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绪语

中国总算有了官家说的出口的诺贝尔奖得主。既然有那些官方说不出口、而且也不让公民说出口的中国获奖者,所以对这位官方认可的得主的“挑剔”,其实都是对官家的揶揄或批判。那位得主当然不是这场官民话语争夺的主角,那些以为他是主角、进而要求“文学的归文学”的所谓“持平”之论,因此也就显得如此脱离语境。

以其死亡无谓地杀回当下中国语境的,是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丧典之隆,宾礼之费,“撕像”之争,一位在本国政治中也无足轻重的小国元首,显然又只是话题的起点,而不是讨论的中心。横亘在中国国家与公民社会之间的鸿沟,已经可以吞噬和再造任何现象,将其转变为对垒双方较量的场域。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已经是个硝烟不绝的战场。只要各方利益不能大致平等地在议会、广场和专栏上竞争,那么任何原本非政治的议题都会变成政治争论的代理。“泛政治”是“独裁政治”的必然结果。

独裁绝不是夸张。一个能让27亿美元的家产不成为政坛风暴的国度,必须是个独裁的国度。一个能将70万吨的化工项目在公众抗议之后变成140万吨的国度,必须是个独裁的国度。一个能按无间道加甄嬛传的剧情导演未来领导选择的国度,必须是个独裁的国度。

二、话题

莫言与诺贝尔文学奖

余杰:刘晓波很早就对我说过,他对诺贝尔文学奖不以为然,反倒看中布克奖。莫言居然获奖,证实了这一评价。中共会拿莫言抵消刘晓波的价值。莫言获奖,终将成为诺奖历史上最大的丑闻。

萧瀚:莫言与官方沆瀣一气在法兰克福书展退席抗议戴晴的出席,没能守住不作恶之底线;在《蛙》中甚至支持计生暴政。如果他也能获诺奖,那么诺奖就开了反人类之先河,可喜可贺。

崔卫平:这个助纣为虐的世界!对于那些狱中作家,对于仍然受着审查制度迫害限制的人们,是一个沉重打击。

许纪霖:经历过文学被政治戕害时代的作家,如果昧着良心去抄那样一段恶心的《讲话》,那只能说这是一个缺乏道德底线的人。文学上的巨人、精神上的侏儒,虽然可以得诺奖,但永远得不到我的尊重—-这一切与酸葡萄无关,只是缘于不太遥远的文革记忆。

余世存:莫言先生像是小说界的张艺谋,都是未完成即变异再无能长成的精神个体,莫言如得奖,张艺谋也早该得奧斯卡了,看来瑞典人比美国人乡愿。不过还是要向莫言祝贺,这个奖给了他莫大的荣誉,也给了他莫大的耻辱。

苏小和:说莫言的作品好,这都是受了共产党宏大叙事的毒,莫言的文学,根本就没触及到人的复杂性和未知感,他是一个靠着意识形态,在当下使劲挖掘,结果只是流了一身虚汗的汉语作家。而高行健,不仅在文学的形式上开风气之先,而且有着深刻形而上关怀的大作家,只是大陆读者读不懂而已。

余杰 :在《檀香刑》中,莫言以“个人的偶然遭遇”来遮蔽义和团运动宽广的社会基础和深刻的历史动因,显示了他对文化和历史的双重的虚无主义姿态。不仅莫言,大多数当代作家也持同样的姿态,在余华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陈忠实的《白鹿原》,刘震云的《故乡相处流传》都可以清晰地发现这种姿态。

王晓渔:有时,写作和做鞋一样。不能根据鞋匠的道德判断鞋子的品质,反之亦然。但是,鞋子没有什么精神,但作品有。希望作品和作家在精神上成正比而非反比,并非奢求。对作家的批评是对他作品的承认,越是作品独立,越是期待作家独立。从来没有谁批评一个平庸的作家精神不够独立。

赵楚:莫言获得诺奖,我对其个人表示祝贺。这是中国以外的一部分人对他个人文学创作努力和成就的肯定,除此并无其他意义。我同时坚持认为,假如托马斯曼担任第三帝国官方作家协会职务,并以抄写希特勒语录纪念《我的奋斗》出版,则他的获奖无疑削弱了诺贝尔文学奖的价值。

