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穿着一身黑灰色西装加白色衬衫、踩着黑皮鞋的袁伟时走进由地下车库改造的先锋书店,早已围坐等候的读者们给了他整齐的掌声。尽管身躯瘦小却步履矫健,这也许是平日在家坚持锻炼的效果。自称粉丝的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起身迎接,两人一同坐上了讲台。旁边的书板写着“察古观今,乐在其中”,原是新书《昨天的中国》自序题名,被用来作为书会的主旨。

  一、讲真话

  袁伟时年逾八十,杨师群也过耳顺之年,两位先生的状态让工作人员惊讶不已:“他们精神怎么这么好?”“因为他们讲真话”有人说,“心不累”。

  果然,一开场,袁伟时便提到做毕业论文以及后来在大学教书,总有一些问题不能碰,甚至多年前写的一篇六万多字的论文《孙文在辛亥革命后第一个十年的迷误》至今未能公开发表。他说:“对孙中山的这种评价、解释在国内外没有人说过,引起了很强烈的反响。”但是,文章只能在网上流传。杨师群对此更为感叹:“讲真话,在我们这个社会不容易啊,为什么?”他自称受袁伟时启发在《中国历史的教训》里写了一篇《孙中山:应予请下神坛的伟人》,出版时却被完全删除。他认为讲真话是社会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然而他说,“很可悲!”

  二、历史障碍

  当袁伟时回到研究历史,便努力要解决自己的疑问:为什么中国一直那么穷困、那么落后?得到的结论是:中国的传统制度、文化已经形成一个非常顽固的堡垒,拒绝人类文明的新成就。

  中国发展的历史障碍在哪里?袁伟时说:“首先需要承认,从明代以来,特别是清代以来,中国的思想文化、中国的制度落后了。从十七世纪以来俄、中、英三个大帝国的对比上可以看出来,人类的思想、文明已经进展到很高的程度,而我们依然认为自己是文明的中心,抗拒外来文化,这是中国现代化迟迟不能实现的根源。”他认为,”新文化运动在鸦片战争前后就开始发源了,而新文化运动的实质,就是说中国是一个思想和文化的洼地,达不到人类文明进展的高度,西方先进的思想传到中国来,和原有的思想相撞击,那个时候中国怎么办?接受了就前进一步,不接受就会走大弯路。“

  其次,便是极端思潮。打着革命和民粹的旗号,提到很高的道德高度抗拒现代文明。说到民族主义,袁伟时激动起来:“民族主义动不动就讲中国怎么样,两个事情给我印象很深,一个是911,居然有人欢呼炸得好,起码的人道主义有没有?还有一个是最近的钓鱼岛事件,文革期间的标语口号都出来了,太不像话了!”

  杨师群曾致力于研究中国东周秦汉社会转型,他很赞同唐德刚关于中国正处于第二次社会转型时期的观点。对于第一次社会转型“我持否定态度,失败了,是一场悲剧,以至于中国两千年走到近代如此愚昧落后。”对于第二次,他说,“走得非常艰难”。

  而关于传统文化,袁伟时理性而务实:“现在很多人提出西方文化很多都是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因此中国传统文化要比西方文化更高明,我认为这种想法太过片面。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很多内容已经不能适应现在公民教育的需要。”他反对少儿读《弟子规》,“现代社会,文化应当是多元的,除了儒家,道家、基督教等各种思想应当百花齐放。”

  三、历史人物

  “看清楚袁世凯、孙中山、毛泽东、蒋介石四个人,就能看清楚整个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如果想理解民国历史,就无法绕开孙中山,也一定要重新认识北洋时代。”袁伟时把话题转到了听众最感兴趣的地方,他说,“北洋时代被妖魔化了”。

  关于袁世凯:“民国初年,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成立了,为什么中国就不能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你可以责怪袁世凯,这样那样做得不对,但是,你又要看到袁世凯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为什么最后会走上另外一条路?”

  关于孙中山:“二十世纪中国有一种很极端的思潮,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就拿起刀枪干革命,这个传统是从孙中山开始的。孙中山在辛亥革命后一连发动了三次战争,所谓的二次革命、护法运动、国民革命。在我看来,客观地讲,对整个中国的历史前进都没有起到好的作用。”“二十世纪不能实现现代化,和革命代表人物孙中山的革命传统有关,孙中山没有想到重要矛盾要通过法治的途径解决,而不是拿起刀枪。”

  ......

  对于历史人物,袁伟时告诫大家:“要很客观地看他们的成败得失,不要跪在他们面前,不要全盘否定,也不要全盘肯定。”杨师群则接过话茬,掷地有声地说:“绝不能再干革命,我们要好好改良,但是,必须坚定地改革。”

  四、改革

  说到改革,袁伟时首先说起了日本:“为什么洋务运动会失败?光学船坚炮利而不学制度。明治维新从教育、经济各方面学西方,但政治体制不学,结果变为人类的灾难。光是学一部分还不行,你要认真接受现代的文明。中国连日本的水平都没有,到二十世纪反反复复。我认为,中国发展到今天,很不容易,但是,要发展到下一步就需要继续改革,改革应该是全方位的,不但是经济,而且是文化、教育、政治,各方面都要改。”关于“”,他皱起了眉头:“这里面,我们现在还有很多地方不懂。学了一半,应该改的东西还没有改,就说已经创造了世界发展的新东西,是不是太离谱?”

  杨师群坚持认为近代愚昧落后的根子在古代:“我们一定要把根子清除,一定要从历史的教训中获取智慧,弄清楚应该做什么?应该抛弃什么?要真正使民族进入稳定的发展时期。如果不好好在制度方面走出步伐,很快会进入瓶颈。”而对于“全盘西化"的指责,他说,“这是个伪问题。”他赞赏世界主义的眼光:“我们民族如何在世界大家庭里和睦相处,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书会的讨论很热烈,还提到了英国宪章运动、人权、文化审查、香港国民教育等问题。杨教授会间笑言:“希望党和国家领导人,多看看袁老师的书。”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