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你不能把一把勺子做得更像勺子

一周语文|2012(45)|2012-10-29-2012-11-4

为本周单字“虐”,“虐童”的“虐”。十月下旬来,多起幼师虐童案件经由微博曝光传播,引发大众震惊。周一,来自《新京报》的报道,“法律界人士呼吁,我国刑法应当尽快增设独立的虐待儿童罪罪名,放宽虐待儿童的入罪标准,将没有造成死伤但是性质恶劣的虐童行为予以犯罪化。”

而媒体人詹万承认为,立法并非遏制虐童事件层出不穷的当务之急。因为“要法律一一列举各种行为,再有针对性地开出处罚方案,无异于一项修筑高塔连接月球的巨大工程。”为此,詹万承认为:“在最轻微的斥责与最残忍的暴力两个极端之间,虐童罪更多更迫切的指向是无限靠近轻微这一端。极端而言,如果孩子被虐致死,处理的依据并不难找,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在于,如何把‘揪住耳朵提起’的虐童行为,纳入虐童罪的治理范畴并追究刑责。”

周二,评家曹林在中国青年报撰写题为“别等极端事件发生后才故作震惊”的评论。曹林认为,突破对极端个案的关注,从每天发生的丑恶事件中敏锐发现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才是虐童事件带给媒体人的重要警示:“不是老师打了孩子70多个耳光,才觉得这是新闻,才意识到其后的问题,打了一个耳光,同样是恶劣的虐童”……“关注普遍问题,既能超越那种被个案牵着鼻子走的浮躁周期律,也能避免事件朝着极端化的方向发展。”

汉字“虐” 为会意字,《说文-虍部》的解释说,虐,残也。从虍,虎足反爪人也,本义为虎搏噬人,引申义有残害、暴烈、过分、灾害、开玩笑等。一般而言,凡从虐取义的汉字多与“残害”“过分”等义相关。现汉常用词组除“虐待”外,还有“虐杀”“虐政”“虐女”“虐男”等。

—————————————————————————————————————————

【赤金时代】

来自媒体报道,语出著名编剧芦苇。接受深圳特区报记者采访,芦苇认为:“当下中国电影已经步入‘赤金时代’,满眼望去尽是钞票乱飞,票房为王。文化价值和文化追求已被抛弃到九霄云外。”芦苇说:“现在中国电影人,比如说导演,他既是制片人也是出品人,他还是编剧,他还是演员。如此这般,电影在某种意义上几乎就变成‘私产’。因为他有这么多的身份、这么多的利益在里边,他的角色就已经发生变化。他不完全是个艺术家,他还是个商人。”

【我要有25万直接找25个帅哥排成行套圈玩】

语出申江一姐微博:“伊拉告诉我,最近的征婚圈里,有90后的女生掷金25万给猎头,寻找帅哥当老公的。哈哈,我要有25万,直接找25个帅哥排成行,套圈玩”……这个一姐语文里用虚拟语态完成了个“排成行套圈玩”的画面,而画面里藏着调皮,不屑,对,还有傲娇。

【森女】

网络熟词,来自日系。原是对某类少女苏所偏爱的服饰的描述,现泛化为特指某族群。这个族群崇尚及时行乐,崇尚简单,她们的服饰仿佛是从森林中走出来的女孩。这种着装的内在想法似在标榜个性,偏标榜民族风,其生活态度亦倾向悠闲、从容。

【停顿2秒等待掌声】

语出作家和菜头博文,原题“游泳记”。上面这个句子出现在那篇博文的首段:“本周我的日均暴走里程已经超过了8公里,(停顿2秒等待掌声),结果就是我迈开象腿随便甩出5公里去连汗都不会流,体重的下降趋势立即趋缓”……看见这个用括号标示的“插说”时,我右手恰好停在鼠标滚轴位置,否则,或许我真会下意识敷衍几巴掌,也说不定。看来,互联网时代将后台变前台之类的互动成本过高,而像和老师这样的括号式互动既简单,又有效。

【良家妇女综合症】

网络新词,特指那些性格构成中含有过度娴淑温婉之类隐性缺失的已婚妇女。由于她们善于持家,善良宽容,过度迁就男人,致使男人反而不懂珍惜。此即所谓“良家妇女综合症”。

【一个不理性的政府呼吁理性民众怎么会听?】

语出作家连岳饭文:“一个理性的社会才能不停进步,理性体现为有争议后有一系列的规则可以用来仲裁,如果政府的决策者动辄凌驾于规则之上,长久以后,民众认为在规则之内无法解决问题,必然会诉求某种“非理性”,建设理性社会的更多责任,应该体现为政府遵守规则,否则,一个不理性的政府呼吁理性,民众怎么会听?”