中国作协: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莫言一直身处中国文学探索和创造的前沿,作品深深扎根于乡土,有力地拓展了中国文学的想象空间、思想深度和艺术境界。莫言的获奖,表明国际文坛对中国当代文学及作家的深切关注。

莫言:我觉得不管是在网上挺我的还是在网上批评我的,都有他们的道理。这是一个可以自由发言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表达自己对一个作家,对一个作家的作品的看法。所以挺我也好,批评也好,我都非常感谢他们。

莫言:现在我想,毛主席逝世与我大有关系。不但与我有关系,甚至与我家的牛有关系。毛主席仍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不可能改变,阶级斗争为纲就不可能取消,如果有文学,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子的文学,而那样子的文学我是不会写的。

严锋:虽然机会渺茫,但我坚决支持莫言应该得诺奖。他的作品恣肆汪洋,元气充沛,想象力惊人,对中国的历史与现实都有强烈的关怀,挖掘很深。在艺术与形式上也毫不落伍,《酒国》和《蛙》充满音乐的复调感,很有现代性,堪称世界级,远远比那个得奖的华人作家更加拿得出手。不要把对作协的怒火转嫁到他头上。

龙应台:莫言是人民的文学家,从中国土地长出來的人民的文学家,今天被世界所拥抱,我真的觉得意义非凡。

刘旗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想说,关心诺贝尔文学奖的人比关心文学的人多,这本身就符合当下中国人的价值取向,文学是什么,诺奖比文学更重要?

赵丽华 :莫言作品驳杂恣肆,元气充盈,对历史和现实都有强烈的关怀和反思,有深度有广度有想象力有先锋性,如能获诺奖是名至实归。一些博友拿法兰克福作家团退场和抄延安讲话二事对他批判实在牵强,莫言余华还用听别人演讲来了解中国吗?抄讲话也不过是走过场,不值得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纲上线苛责于他。

铁流:莫言获诺文学奖是好事,对中国作家回归人性,走向莫实的现实主义是策动鼓厉。《蛙》不是歌功颂德作品,更不是宣传红色的东西,揭示了人性与党性,国策和传统的矛盾,最终得胜的任是党性和国策。这是生活的真实!真实是文学的生命。诺奖给他应该,管他是官身和体制内,应以作品取舍,而不应该是人。

杨澜:莫言得的是文学奖,是个人奖,那是肯定他对人性和人的生存状态的洞见与刻画。大可不必和国家强盛、文学复兴扯在一起。诺奖很多时候是颁给欠发达国家甚至是身处离乱中作家,可见与国力强盛没什么关系。而中国文学离真正繁荣复兴还远呢。如果众人都要他挟带若干私货,莫言背得动吗?

方方: 一直觉得,1985年是中国当代文学最有意义的一年。这年王安忆发表「小鲍庄」,阿城发表「孩子王」,韩少功发表「爸爸爸」,莫言发表「透明的红萝卜」。这些作品皆成当代中国文学的经典。至今仍是他们各自最好的作品之一。而中国文学自这年起才算开始摆脱政治概念,有了属于文学自己的独立。

魏君贤:不算美国人李政道、杨振宁等,近年来获得诺贝尔奖的出生于中国大陆的一共有四位,前几位不让说,最后一位让说了,还是莫言。换句话说,这四位分别是莫言、莫言、莫言,还有,莫言。

温家宝与纽约时报

aac_: 公知们天天盼望的“体制内健康力量,正能量,中国未来唯一的希望”,今天突然露陷了。唉,让翘首以盼的大众们情以何堪。

冬季校園Smi1e:对于这种交代,我只能呵呵了。对于现在还有人对影帝抱有政改,我对他也只能呵呵了。我从来不相信,利益集团会挥刀自宫,他们不是林平之,也不会辟邪剑法,它本身就是利益集团的一大分子,要证明清白请公开所有亲属的财产。

国民力量:或许近期某些高官被外媒张榜后,或许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干部财产公开化将成为政治改革先行者,起步点,如果这些都做不到,还谈什么政治改革。

天刚亮:真能公开,那就是引爆中国社会前进的人物! 支持他公开,哪怕财产状况超出我的想象,我也打算原谅并支持他!

