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10月25日同父母一起离开北京,10月26日抵达老家安徽黄山。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到处都是警察,同一天,北京的国保也来到这里。我们进出都受到监视。11月1日那天,他们专门给我们安装了摄像探头,而且,为了更好地监视我们,他们还特意砍掉了三颗大树,以便无遮掩地拍摄我们家的阳台、窗户等所有地方。这种遭遇使我回忆起我此前在监狱、看守所以及北京BOBO小区的遭遇,没想到到了黄山这样的三线城市居然还是不得清净。前天有一位美国朋友打电话约我就美国总统选举采访,但是,昨天我就被国保约去谈话,今天你如果约我一小时之后再采访的话,那你就可能找不到我了,因为我很可能会被叫到派出所去。而且,就在我们电话交谈的同时,你们可以想象,就象电影里似的,有人正戴着耳机在窃听我们的讲话。今天是十八大开幕的日子,也是他们的维稳弦绷得最紧的日子。而且这种状况会一直延续到11月15日,也就是新政治局常委正式亮相的日子。十八大安保期将于11月20日结束。所以说,我觉得十八大就象是一个瘟神,我们根本没有喜迎十八大的心情,我们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早点送走这个瘟神。但他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的,因为他毕竟是与父母在一起。还有更多的人被孤零零地驱赶出北京,强迫旅游。

著名作家王力雄11月6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题为 “党不欢迎你”,揭露几个星期前,北京国保就以“”临近为由,强迫他的妻子、藏族作家唯色离开北京。之后,北京国保又于10月24日上门威胁他本人,要求他在十八大期间离开北京,否则将会让他“不舒服”。 王力雄在文中表示,他已决定等在北京家中,看看这个在全世界面前发誓会遵守法治的党,想如何让他不舒服。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