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当局很不高兴看到在十八大即将谢幕的时候,达赖喇嘛在日本国会为藏人的命运大声呼吁。达赖喇嘛说,“如果外国议员亲眼看到藏区发生的事实,也许中国当局和中国的领导人就可能会有一个真实的西藏的形象”。有可能重新出马担任日本首相的自民党党魁安倍晋三回应说,“我保证会继续声援西藏,并尽量为改变那里受压迫的人的处境努力”。谁都知道,中日正在为钓鱼岛交恶,有人会问,达赖喇嘛难道不会选择一个别的地点吗?其实,达赖喇嘛没有多少选择。从2011年3月以来,藏人自焚事件不断,现在更是有增无减。再往前回溯,藏人这一绝望的、空前的自杀举动根植于2008爆发的拉萨流血事件。从那以后,他们的绝望一点点达到了高潮。佛教传统并不鼓励自焚等自杀式举动,藏人走到这一地步,显然他们的绝望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看看一个接着一个藏人自焚身亡或者试图自焚,作为藏民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没有选择。达赖喇嘛只有到处呼喊让全世界都能听到。

多少年来,达赖喇嘛就在全世界为藏人的命运奔走,在还有勇气敢于接待他的一些国家奔走游说。达赖喇嘛再三表达着这样一个愿望:希望与北京当局对话,希望世人能够理解他所倡导的非暴力学说的真谛。希望能让北京当局明白,他并非所谓的分裂主义集团的首领,而且,他不否认中国对西藏的统治,但他希望西藏能够实现高度自治。然而,这一切努力皆属枉然,当局充耳不闻,对话的渠道也被迫中断。

于是,中国藏区掀起一波又一波空前的绝望的自焚事件。当局不去探讨事件的真相,却把藏人绝望的自焚归咎于达赖喇嘛。这种凭空的指责并不可能起到一点点缓解的作用。

但是,藏人对未来仍抱有一丝希望。现在,中共十八大就要推举出未来十年主宰中国的领导班子。前一段时间从达兰萨拉传出的消息说,那里的藏人对中共换届十分关注,他们仍然寄希望于新一代中共领导人能够与他们开展谈话,从而或可能改善藏民族的命运。

的确,在流亡藏人眼中,中共即将卸任的总书记胡锦涛靠镇压藏人而奠定了自己此后高升的基础。胡锦涛在西藏担任书记时采取了一条镇压藏人的强硬路线,此后在历次冲突中对藏人毫不留情。其实,在中共以前的领导人中,仍存在过愿意倾听藏人声音,愿意保护藏人文化和宗教的开明人士,胡耀邦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胡耀邦当年的举动,为胡锦涛之后中共高官开明处理西藏问题埋下了可以借鉴的伏笔。习近平即将上台,习近平由于其父亲在毛时代受压、其个人曾被流放乡村的经历,人们自然地希望他是中共体制下也许能够产生的一个开明领袖。也许这种期望过高,就像十年前人们期待所谓的胡温新政一样。但是,对于失去家园,眼看着自己的乡亲不断自焚的流亡藏人来说,对未来的新政权寄予一丝希望是可以理解的。

中共新一代领导人任务艰巨,网络时代的中国民众再也无法像过去一样对他们彻底封锁信息,一处的不满很快就形成“群体事件”。两极分化,社会不公,官僚集团腐败,改革沦为口号,这些都在动摇着中共政权的基础。短见者也许以为藏民族的问题不是大问题,等到达赖喇嘛圆寂,再无人能在国际上大声呼号,一切即可风平浪静,悄悄解决。从目前藏人一波又一波冒死抗争来看,这种想法是徒然的。从五十年代的“平叛”,到八十年代胡锦涛镇压“拉萨暴乱”,再到2008“拉萨事件”,乃至于今天蔓延中国整个藏区的“自焚”抗争,再清楚不过地显示出一个有信仰的民族是有记忆的。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现在是中国当局能听进去一点达赖喇嘛的呼声的时候,趁着这位德高望重的尊者健在,下决心解决西藏问题。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