了顺利掌权,不惜“要在全国听到枪声”。据《朝鲜日报》报道,2011年1月初,两名朝鲜人因传看了韩国散发过来的反金氏政权传单,在500多人面前被公开处死。报道说,在韩国首尔一个由被朝鲜绑架者亲属组成的团体表示,被公开处决的是一男一女。消息说,女子姓金,她捡获由韩国气球散发过来的反朝鲜传单,没按规定立即上交,私下传看了,另一名姓尹的保卫部干部发现后没处罚她,私自留下传单附着的一美元纸币。两人后来被捕,1月3日当局被处决。消息来源还说,朝鲜当局安排了500名居民观看行刑,包括50多名从韩国绑架来的民众和韩国战俘家属;并将将两名死者的六位家人,关进政治犯监狱。韩国政府一位元消息人士推测称,目前朝鲜共有6个政治犯监狱,关押人数达20多万人。该消息人士称:“朝鲜曾有10个政治犯监狱。但自1990年前后国际人权组织提及监狱问题,并要求展开情况调查后,朝鲜废除了朝中两国边境地带的4个监狱。”朝鲜正在运营的6个政治犯监狱包括平安南道价川(第14号管理所)和北仓(第18号管理所)、咸镜南道耀德(第15号管理所)、咸镜朝道华城(第16号管理所)和清津(第25号管理所)及会宁(第22号管理所)。据悉,现在几乎每1百个朝鲜公民,就有一人被作为政治犯关押。但朝鲜一直在否认政治犯监狱的存在,但国际社会却十分关注。美国和加拿大众议院计划于2011年年2月到3月,邀请朝鲜政治犯监狱出身的脱朝者,召开朝鲜人权听证会。英国和欧盟也计划于下半年由议会召开听证会,揭露包括政治犯监狱在内的朝鲜人权状况。朝鲜现在处处都体现出为稳定接班人金正恩体制而推行的“恐怖政治”。据韩国政府和对朝消息人士透露,2010年被公开处决的朝鲜居民,是2009年的3倍以上,朝鲜政府还下令“当场击毙脱朝者”,因此,在跨越鸭绿江、豆满江的过程中送命的居民也大幅增加。有传闻称,朝鲜人民军内部也掀起了“肃清风暴”。韩国国际安保大使南柱洪指出:“看到居民对政府推行三代世袭的不满情绪越来越高涨,朝鲜当局想依靠公开处决来维护体制。”总而言之,朝鲜政权对民众不仅“谋财”,而且“害命”!

对比朝鲜的“谋财害命”,我们可以说韩国的“谋财不害命”是一种巨大的社会进步:它显示出“民主”这种新生事物正在这个国家顽强的扎根:因为只有首先对生命的保护,才谈得上创造财富,并进而繁荣家族,帮助他人。如果一个国家连国民的生命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则无论它打着什么样的鲜艳旗帜喊着怎样动听地方口号,它都只能是一个必须垮台而也终将会垮台的国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22日, 9: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