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支柱 | 陈京: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杨支柱按:陈京先生再次奉劝国人多生孩子,拳拳赤子之心让人感动。他的文章总是那么平易而又透彻,兼具说服力和感染力。但是对于中国大陆的实际情况他还是有些隔膜,计生干部的人性被他高估了。“社会抚养费”据我所知并不是没有家产计生办就拿你没办法,计生办会抓人坐黑牢(人口学校)的,抓了丈夫你不交钱就抓老人,还不交就抓哺乳期妇女,你如果不敢冒孩子被饿死的风险,就得借几千元钱交了,并写保证书保证以后如何分期缴纳。第二年你不按保证书交钱,就再抓。在交清以前,多数地方孩子都不能入户、上学、办医保、买机票……还有就是生了两个孩子后多数农村地区会强制你去结扎,哪怕你剖腹产还没满月。

 
很多夫妇都希望有多几个孩子, 但多几个孩子需要大人更多投入, 而且家庭收入也会受影响, 所以在每一个国家, 平均每对夫妇实际生的孩子数目都小于希望生的数目. 在中国, 由于对多生孩子惩罚性的措施, 更使得想多生孩子的夫妇犹豫不决. 很多的人选择了等待, 等待政策的改变,结果他们在等待中结束了自己的育龄.除了等待政策的改变, 我们还能够做些什么?
 
一胎政策的制订人往往会说, 等中国人少了, 人口政策自然放松了. 这些人似乎没有看到那些低生育率的社会,有很多鼓励生育的政策, 也没有什么效果. 一个社会资源的分配,是由社会内部成员的权力决定的. 在一个低生育率的社会, 老人的比例很高, 资源的分配自然倾向老人. 而且年轻人,中年人会变老, 老人 不会变成年轻人, 所以老人希望得到的资源, 中年人一般不会反对, 而年轻人希望得到的资源, 很难得到中年人和老年人的支持. 随着时间的推移, 年轻人能够得到的资源, 包括养育孩子的资源, 越来越少, 而年轻人的社会负担越来越重, 使得年轻人的生育愿望持续低落. 所以在生育率长期低落, 已经造成人口老化的国家, 生育率很难再回升到替代率. 当然大家都明白长期低生育率对一个国家灾难性的影响, 政府常常出台一些鼓励生育的政策,以表明政府对国家远景负责任的态度, 但这些政策不可能超越权力对资源分配的制约,结果大部分是杯水车薪, 无济于事.
 
在国内, 随着年轻人的比例逐渐降低, 他们的社会地位也逐渐降低. 现在有一个流行的词语叫啃老族, 如果少数人啃老, 可能是这些人自己的原因, 但啃老族成为一个社会现象, 则表明年轻一代整体的无奈.还有一个流行的词语叫拼爹, 这也表明年轻人个人的努力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将来年轻人的比例会更低, 他们的生活也会更困难,那些年轻人失业率最高的国家, 象西班牙,意大利, 也是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国家. 如果年轻人自己养不活自己, 怎么指望他们养孩子呢?
 
提倡限制生育的人往往指出,人口数量不是社会强大的决定因素。确实如此,人口结构往往是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假设有两组人,第一组是一胎制的社会,有一百六十个老年人,八十个中年人,四十个年轻人,第二组是人口快速增长的社会,有十个老年人,二十个中年人,四十个年轻人, 哪一组人更有竞争力?第一组的人比第二组的人多四倍,但大多数是老人,很少人会认为第一组人更有竞争力,也就是说,人口数量不是社会强大的决定因素。是否第一组和第二组有相同的竞争力呢?毕竟两组有同样数量的年轻人. 也不是,在第一组中,老年人占大多数,老年人的问题和利益是这个社会的主要考虑,他们更多关心的是短期的稳定和生活的安逸;而在第二组中,年轻人占大多数,父祖的成功给了他们自信,他们也需要为更多的后代争取足够的资源,所以他们具有强烈的开拓和进取精神,更多考虑子孙后代的远景。一胎政策, 不仅仅减少了人口数量, 更破坏了人口结构, 降低了人口素质.
 
人类的历史, 就是高生育率社会不断取代低生育率社会的过程. 几百年前, 欧洲移民登上美洲大陆, 他们的平均生育率在十左右. 几代人的时间, 欧洲移民就取代了本土印地安人. 今天的欧洲人养尊处优, 不肯生养, 也会在几代人的时间, 被多子多孙的穆斯林移民取代. 中国目前的一胎政策, 就是把中国人推到被取代的位置. 有的人觉得中国人多, 不可能被取代, 当年美洲大陆有上亿印地安人, 才几个欧洲移民?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一个社会, 一旦其生育率长期低迷, 它的衰亡就为期不远了. 当日本在七十年代, 八十年代经济突飞猛进的时候, 很多人赞美日本企业追求完美的精神,政府和企业精诚合作的系统,很少人注意到日本的生育率在六十年代末已经跌到替代率以下. 直到最近十几年, 经济持续不景气, 主流媒体才发现, 日本年轻劳力不断减少,老龄化日趋严重,但至今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能够逆转生育率底迷和经济持续不景的恶性循环.
 
中国已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高涨的生活成本不断压抑人们的生育愿望, 上海成了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城市. 那么我们有可能避免韩国,日本这些地方人口老化,生育率底迷和经济持续不景的恶性循环吗? 十多年前,我们来到现在居住的这个小镇, 刚下飞机,就看到一些装束一模一样的女子, 引起我的好奇心,后来知道她们属于门诺教, 由于他们教义特别,在欧洲的时候,常为所在地的政府所不容, 他们经常搬家, 而他们的财产也往往为政府所没收. 久而久之, 他们习惯不置任何财产, 而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生养孩子, 在我们小镇, 很多门诺教徒都有十多个孩子,尽管加拿大整体生育率很低, 为了限制大家之间的竞争, 教会规定所有女人穿同样简单的服饰. 所以, 只要愿意过简单的生活, 我们就可以保持良好的人口结构.
 
有人担心多生孩子,孩子得不到足够的教育. 也许我们可以用吃饭来比喻, 如果饭不够吃, 营养不良,当然不好, 但是如果饭吃太多,吃出肥胖症, 吃出糖尿病, 也很麻烦, 糖尿病的特征是体内细胞对营养非常抗拒. 判断你的孩子教育不够, 或是太多, 最好的办法是你孩子的态度, 如果你的孩子很喜欢读书, 那么你的孩子确实教育不够, 但是如果你的孩子抗拒读书, 大概你的孩子不是教育不够, 而是教育过度. 现在越来越多的孩子讨厌读书, 是因为他们被灌输太多东西了. 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多生几个孩子, 这样,家长就不会整天围着一个孩子转. 孩子就可以自由地成长.
 
有人担心多生孩子,巨额“社会抚养费”让我们倾家荡产, 但是如果我们没有任何家产,就不怕倾家荡产. 有人担心孩子多了,可能无法跟周围几乎清一色的独生子女攀比,让孩子们感到受歧视,如果我们有好几个孩子,他们也许会受一点歧视,但更多的是羡慕, 而且一个孩子如果有几个兄弟姐妹,并不在乎别人歧不歧视.总而言之,如果我们甘于简单的生活,很多的困难就不再不可克服了.当我们选择了简单的生活,我们就不再是政策和时尚的奴隶; 当我们选择了简单的生活,我们就获得了自由; 当我们选择了简单的生活,我们就能够做我们真正想做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29日, 3: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