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杨佩昌:中国为何出现第三次移民浪潮?如果不是一件官司,恐怕没有人知晓,北京俏江南责任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兰已经于2012917日注销了北京户口,成了一名外籍人士。
  作为企业家,张兰移民无可厚非,更不必大惊小怪,因为这并不是特殊的个案,而是赶上了一次浪潮,准确地说是第三次移民浪潮。自1949年以来,被公认的移民潮有两次,上世纪80年代初的出国留学潮,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技术移民潮。这些人选择移民的原因大多是:方便子女教育、出入境方便、活得更有尊严、为未来养老做准备。这一次与前两次有所不同,近些年移民的多是以新生富豪为代表的群体,而移民的手段主要是投资,而且其中不乏一些知名企业家,移民的主要目的是保障人身和财富安全。有媒体报道,国内移民中介数量大增。据统计,仅广州一个城市办理移民业务的中介机构就超过600家。每到周末中国珠三角地区各大酒店中,移民推介会场场爆满,移民市场生意红火。当然,北京、上海等地移民中介机构的生意也不赖。据招商银行(600036)与贝恩顾问公司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称,个人资产超过1亿元的大陆企业主中27%已经移民,还有47%正在考虑移民。大企业主三成已移民五成正考虑。换言之,八成的大企业家已经或打算移民。
  企业家如此,官员也不遑多让。2001年初,《半月谈》杂志公布:“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4000多名贪污贿赂犯罪嫌疑人,携公款50多亿元在逃……”。《人民日报.(作者:萧良量)报道称:“十七大期间,代表参阅的一份很保守的资料表明,十五年外逃干部六万一千多人。自一九九二年以来,公职人员(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驻外机构公派人员)外逃,或随代表团外访、探亲、旅游逾期不返,公派人员学习、工作期满不归等,共有六万一千五百七十七人。”“据中纪委、国务院研究室、央行等机构的调研指:截下来的贪官不算,光是成功外逃的公职人员侵吞、携带出境资金就有一万亿元以上。2002912 日,中纪委、中央金融工委通报:2001年全年外逃资金达四千五百三十亿元人民币(合五百四十亿美元)2002年至6月底的不完全统计,外逃资金达二千五百五十亿元人民币(合三百零五亿美元)”,至2003年底,“初步统计,在境外、外国定居的贪官家属为一百二十万人”,其中,定居港澳的162千人,定居欧美80万人,尤以北美危害最烈,加拿大20万人,美国18万人,都是些大要犯。

  除了一走了之、全家移民的富豪和官员之外,国内还有相当大数量的裸官和裸商。这些人一边在国内为官或经商,大把捞钱、暗地里则把老婆孩子送国外。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富豪移民的动机并不相同。大多数印度人移民是为了能够省下子女教育费,拉美人士则是为了获得更好的就业机会,而我国的富豪和官员移民当中,约有80%的人并不是为了离开中国,他们只是为了换取一个身份。在这些人看来,获取收益的最佳地点仍然在中国,而移民则是为了将钱放在一个他们认为更安全的地方。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在一次访谈中说:“老婆孩子都移民了,然后老公还在国内挣钱,现在的情况很多。中国社科院发布全球政治与安全的报告,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移民输出国,目前约有4500万华人散居世界各地,流失的精英居世界首位,有权有钱者移民无非两种可能,一是做过亏心事,怕以后受到追究。二是对社会未来失去信心,如果出于前一种担心的人多,则证明社会正在走向法治和清明,如果后一种人多,我们要改进让他们证明判断是错的。”
  面对汹涌的移民潮,加拿大吓得赶紧关上大门,美国、澳洲、新西兰也提高移民门槛,似乎有心离开的人无路可走了。常言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欧债危机的背景下,欧洲国家想方设法吸引外资,所以不得不在投资移民上打主意。20128月,德国对移民法进行了修改,最显著的变化有四点:一、取消了25万欧元的最低投资限额;二、取消了创造5个工作岗位的限制;三、加强了所设立公司对本地区经济民生“有利”的影响;四、加强了各地区政府以及外管局判定的权利。前两点是利好因素,而且是重大利好,但后两点就很难判定好坏,因为这意味着给了移民官更多的主管判断。
  随后,西班牙在投资移民上主动跟进。据中国经济网报道(张美奇),西班牙贸易国务秘书海梅加西亚勒加斯(Jaime Garcia-Legaz)周一在《西班牙经济学家报》(El Economista)出版社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西班牙政府正在考虑向在西班牙购买16万欧元以上房屋的外国人发放定居证的问题。他说,这个政策主要面向中国大陆和俄罗斯市场。勒加斯解释说,这项政策将主要面向中国和俄罗斯的富裕阶层,他们对西班牙房地产有大量需求。他说,此举也将限制政府向那些购买低价住房的外国人提供定居权。
  显然,只要官员和富人愿意,他们总会找到合适移民的地点和办法。如果长此下去,大国空巢就不是警醒之语,而是现实的问题。富人走了,他们带走的仅仅是财富,而官员移民的危害更大。他们不仅带走财富,而且在抢劫、毒害这个国家。因为心在曹营心在汉,所以他们并不安心经营管理乡镇、城市、国企和部门。于是,各种暴力执法、野蛮开采、官商勾结,对有毒食品视而不见等问题出现了,其目的只有一个:快速捞钱,为自己和子孙万代最大化地积累财富。
  在汹涌的移民大潮之中,穷人只能望洋兴叹了,因为这次移民比拼的是资本而不是学历和技术。未来的移民趋势也大抵如此,不会有重大的改变,富人永远是这个世界的宠儿。这让我想到了战国时期的孟子说过的一句话:“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可惜前半句并没有说对,因为当今富贵之人该淫都淫完了,而后半句预言却很准确:贫贱之人确实没法移民。留给他们只有被严重污染的空气、水和土地,被开采一空的荒山野岭和全身的重金属和农药。
  好在我们又有了新的一届领导人,相信他们有智慧看到上述现象,也希望他们有能力解决之。其实问题并不难,只要开启政治改革之门,其他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政治民主后,商人有了安全感,他们就不会着急移民走人;有了民主,官员就不能再为非作歹,为所欲为。于是,这个国家很快获得新生。
  这才是国家发展的正路。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