NZ远航:《纽约时报》比所谓的国内公知更有信誉,有良知。 政敌公开你的财产,爆料你的丑行是要你对你的人民有个交代而已,这才是良知和责任。

蒲飞:领军人物与政改派不哭,站起来撸,今天我们大家都是温爷爷。

西哈努克与中国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西哈努克太皇是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深受柬埔寨人民爱戴。个别人的这种行径是极端错误的,将由柬方依法予以处理。

雷颐:文革电影民谣:“样板戏,老三战,西哈努克到处转。” “八个样板戏,外加一个‘西’游记。”

叶梅村:70年代,供西哈努克的费用,是当时6.5万人工资!当年中国政府给西哈努克每年200万,当时普通中国人的工资是360元每年。西哈努克当时养了好几条狗,而当时中国没有狗食,狗食只能从法国空运进口,狗一天吃的食物顶当时外交部工作人员的一个月工资。

Republican:都能为西哈努克降半旗了,能享受同等待遇的估计是汶川地震遇难者了吧?反正那血旗子也不是我们的,擦屁股才是它最好的归宿

赵楚:为西哈努克降半旗实质是向过去致意,其真正含义在于通过这种挑衅公众基本是非与感情的行为表明一种态度:绝不与不堪的往昔告别,显示他们还是宁愿在污泥的往昔中寻找自我认知,而不能抛弃历史,在面向未来的新论述中立定自身正当性的基础。

苏小和:外交部关于中国公民撕西哈努克肖像的声明,说明中国的实力,相当于贴在柬埔寨街头的一张废纸,轻轻一撕,就碎了。有人无知,把一个具体的人当成不可以批评的神。生前不可批评,死后不可批评,在国外以一个人的肖像为偶像,在国内,以一个人的死尸为偶像。世界之大啊,中国的无知,乃是最醒目的无知。

宋石男:因柬埔寨工人怠工,中方管理员抢过西哈努克画像撕毁,这行为最多不当,但并不违法。此事最初与言论自由无关,但撕画者不肯道歉,就属于言论自由范围了。而柬埔寨警方强迫其下跪道歉,则是赤裸裸的侵犯人权。一贯喜欢抗议的中国外交部不但不抗议,反而谴责被侵权的自己国家的公民,令人心寒。

王曼Kevin:一个柬埔寨人死了,是中国的重大损失;一批中国人失业了,是对日本的重大打击。这都什么逻辑?

左小祖咒:老家遭强拆。外,撕毁西哈努克画像的中国女子戴上手铐,跪在西哈努克画像前道歉。国家对内不依法制,强权横行,每个人都将是受害者;国家对外没有自己的核心利益(领土,公民在外的安全),只会一味的打口水仗!所以一个不尊重本国公民的国家,怎么奢望得到他国尊重?

赵士林微博:撕毁西哈努克画像被罚下跪并判一年监禁,只能暴露一种中世纪的野蛮、愚昧和恐怖。令人气愤的是中国政府对自己公民的态度,看外交部那个发言人对这位女姓中国公民的厌弃、呵斥令人惊异,日本鬼子染指钓鱼岛也没见他那么发怒。

苏小和:外交部关于中国公民撕西哈努克肖像的声明,说明中国的实力,相当于贴在柬埔寨街头的一张废纸,轻轻一撕,就碎了。有人无知,把一个具体的人当成不可以批评的神。生前不可批评,死后不可批评,在国外以一个人的肖像为偶像,在国内,以一个人的死尸为偶像。世界之大啊,中国的无知,乃是最醒目的无知。

:一中国女子在柬埔寨撕毁西哈努克像而被判一年监禁,随后被“驱逐出境”,刑期落空,看得出柬方是想大事化小,既安抚抗议民众,也顾及中柬关系。该女子当然做得不对,但因此招来惩罚,很值得同情。相信中国外交部为帮助该女子逃脱牢狱之灾做了努力,但公开表态只考虑了柬埔寨人的感受,忘了国人感受。

幽壹: 四十余年来,是中国纳税人用血汗钱养着西哈努克的,供他吃供他唱供他玩,所以,中国纳税人可说是他的衣食父母。这个中国女人也是中国纳税人,也是他的衣食父母之一。撕他的画像怎么了?何况,她还是在中国人的工厂里,因为自己是主管,而当地工人拿着画像不干活才撕的。

网友:1993年,美国学生迈克菲因在新加坡乱涂鸦被判鞭刑,克林顿亲自出面为他求情。近日,中国公民因为撕毁西哈努克亲王画像而在柬埔寨备受侮辱,外交部发言人却抛出冷冷的一句“个别人的这种行径是极端错误的,将由柬方依法予以处理”。微评:跪下的不是她一个人,跪下的是一个中国!

