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您觉得中国本届十八大有什么特点呢?此次十八大权利交接与以往权利交接有什么不同?

:十八大的特点从目前开幕式来看就是没有特点,应该说十八大有重要特征,但是在开幕式已经掩盖了这些重要特征。我相信随着会议的举行还会表现出来一些特点的。最主要的特点第一是十八大的召开是在一系列重要事件,让人难以想象的事件发生后才召开的,例如薄熙来事件、王立军事件、谷开来事件,影响到国内国外,引起国内重新洗牌,不确定因素出现了,还有令计划事件等等。一系列重要的事件引起人们某种期待和观望的态度,不知道这个会要怎么开。

另外一个重要特点是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那种一言九鼎的时代不存在了,一锤定音的人没有了,这就使权力斗争白热化。到十八大开会前期还不确定谁是政治局常委。虽然海内外流传着许多版本,但是这些不同的版本还没有得到证实,所以还要等到十八大开完会才可以知道。而且也说明十八大召开之前发生的系列重大事件和中国共产党自称已经成型的,已经制度化的所谓接班的模式完全失败了。过去认为通过很残酷的权利斗争的毛泽东时代、四人帮倒台时代、八九年六四事件、赵紫阳下台、胡耀邦下台等等当时都是非常混乱的。中共认为找到了一个办法, 也没有需要向西方学习民主选举,同时又可以顺利和平地交接班。但是从十八大召开前夕看,共产党的这个做法完全失败了。 从薄熙来争夺权位可以看出中共设计的这套接班的方式使得没有人安于本分,大家都不服气。在没有政治强人的背景下大家都耍阴谋诡计,争夺权力,产生了一些非常难以预料的局面。所以十八大召开的背景非常复杂,充满白热化的斗争。但是,表面上从官方刚刚召开的十八大的报道我们看到的是风平浪静和一片祥和,所以这是个非常有趣的中国政治对比。

还有一个重要特点是本届十八大的国际色彩加强了。国际上的互动,不管是哪个发明的互动,正面的,负面的互动都增强了,是空前地加深了。以前改革派要借助国际舆论,现在连毛左派,也需要国际舆论。而且出现了许多诡异的事件,大家都知道包括王立军本人就跑到了美国领事馆把中共党内最大的大戏揭开。包括最近的温家宝家族的财产事件也是沸沸扬扬的登在了全球顶级的报纸美国的纽约时报上,占了如此大的篇幅等等。所以中国与国际社会也紧紧相连,互动。这是因为中国和过去不一样了,中国的体重增加了,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所以全球非常关注中国的政治演变,经济演变和社会演变。

法广:您对胡锦涛十八大报告总中提到反贪腐但是有没有具体措施您怎么看?

陈奎德:胡锦涛的报告没有任何新意,比人们预想的没有新意还没有新意,几乎完全是老调子,贪腐也是一个程式化的说法。大家在十八大召开前还猜测是否要去毛化,去掉毛泽东思想,因为大会召开前的公布中没有提到毛泽东思想,只提到邓小平,三个代表,提到科学发展观等等,但是胡锦涛报告中提到了四项基本原则中就有毛泽东思想。习近平先生还最先提出了维稳,政治体制改革,权为民所赋。所以一些研究,仔细观察中国内部话语演变和特点的人,专门地列出了胡锦涛报告的几个关键词: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党内民主、社会建设、科学发展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权为民所赋。除了权为民所赋是习近平先生以前提出的,其它的几乎都是陈词老调,所以反腐已经不知道谈了二,三十年了,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也没有提出任何实际措施,所以对这些话语没有感觉,没有新意。不过大家可以看出来,胡锦涛的报告是给下一届领导人加了紧箍咒。

法广:中共18大在美国大选两天后举行,奥巴马刚刚竞选成功继续担任美国总统,中国18大后会产生新的领导班子,那么中美关系是否会有什么变化吗?

陈奎德:中美关系现在我看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基本上还是沿着原来的老路走,实际上两国关系趋于紧张化。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