【公益校庆】

来自媒体报道。报道说,今年是人大75周年校庆,人大校方为此提出“公益校庆”理念,并将“公益校庆”“学术校庆”“你我共同的校庆”列为人大今年校庆三大活动体系。为此,《新京报》在相关专题报道中采访牛津大学历史教学研究员威廉-怀特。威廉-怀特先生是“校庆”之举的赞同者。他的想法是:“即使开校庆只是出于最讽刺的原因,我仍不会去批评。”他认为,“我们如果可以证明社会需要大学,那就更好了。”而牛津生物医学博士生ShaoYan则认为“校庆”之举完全没必要:“我不觉得有必要举办校庆,每年已经有不少定期的盛事了……如果要举办,将现有的活动做得更大点就可以了,比如著名的圣约翰庙会。”

【出来之后就只剩一块红布】

来自作家慕容雪村微博推荐:“铁路部门近日加强安检,菜刀剪子一律托运。网友神评:1、拿着党旗过安检,出来之后就只剩一块红布;2、名字里带“釒”“刂”“戈”“兵”的注意了,为安全出行,请尽快把名字交付托运,否则一律没收;3、野蛮人表示淡定,反正俺们用的是石头刀。4、谁他妈喝大了敢拿着剪子反党?5、杯具和洗具结婚,生了一个刀具。”

【斯巴达】

网络谐音词,本周大热,虽未尽合理,但却传播迅猛,快速流行。

【一个装嫩的老年人】

语出评家张珑馨专栏文章,原题“云计算,一个装嫩的老年人”。张珑馨在文中回顾“云计算”沿革,并认为早在20世纪50年代,云计算概念已然萌芽,“从那时起,它是只是一个跃点,经过一步一步发展一跃成为今天的云计算。”“每次看到云计算,我都会想起1987年的春晚,费翔唱了一首《故乡的云》。在云计算的舞台上,Sun 、Google、Amazon、IBM等西方IT巨头长袖善舞,姑且不管它们谁将在这次云端角逐中笑到最后,可这都是西方的云,故乡的云又在哪里呢?”

【假正经模式】

语出饭友夜骸周三饭文:“开启假正经模式。戒吐槽三日。”此类短句饭文的缺点是围观者因信息不对称而来难闻其详,而好处是恰恰因为极度俭省,反诱导围观者自由投射个人生活经验。A想到的“假正经模式”跟B想到的“假正经模式”或许冰火两重,但却都是不同层面、不同格局里的假、正、经。已经很好。

【不能上传图片给我节约太多流量费用】

来自网友武器吴琦推荐,语出网友那个宁波的老黄周一微博:“今天的几个感谢:1、感谢起头唱国歌,这玩意儿看来不能合着对人唱,对领导太有压迫感;2、感谢镇海癌症患者现身说法,有点以死谏言的悲壮感;3、感谢市府跪下的老人,让我们知道公仆高高在上的尊贵感;4、感谢运营商的配合,不能上传图片给我节约太多流量费用。对了,顺便感谢下你大爷!”