我是伏起:以前听说印尼虐待、惨杀,我痛恨极了,恨不能灭了苏哈托家九族!后来知道,毛支持同党无辜先杀人家;后来知道柬埔寨也杀华人,更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养着西哈努克一家?现在,华人在柬埔寨又受到不公平对待,外交部发言人的声明,终于让我明白了华人在外多灾多难的缘由了,你清楚了吗。

吃斋的猫2011(新浪认证的“外交官”):1她撕的不只是画像,是柬人民的感情。如果你家办丧事,有人撕掉亡故者遗像,你作何感想?2她的愚蠢行为不仅不代表中国人,且将中国人多年来对柬的好意和努力打了折扣,为什么要我们大家替她背书为她的愚蠢买单?3公知们有组织地拿这事说事儿,无非是要借机骂骂政府和体制而已,别把自己伪装成圣人。

宁波PX事件

莫之许:宁波果然又停建了(当然,没准又会再上),不要高估环保维权在当下的的政治含义,跨体制的在地利益,使得环保维权更多是政策性的抗议。

冯兴元: 大连人很是勇敢,佩服!宁波人胆小。容不下PX和薄先生。《财经》:2012年10月27日报道:2011年8月,福佳大化PX项目也曾引发群体事件,大连政府决定项目停产搬迁。而从记者了解的情况看,该项目原70万吨PX项目仍正常生产,且后期又新投放70万吨产能。

上官敫铭:“在地居民”的(群体)诉求往往会成功,跟“在地官员”的暗中妥协甚至支持是有关系的,这种基于在地群体利益而形成的地下式的互动,在我对多起群体性事件的采访调查中已经得到证明,比如厦门PX事件、陇南骚乱等等。在地利益,无非就是自治、共和的议题。

于建嵘:近年来,重大环保事件突出,2011年比上年同期增长120%。我调查过的什邡和启东事件,都是以环保为旗帜,全民参与的街头抗议,政府最终退让。宁波在重复同样的故事。这背后应有各方的利益纠结,解决程序的缺失,更有民众对公权力的不满。我预感,当某一全国性议题产生时,这也许会成为全民行动的逻辑。

深蓝兔:庆幸,如果没有那两组外媒,也许装备齐全的防爆警察可能就会动手,因为在抢去横幅后。悲哀,中国百姓宁波人民原来需要老外保护我们,这是全体中国人的悲哀。

何光伟:看到宁波人民簇拥保护外国记者,俺心里很不是滋味。中国正值盛产新闻高峰期,但新闻杀手太多。当今中国只有媒体人,没有媒体。媒体人都是戴着枷锁干活,这是国人的悲哀。

keldon:宁波化工项目停工了,我在想如果没有舆论监督的力量,这件事能被政府叫停吗?群众都抗议好几天了但是电视媒体一直都没有任何报告,打开电视全是歌颂十年伟业的。

费文渊:完全没有想到宁波人的隐忍限度如此之高(全市没有一起打砸抢烧)完全完全没有想到宁波人的抗议如此有理有节(完全没有影响社会生活)完全没有想到宁波人的合作如此默契无间(互帮互助互施援手)这样的老百姓怎么能下的去手!

age-z:那些说我们是暴民的人,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宁波人的素质,就是在偶尔一个人在市政府扔了个矿泉水瓶,全部的人斥责和劝阻,我们进行的是理性的抗议,这就是宁波人的素质。

一枚小女耶:近30年,中国除改革开放外,第二大进步应该是“民智已开”,宁波冷静理性有秩序的抗议尤其证明了这一点。中国改革的希望和主要推动力量从来都是在民间而不是庙堂,这已是共识。民间在一步步地倒逼中央。

