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0日 15:10:05

  毕竟是书生

                                                                   

“书生之见”是有点贬义的话,意思就是书呆子的见识,不足为训。这样的不屑一顾,多半是在政界,可是,古往今来,政治净是书生在捣鼓,几个大个的枭雄也许不读书,但背后出主意的,还是书生。读书本不是坏事,但读书读呆了的,也不是没有。但在我看来,这样的人,多半自己就呆,或者,老师教的不好,刻意把人往教条上带。有的人,则就是痴心做学问的材料,越出本界半步,都是笑话。

历史上有几位书生,是以智慧闻名的。一个张良,一个诸葛亮,还有一个是刘基刘伯温。无疑,在历史上,他们都是玩政治的斫轮高手,但高到什么地步,其实可以讨论的。只是这几个人物在民间传说中,已经被高度神话,都成了半人半神,或者半仙半妖。知名度奇高,但已经不是他们自己,化为智慧两个字的替身。后世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书生从军或者从政,每每以这些人自居。清朝人最喜欢自况的是诸葛亮,因为三国演义在清朝最火,满人里头,就有好几个。到了清末,反满的人,因为驱逐鞑虏缘故,又喜欢上了刘基刘伯温。

章太炎是晚清到民国的大学问家,跟他的老师俞樾一样,学问无人不服。民国时节,谁都不服的学问家有那么几个,但很少有人不服章太炎的。但是,在历史上,章太炎还是一个大个的政治家,他那点人前显赫的事儿,都跟政治有关。苏报案骂皇帝进了租界的监狱,然后做《民报》的主笔,辛亥革命参加临时参议会。革命后,大闹袁世凯总统府,遭到软禁,一直关到袁世凯垮台。苏报案时在法庭上侃侃而谈,以小学功底,论证“小丑”不是骂人。办《民报》时跟孙中山闹翻,撕破脸皮公开吵架,互相揭短。大闹袁世凯总统府时,以大勋章做扇坠,砸烂总统府接待室的桌椅。这些事,都是当年政坛上最著名的八卦,茶余饭后的谈助。

章太炎的政坛形象是章疯子,有的时候,他也以自己的这股子疯劲儿津津乐道,但是,在内心深处,他其实并不认可这个疯,自我感觉是刘基刘伯温,无论是驱逐鞑虏,还是后来的建国,他都应该像刘基那样宏图大展的,只可惜,没有遇到明主。被袁世凯软禁之时,自以为必死,曾写下遗嘱,要求弟子将其与刘基葬在一起。

当然,当年也不是没有章太炎心目中的明主,明主就是黎元洪。民国政坛,从孙中山、袁世凯到蒋介石,没有入老先生法眼的,唯独感觉黎元洪是个人物。在别人眼里,黎元洪不过一个厚道的废物,但在章太炎眼里,他就是明太祖朱元璋。民国二年,袁世凯驱逐了二次革命的国民党,要做正式大总统了。老先生特意跑到武汉,去劝黎元洪跟袁世凯竞选大总统。黎元洪听了吓得腿都软了,连忙用话给老先生岔开,东扯西拉,问起章太炎的家事,当得知老先生妻子已经去世多年之后,劝他再找一个。章太炎说国事太忙,无暇顾及,黎元洪却来了劲儿,拼命劝,说湖北多有佳人,在湖北找一个吧。别人劝不动心,黎元洪这么一说,老先生还真的动了凡心,不久就在朋友的帮助下,找了一个湖北的籍的才女汤国黎女士。据说,当年章氏求偶的条件,第一就是非湖北人不娶。天下之大,开出这样的条件,显然跟黎元洪不无关系。

讨了一个湖北才女的章太炎,新婚不久即被另外一群湖北人坑了,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黎元洪。独闯北京大闹总统府的章太炎,其实是应一群湖北之约,进京相助共和党的。本来拥戴黎元洪的共和党,已经跟另外两个党合并为进步党,但国民党垮了之后,他们又打算独树一帜,再度分出来,遥奉黎元洪为领袖,大干一场,无奈势单力孤,于是力请名气大的章太炎进京捧场,于是,我们知道,就有了章太炎之囚。其实,对于张疯子的胡闹,袁世凯是有这个雅量包容的,但是,如果背后有共和党,这事就变得复杂了。

辛亥革命之后,坐镇武汉的黎元洪,有兵有地盘,是个实力派人物。在国民党跟袁世凯闹翻之际,他的屁股是坐在袁世凯一边的,袁世凯镇压二次革命,他也帮了忙。但是,国民党垮了之后,黎元洪就成了袁世凯的问题。如果当时的他只有地盘和军队,没有副总统的头衔,也许还好点,但是,黎元洪是首义元勋,又是副总统,再加上有一帮子湖北人加上章疯子组党相助,武汉又处在九省通衢的中原地带,让个老袁如何能睡得着?于是,他以公事为由,把黎元洪请到了北京,当时,国民党刚被打垮,袁世凯气焰熏天,黎元洪即使想,但也没这个胆量,不来北京,就在武汉做他的副总统。到了北京,黎副总统就成了笼中鸟,地盘和军队都没了。此时一班文人还要捣乱,囚了章太炎,正好杀鸡儆猴,共和党自然老实了。可怜,我们这个以刘基自许的章大学问家,糊糊涂涂被关了好几年,也没明白为何自己要被关起来。

章太炎的一个学生说过,我们老师是学者,不是政客,但谈起学术则昏昏欲睡,谈起政治则眉飞色舞。章太炎的学问大不假,但呆气却一直很重。本质上,理应是痴心做学问的人。但是,那个内忧外患的时代,却让他产生了高度的错位,强拉自己投身了政治。直到晚年,才回归本原,做了讲学的师尊。但是,到死他也不明白,为何他眼中的明主黎元洪,一度副总统,两度总统,却从不招他入幕。其实,如果章太炎真的像黎元洪的文胆饶汉祥那样做了黎元洪的谋主,那么,也许用不了几天,章太炎就跟黎元洪闹翻了,如果跟黎元洪闹不翻,跟幕中的其他人也得闹翻,也许,跟段祺瑞的府院之争会来得更猛烈些。正因为这样,黎元洪虽然明知道章太炎崇拜他,却一直敬而远之,始终不肯用这个刘基。直到死后,黎元洪的家人才请章太炎给黎元洪拟了碑文,算是了了这笔明君贤臣的情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