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在安多热贡(今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多哇乡),18岁牧民鲁布嘉自焚,这是2009年以来第84位藏人自焚。图为漫画家疯蟹为自焚藏人作的画:《佛陀的泪》。


在该和不该之间的广阔地带思考

118日,王力雄和一位在海外的境内藏人在网上进行文字对话,他给我看了对话内容,因为他和那位藏人是朋友,所以谈得比较坦率。两人各有自己的看法,王力雄同意让更多的人看到。下面便是他二人的对话,那位藏人以化名“博巴”(藏语的藏人)代替。
王力雄:昨天又有藏人自焚,5个人。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有,会有几个。你对自焚怎么看?觉得应该怎么办?
博巴:首先,这些事情是可以预见的,我并不意外。而我每遇到一个所谓知识分子的时候,都在说应该怎么办,不该怎么样。我在想象一个人可以把自己的生命都点灯了的时候,绝不会不知道这样做的价值。如果这样是他认为的最好方式,我们何德何能认为自己比他们高级到说活着更重要呢?刚开始几个人自焚,我也想要反对。但现在接二连三的发生,其中不乏活佛和德高望重之人,不管是理性还是情绪上,我已经很难说反对,或者说这样不理智了。因为可能我们对生命的理解就已经没有达到他们的理解力,我们之间已经对活着和生命的认知和定义已然不同。但从整体战略格局上讲,我不认为这些会对整体的格局甚至谈判以及对藏政策有积极的影响和改变。再牺牲上千人也不会对格局有实质的改变。不会在这个点上发力就会改变的。格局的改变还是整个国际的大盘和中国国内的大盘有所变化时才产生。这点上,藏人应该保持清醒。
王力雄:你的前半部分说法,在境内藏人知识分子和境外藏人的中似乎比较流行。这样说可能是真诚的,但也是有意无意对自身无所作为的一种开脱,成为一种获得心安理得的自我安慰。不错,死者有自己的选择,但并不意味生者不能有自己的态度和作为。在我看来,其实没有态度也是一种态度,而且也会发生作用,因为精英的角色就是以表达意见为职责,当这种该有态度的角色没有态度时,往往会被当做一种默认,而默认也可能会被视为是无言的鼓励。人们会这样想,不表态是因为不好公开鼓励自焚啊,这不正是说明精英心里是赞成自焚的吗?甚至当达兰萨拉的流亡机构领导人明明已经表达了不赞成自焚,但因为只是简单一提,会被当做场面上不得不这样说,心里则是赞成自焚和需要自焚的。至于那种“停止自焚取决于中共”的说法,不能说这话本身不对,但这话完全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即只要中共没改变,藏人就得前仆后继地去继续自焚。
至于你说的后半部分,我认为你比外面一些人更明智。毕竟你是从境内出去,了解这里的现实。非暴力抗争以往的手段——用所经受的痛苦唤醒对方的良心,在没有新闻自由、独立司法和公民社会的专制权力面前是完全无效的。不过,把你后半部的明智,与前半部分所说的不能去阻止自焚的理由放在一起,虽然你也许会有自己理得顺的逻辑,但是对我而言,却摆脱不了一种荒谬的矛盾感。
博巴:是这样,我不会再去反对自焚。对我自己来讲,我认为活着能做点事儿更重要,但如果我的亲人真有说要准备去自焚,如果他真想这样,我会给他送行。这就是我的态度。这不是鼓励不鼓励的问题,因为在那么多人开始前仆后继的时候,我会反思可能我的思维和对生命的理解和定义和他们已经不一样,那应该是谁劝谁呢?
王力雄:按照这种相对主义,不仅让人怀疑,人与人在任何事情上的互动是不是都可以被当做多管闲事了。例如高僧大德有什么资格劝人不要杀生呢?那是人家的选择——“我的思维和对生命的理解和定义和他们已经不一样,那应该是谁劝谁呢?”
博巴:我并不是说我们不能去评论和发表自己的观点,我反而认为应该多一点这样的讨论。对于我,我个人的观点是,在那么多人不停点灯自己的生命之时,我没法说这不应该。我在努力尝试进入他们的内心,去倾听和观察他们的内心,而不是基于自己原有的认识去评定。自焚对我的触动,已不再是技术性的解释和解读了,而是让我更深入的反思和思考一些关于更个人化的如生命,意义,价值等等的理解。
王力雄:这样说有些玄虚了,容易落入似是而非。对自焚的态度不是只有该和不该两种。作为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更应该跳出该和不该,在该和不该之间的广阔地带去思考和讨论。自焚并非是一个不问缘由的宗教仪式,而是有目标的,如很多牺牲者遗言所表明的,是为了西藏自由和达赖喇嘛回家等。那么如何达到这种目标,是不是应该被当做最需要考虑的。普通民众只能用一死来为之效力的话,如果知识人和领导者却在一旁观看,甚至期望死亡数字的积累可以有助于达到目标,那就成了失职,甚至是罪过。知识分子和领导者的作用是什么?不就是提供智慧吗? 不能仅仅跟在百姓后面思考意义,在口头上表示理解,那有什么智慧在其中?又有什么意思,需要你干什么呢?智慧的表现是能够找到方法,能够引领民族和民众走上通向目标的道路,能够以最小的牺牲,去得到最大的收获。正是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流亡西藏的领导者还没有起到应有作用,既然宣称代表着六百万藏人,在一个接一个藏人以如此惨烈的方式牺牲时,就应该让人看到你到底做了什么样的领导?如果只是表示“停止自焚取决于中共”,一切停留于此,就不免会让人产生自焚被当成了筹码的感觉。
博巴:我记录过这样的感受:“一件件几乎可评估会发生的事件之后,若只有道德谴责,悲情宣扬,对外诉说甚至真实记录,整个群体的情绪和大脑若被具体的个体事件牵着走甚至疲于奔命,而顾不上或已不能自控去客观思考和讨论突破结点和根治办法。那么事件既无法避免,其效能也会随时间而式微。那些拔剑自刎的确西纲珠(藏语的四水六岗)勇士们,如今还有几人知?
王力雄:你这种思考我是认同的。但是你前面说的“我的亲人真有说要准备去自焚,如果他真想这样,我会给他送行”,说实话让我感到有些恐怖,我希望这只是一种表达方式,不会真的这样做。
博巴:我的确这么认为。或许有一天,当我自己认为这也是一种选择的时候,我自己也会去做。这可能是我们对死亡的理解不同。
王力雄:跟那种说自焚达到两千人就会起作用,自己却只是在旁边计数的人比,你能说自己也会去做,在我看也算得上是英雄了。
博巴:有时活着并不一定比死去容易。
王力雄:我觉得尽管这可能是你真实想法,但是自焚的死,那种火焰燃烧每一寸皮肤和每一个细胞的死,无论如何不能说比活着容易。
博巴:很多人很难去理解和感受这个民族的苦难和那份痛彻心扉的痛。
王力雄:你也可能这样看我。希望我跟你说这些话,不会被当做北京人所讽刺的那种——“真不拿自个儿当外人”。
2012-11-19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并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