孙蜀东:宁波当地政府宣布坚决停建PX项目,这既是当地人民勇气的胜利,也是一次实实在在的倒逼示范……

陈有西:宁波环保事件,我也不怕口水,正式表态一下:我不支持群体性事件,因此不会去声援。这是律师执业纪律,也是我的一贯行事标准。中信大榭岛4600亩征地建杭钢,50多家厂被强拆,3千人堵大桥。我代理起诉宁波市政府,省法制办复议时,省政府撤销项目。我没宣传。律师的战场在法庭,不是街头。冷静吧。
¬¬

三、微言

政论

王晓渔:“新政”是望梅止渴的“梅”,更是饮鸩止渴的“鸩”。大约每十年服用一次,每次都说上当,每次都会上瘾。如此一往情深、一厢情愿,只怕是一场春梦、一地鸡毛。

王晓渔:批评红都模式的任建宇,在西红柿事件之后依然被劳教;批评文革的王申酉,在文革之后被公审、被枪决;批评林彪的李九莲,在九一三事件之后因为申冤被再次逮捕,并于文革之后被枪决……只有由上而下的批判可以被歌颂,从下而上的反对从来都不被允许。“否定”的权利是被垄断的,这一点没有发生过变化。

莫之许: 官方言论中的政治体制改革自始至终都排斥政治自由化,部分人倡导的包含政治自由化内容或者以政治自由化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却从未被官方采纳,因此,任何来自官方的政改言论,都是去自由化的。回应这种去自由化的政改声音,更多的是自失立场,这是我对影帝言论始终嘲讽的原因所在。

胡泳:李泽厚以“告别革命”说为轰轰烈烈的1980年代启蒙运动划上了一个句号。但如同金雁所说,切不要天真地以为,只要知识分子“告别革命”,革命就不会发生。

项小凯:不要简单以为,现体制若出现危机,濒临崩溃,自由民主的机遇就会自然到来。德国魏玛共和的崩溃,换来的是纳粹政府;日本大正民主的终结,继而的是军国主义。一个初级的工业化国家,加上激进的民族主义,更可能走上法西斯道路。转型的前途,并非只有自由民主这一条金光大道。自由民主派必须主动抗争。

许成钢:当一个政府的权力大到了拥有全国所有土地的情况下,它的权力一定已经大到了不可限制的程度。因此宪政已经做不到了。只要我们希望推动宪政,就一定要推动土地私有化。

吴祚来:纪念胡赵研讨会上,谈到胡赵精神,我概括为:回归常识(天道)、回归人性(人道)、勇于平反(历史)、勇于改革(现实)、面向未来(眼光)、面向世界(胸怀)。八十年代政治伟人,中国还会出现这样的有良知有正义感、追求普世价值的政治家么?

展江:孙中山先生当年提出军政、训政、宪政三步走的目标。宪政乃当今世界大趋势,也是法治的最高形式。现在高层重申建设法治决心,我们乐见其成,但不能回避宪政目标。我们目前还没到法治(rule of law)阶段,充其量是法制阶段(rule by law)。如果把宪政改名为宪治,我建议提出法制、法治、宪治三步走的目标。

旁观者马勇(在研究晚清民变时强调):在那十年1600多起民变个案中,没有一起是反朝廷反体制准备造反的,他们都是因为一个个具体的非常实在的冤屈委屈,只是寻求公平和正义。但地方官僚劣绅将朝廷的政治信誉挥霍殆尽,一次又一次利用话语优势曲解民变性质压制民众诉求,最终将大清王朝送进了历史。

秋风:知识分子已死,君子当立,如果希望完成宪政转型的话。

高尚全:所谓“国家资本主义”就是将“国家资本”用“主义”进行强化。

周鸿陵:告别改革,启动善治!万事都有结束,万事的结束都源于事本身的变化。革命的结束源于文革的残暴,改革的终结源于改革的异变。改革被变异为不改革、被变异为掠夺攫取、被变异为侵害公民权利。我们要推动中国尽早启动善治,我们要推动善治成为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主题词!