【12语文第十季】

北京雨水淹死人你们不降旗,天津大火烧死人你们不降旗,香港游船撞死人你们不降旗…….不过死了一个吃你的喝你的玩你的西哈努克,你们就立刻降半旗致哀。你们真是,朋友如手足,家人如衣服。(琢磨先生)
被白痴领导着并不痛苦,痛苦的是他还以白痴的标准严格要求着你。(伊丽莎白素贞)
厕所,是灵感的产房。(为爱皮)
此时莫言胜万言(10月12日山东某报标题)
发明西红柿炒鸡蛋的人应该被记入史册,建议划入高考大纲。(琦殿)
福州车展,她买了35元门票进馆,今天她要在这里捡一整天纸皮和饮料罐。中午,老伴儿把一个面包拍扁,从门缝里给她递了进去,并叮嘱她要好好吃饭,注意休息,不要太累了。(石说)
记者:大爷你捡垃圾幸福吗?老人:啥?记着提高声音:?老人:我耳聋你大点声。记着声嘶力竭:您-幸-福-吗?老人继续:再大点声!记着无奈离去。老人自语:早他妈听见了,累死你个憋孙!钓-鱼-岛的事你不问,拎个破玩艺满大街问啥幸福吗?我73了还在捡破烂能他妈幸福吗?(佚名)
既然给人家台阶,就给个下的来的。(铅笔)
旧时光是萎缩不进者最好的洞穴。(颜桥)
男:“亲爱的,别生气,你在我心中是有位置的。”……女:“得了吧,你给老娘的是站票。”(肖申克的舅舅)
诺罗敦-西哈努克今天结束了对中国42年的友好访问。(微报纸)
屁,就是你吃下去的食物们不屈的灵魂。(为爱皮)
其实不是找不到第二个你,而是没有第二个当时的我。(刘绰绰)
如今我对你的讨厌无下限,一如我曾对你的爱无上限。(闲呗)
什么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很重要?普青:空气;文青:爱情;我:WIFI。
天是冷的,尿是热的。离生活愈近,离灵魂愈远。(不住)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陌生人)
我:老公,生日礼物想要啥? 他:要个小三吧 我:要小三呀,那顺便把忌日要啥也说了吧,反正是同一天了 他:要个纸扎的小三。(左堂堂)
我觉得我每天吃饱喝足往床上一躺侧着身子玩手机的样子,简直就是对旧社会里大烟鬼子抽大烟的情景昨日重现。(内裤掉喽)
喜欢吃红烧肉的姑娘,运气都不会太差。(9度秋裤)
想买房子的时候,真想去得个诺贝尔奖,一注随机加倍。(李房桐)
想找有钱人,请读长江商学院。(佚名)
写作时,我们追逐自己的思想,犹如警察追赶歹徒;我们追逐自己的回忆,犹如孩子追赶蝴蝶。(宋石男)
央视报道北京西单抢莫言的书,拿个筐的工夫就架子空了,完全和扫货一样,大妈们全拿出了去年抢盐的劲儿。上海书城的大妈气鼓鼓的没抢到。(月月熊)
一个人从失恋到出家的过程,总结起来大概就是从空窗期过渡到了空门期。(9度秋裤)
一个团体如果坚定地认为自己对,要激进,不妥协,要剪灭一切跟他们想法不一样的人,就是最危险的反人类分子。他们打造地狱的速度远超过人们反省的速度。(稀饭的饭)
一个文学奖让一个作家突然和许多其他人站在一起,也让许多其他人突然和一个人站在一起,这是它的意义之一。前者有多羞愧,后者有多愤懑,只有天知道。(贾行家)
→ 总觉得,床吧,铺得太整齐就有点安度晚年的意思。还是凌乱点吧,这样显得比较有朝气。(马冇冇)
→ 昨天路过一草坪,看到这样一个标语:今天你踩在我的头上,明年我长在你的坟上。(左堂堂)

【你不能把一把勺子做得更像勺子】

来自记者陆晶靖报道,语出作家埃科。在本周出版的《三联生活周刊》上,陆先生撰写题为“在法兰克福,看不见未来”长文,介绍本月落幕的2012法兰克福书展。陆先生在文中顺嘴儿提及一直对电子书时尚不予认同的作家埃科。早在2009年,在自己编纂的那本《别想摆脱书》里,埃科说:“书就如勺子、斧头、轮子或剪刀,一旦造出来就不可能有进一步的改善,你不能把一把勺子做得更像勺子……也许书的组成部分将发生变化,但书终将是书。”

【新闻骚扰】

来自网友三农直通车本周推荐,语出学者唐钧。在题为“有一种新闻骚扰叫做‘延退’”的博文中,唐先生就人社部专家在“延退”(“延时退休”之缩略语)一事上前后抵牾翻云覆雨的新闻发布发表评论。唐先生说:“如果有人不停地给你打电话:今天说要来看你,明天又说不来了,后天又说要来,大后天又说不来了,如此N次地反反复复……对于此种行为,我们可以将其定义为‘电话骚扰’。如果有一种新闻,跟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今天说A即是B,明天又说A不是B,后天又说A就是B,大后天又说A不是B,如此N次地反反复复……我们可否将其定义为‘新闻骚扰’”?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3日, 12: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