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贲 | “选民访谈”与“幸福调查”

“选民访谈”与“幸福调查”

 

随着美国大选临近,这几天,旧金山湾区公共广播电台晨间新闻里都有一个早餐时间采访选民的节目,目的是及时报道选民们对大选的真实意见。1028日采访的是德州休斯顿市的几位年青人。德州一向是支持共和党的“红州”,而休斯顿却是偏向于民主党的“蓝市”。接受采访者中有的不满意两位总统参选人政策主张模糊,认为选不选,或者选谁都意义不大。还有的说,两位竞选人所争的都不过是“选举别输”,而不是为坚持理念的“政策要赢”。再有的则不满意当前经济现状,其中有一位刚从大学毕业,学生时期贷款负债3万美元,母亲辛苦工作,年薪才25千美元,她怀疑出身富豪的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能否真的了解低收入者究竟需要什么。

林肯曾说过:“我所要的就是完成人民希望完成的事,对我来说,问题就是如何准确地找出这样的事。”政治家怎样才能知道人民在想什么,要什么呢?在今年的大选中,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难回答,经济仍然是许多美国人面临的主要问题。但是,选举很少是就一个问题来争取选民的。对年青选民来说,工作机会、学生贷款固然是重要问题,但是否向他们提供免费避孕或允许堕胎也同样是重要问题。

政治家们往往不能等到选举有了结果,才知道人民需要什么,就算知道了,可能已经为时过晚。这就使得民意调查或民意测验变得相当重要。在美国,民意调查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过去几十年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和改进,形式也变得更为丰富。在休斯顿市对青年选民的随机采访就是一个例子。

这令人想起不久前在国内那个颇为令人注意,也引起不少诟病的“你幸福吗?”的随机采访。“幸福调查”采访者在大街上不管拽住谁,排队的、旅游的、开小铺子的、修鞋的,都劈头劈脑地问他:“你幸福吗?”被问到的往往先是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问题,也不知道问是什么意思。采访者不得不赶紧补充解释道:“你快乐不快乐?”如果回答是“快乐”,采访便成功结束。这样的“民意调查”得出的是大家都很幸福的结论。

其实,民意调查远没有那么简单,访问是一件细致的工作。提出问题的方式、措辞。甚至访问者的仪表、衣着、语言都可能影响回答。例如,休斯顿的年轻选民采访,问得是“能不能谈谈你们对大选中争议问题与你们自己的关系?”而不是“你们支持奥巴马吗?”。前一种问题是开放讨论的,而后一个则是表态性的。表态性的问题只允许是或不是的简单回答。而开放式的问题则要求对看法作出合理的解释。它的目的不仅是了解人们的真实想法,而且更是让他们有机会深思熟虑参与讨论问题。

不准确的调查往往只是为某种先入之见寻找证据,调查结果会起到误导民众和制造不实信息的作用。不准确的调查结果,可能是由访问者的偏见,或者是由于未能完满仔细地进行工作而造成的。被访问的人也可能是谬误的来源。怀疑访问者的动机的回答人可能提供虚假的或含混不清的答案,敷衍了事地随口一说。有时候为掩盖无知,也会故意说些自己根本没有好好思考过的套话、空话和陈词滥调。或者,他们也可能猜到了采访中的用意,故意提供他们认为访问者会喜欢的答案。

民意测验可能给人以假象,以为民意都一定是真实而明确的。其实,民意可能是短暂易变的,而真实、有参考价值的意见应该是在讨论中产生的。在美国的选举中,政治方面的民意测试起着重要的作用,候选人利用民意测验决定和调整如何竞选。但是,民意测验并不等于选举,更不能代替选举。正如政治学者伯恩斯(James
M. Burns
)所说,选民必须把意见转变为对具体决定的选择,“他们必须决定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因为民主不止是发表意见,不止是简单地反映意见。民主也是选择——就在某些问题站在某一边的领导人之间,也就是在可能随之而来的政府行动之间,进行选择。”

与只是听取“快乐感受”的“幸福调查”不同,美国的“选民访谈”是让公民发表政治见解,并了解他们可能会由此作出怎样的政治选择。不管民主选举还存在怎样的缺陷,就选择而言,它给选民提供了一个让他们能深思熟虑地参与政治进程的可贵机会。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2日, 7: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