柳传志:我希望改革 反对暴力革命。

项小凯:两极分化,体制腐败,基层溃败,再加上复仇民族主义情绪。如果自由民主力量不能适时成长起来,中国未来,很可能走上山寨法西斯主义的道路。纳粹德国和军国日本,都是前车之鉴。

人心

安徽大学教授周家群:有人说,中国最大的敌人不是美国,不是台湾,更不是恐怖分子,而是公民道德的沦丧!中国人的道德底线已荡然无存,造成现在的种种社会生活的混乱无序。目前中国全民拜金,是中国有史以来道德最败坏的时期。

周孝正:国人四大劣根,第一个是造神,双膝骨骼缺钙,跪地仰望强人;第二个是树敌,盲目树敌,假民族主义,动则仇视台外,总被权力驾驭;第三个是信仰缺失,甘做金钱奴隶,道德底线全无,只谋最大利益;第四个是崇尚官场,无限贪恋权力,官职平摊价值

北村:有人问我:你是作家、基督徒,为什么在微博上表达那么多文学和圣经之外的观点?我说:我除了是信徒和作家,我还是一个公民。仅此。

余世存:文明个体经历了从依赖天文时间到依赖人文时间的演变。社会每过一定的阶段,都会重新调时定时、重新唤醒人们的时间意识,催生新人。国号年号的改变,如大元,中华民国,贞观、万历、阶级斗争、、民权运动等等,都是人文社会时间中的改元。个体的生不逢时之叹即在于人生跟人文时间难解难分了。

梁惠王:有个人说,她中午和一美籍华人吃饭,感慨那美籍华人比她对中国感情深多了。我说废话,要是你也成了美国人,没准你对祖国的感情也深了。无它,脱离了奴籍,爱起故土来就没有负担了,就纯粹了,就只是动物般的热爱了。

Jerry Chou:中国大陆目前流行一股子慈善风,但其实质肮脏的很。唯慈善可以很轻松的从中产手中套钱,并成为屌丝的榜样,不管是否曾经恶名,可以新造一个好名声,最重要的是成为接近高富帅的最佳途径。已经被各种投机钻营,职业销售,专业诈骗犯,攀龙附凤男女们,广泛采用为名片区域重要的外包装光环。

滕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西方人说普适价值,见中国人说中国特色。酒桌上痛骂腐败,讲台上大表忠心。同一题目,在国内在国外、用英文用中文、听众多听众少、私下讲公开讲,各不相同。两头讨巧,左右逢源。自我审查,随机应变。中国文人对此无师自通,都是高手。

醒客张:你试图论是非,他说不要逼人站队;你说要抗争,他说不要“逼人革命”;你说那个人那件事我反对,他说“你这样和你反对的人有什么区别”;你说我们应当站出来说话,他说不要“道德绑架”;直到你说我不能原谅时,马上会有一批人说出“容忍比自由更重要”。就这样几年,新一轮思想启蒙完成了

民听

平壤崔成浩:我们没有“维稳”这个词,我把它翻译成“总是有人扶着三条腿的桌子”。

慕容雪村: 纳粹有许多政治化的国家节日,一月希特勒就职纪念日,二月党纲发布日,三月青年义务日,4月希特勒生日,5月国庆节,九月纽伦保集会即党代会;十月丰收节,11月盛大的啤酒馆政变纪念日。每到这些日子,党卫军就会加强巡逻,四处抓捕可疑分子,然后全国人民欢度佳节。

程益中:一个组织如果在自我神话和魅化的同时,又满脑子的冷战思维和敌情观念,一方面以盛世和奇迹的创造者自居,另一方面却容不下批评和不满的声音,并且动不动就把抗议者视为敌对势力横加迫害;那么,这个组织就有点像那个穿上新装的著名傻逼,自以为仪态威严不可一世,但其实谁都在笑话他那不成样子的鸡鸡。

郝劲松:薄案,网友一针见血指出:〝与党的关系正常,你与多名女性的关系就正常;与党的关系不正常,你与多名女性的关系就不正常;所以关键在于你与党是否保持一致。〞 被推为最牛评论的是一张六十年代毛与张玉凤的游泳照,配图文字如下:〝跟多名女性,发生和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副手叛逃,妻子被判死缓。〞

