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歌星埃尔顿·约翰同他的乐队25日在北京举行演唱会,当着观众的面,埃尔顿突然说,这场演出是“献给艾未未的”。据西方媒体报道,观众当时反应“比较平静”,观众席上有“嗡嗡议论声”。

由于埃尔顿是用英语突然说的那句话,且观众毫无思想准备,我们估计当时很多人没有听明白,或者不太确信埃尔顿说的真是“献给艾未未”。

埃尔顿出乎意料的举动显然不是对他来中国演出合同、以及对现场观众的尊重。观众来剧场是听他唱歌的,不是来听他做政治宣讲或表态。他强行把政治内容塞进这个本应纯娱乐的演出过程,这样的违约行为根本没有顾忌现场观众的感受。

观众中肯定有人不喜欢艾未未,也不喜欢埃尔顿在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提及他。换句话说,如果事先得知将去看一场“献给艾未未”的音乐会,现场观众中一定会有不少人根本就不会来看他的演出。

埃尔顿的做法必将增加外国演员来华时有挑衅性表现的预期,从而有可能增加中国有关机构今后邀请外国艺人来华的犹豫。埃尔顿岁数大了,但他在给今后中外的艺术交流出难题。

埃尔顿的表现缺乏尊重他国习惯和规则的涵养,以他的年龄还搞如此轻浮的逞能出位,让人大跌眼镜。

我们建议,不要因为一个埃尔顿,以及之前有过比约克在华高喊“西藏独立”,中国就真的在今后邀请外国人来华演出时缩手缩脚。但我们同时建议,今后中国的观众完全没必要对这类挑衅客气,而应当场向挑衅者抗议,甚至将他轰下台,给他难堪。

中国人总体看太含蓄了,对突然到来的挑衅往往反应不快。去年南京一代表团访问日本名古屋时,该市市长当面否认南京大屠杀,代表团一时没反应过来。在埃尔顿和比约克这两个例子中,情形不同,但也并非毫无相似之处。

西方社会对中国的成见很深,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日前公布全球“百大思想家”名单,中国6人入选,排最靠前的竟是陈光诚,排第二的是艾未未。即使中国对他们二位怀有同情的人,大概也会觉着这个榜单实在太荒诞了。

我们并不认为在中国多元化时代,陈和艾的出现就是意外的,也不认为对他们带来的触动就应“全盘否定”,因为中国当前各种力量的交错和互动非常复杂。但把他们评为中国最靠前的“思想家”,莫非美式英语中“思想家”的含义与中文是截然不同的?

我们只能说,西方一些爱斗气的人在中国崛起面前越来越失态了,没有正常办法继续“拿住”中国的焦虑在使他们失去了严肃、客观与理性。有人说他们不是假天真就是真幼稚,但很可能都不是,而就是钻牛角尖,甚至“破罐子破摔”。

文人和演艺圈给中国添点小别扭,但一阵风就能把它们吹走。中国的前进轰轰烈烈,中国同欧洲、同美国的实质交流也会继续轰轰烈烈。不久前传出好莱坞影片《赤色黎明》把有损中国国家形象的情节做了删改,因为那部片子需要中国的票房。这件事在西方引起很大轰动,而不像埃尔顿制造的八卦新闻一闪而过,因为前者所代表的中外关系大势更厚实,也更强有力。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