胡紫微:关于己所不欲这话,姐倒觉得:如果你每天叫嚣手刃或者活埋自己的同胞,何惧扔鞋?如果你光明磊落天地无私,何惧扔鞋?如果你只是想博更多眼球获更多注目,更是何惧扔鞋?怕是做梦都要笑醒。认为扔鞋在中国是神马了不得的暴行的,大体有三类老师:要么天真得要命,要么脆弱得要死,要么乡愿的令人作呕。

周立波:永不移民因为我不是贪官。

李泓冰:看美国历史教科书,你会发现,越是丢脸的事越写得细,比如歧视黑人、大萧条、虐待华工、麦卡锡等等等。原来美国人是把家丑扬给下一代警醒后人,绝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一位名人说得好:“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给历史整容,会唐突了现实,苍白了未来,弱智了后人。最可怕的,是家丑还可能重现。”

草根重庆:幸福,被央视废了;长假,被堵车废了;免费高速,被发纸条废了;景区,被人山人海废了;游客,被华山保安废了;真相,被华山管委会废了;学校,被泥石流废了;18名学生,被补课废了;教育,被三公支出废了;性关系,被多名女性废了;多名女性,被领导废了;领导,被老婆废了;保钓,被打砸抢的流氓废了。

笑话中央台:十一回老家,听一位老人说:文革时候有个老头赶集,买了一个毛主席雕像,没法拿,就拿根绳子拴着雕像脖子,提着回家,走半路上就被捆起来了,说他想勒死毛主席。另一个人说,这不算啥,我单位有个更冤,买了张毛主席像挂在卧室床头,被领导发现,打成反革命:你TMD想让主席看你们干什么?!

腾讯网友:你幸福吗?” “我要是能在《红高梁》地上,靠着《丰乳肥臀》,放《四十一炮》,而不会出现《生死疲劳》,也不招来《檀香刑》的话,我就幸福!” 《蛙》!幸福原来这么容易。

红缨老枪:开十八大安保维稳会,有几个词耳目一新,大家传阅一下:下先手棋,打主动仗;落地查人,一抓到底;一丝不苟,滴水不漏,万无一失,大事不出,小事也不出;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做好自己的事,履好自己的职;安保问题不是60分及格,80分优良,95分优秀,而是100%不出问题。

綠豆鯊Mia:小学四年级,一个男同学写的作文里有这么一句:“我爸爸眼睁睁地看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官话

人民日报:总结十年司法改革经验,多年来,政法领域一直是境内外敌对势力对我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实施西化分化战略的重要方面。片面追求“司法独立”,片面强调“法律至上”,盲目崇尚西方法制……我国司法改革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不照抄照搬。

人民日报:微博上有一些人打着公知旗号唱反调。

全国党建网:和强盗讲理作用不大,对待日寇,一个字:打,两个字:狠打,三个字:死里打!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德咏:为什么“三权分立”不适合中国国情 第一,中国劳动者间的根本利益一致,不存在西方私有者之间的利益冲突;其次,三权分立必然动摇中国人民为国家主人的地位;第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本身就是先进的现代制度!

台湾前行政院长谢长廷:、马列主义,这些标语有些是过去,这是历史,历史也不能抹煞,说没有这东西,还是存在,我们面对它超越它,很融合,这很有启示性。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劳教制度有存在的意义。针对屡教不改的违法行为,劳教是比较合适的。

:大象走路,怎能顾得蚂蚁螳螂?

温家宝:凡公民能自决的,政府都要退出;凡市场能调节的,政府都要退出

龙应台:我其实只是不相信,人权应该以政治立场来区隔。国民党、共产党、民进党、他妈的党,如果人的尊严不是你的核心价值,如果你容许人权由权力来界定,那么你不过是我唾弃的对象而已。不必吓我。

北京日报:现在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世界公民”,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凡事崇洋媚外,动辄挟洋自重,甚至卖身求荣,奴颜婢膝,干一些数典忘祖、寡廉鲜耻的勾当。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有些人主要的任务就是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一切.

新华社:《亲,跟定你了》亲,到今年你91岁了!亲,贫寒过挣扎过也痛苦过,但亲却从没放弃过。开改革开放之路,辟建设特色国家之先河。亲,你不要有啥想法,这是你我前世注定的缘分,跟定你了。”(29日全总“感恩•奉献•永远跟党走”职工感言颁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