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胡耀邦同志诞辰97周年

 

重读《冰心精选集》文章,冰心在1988年时就大声疾呼:要让德先生、赛先生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如果不重视“士”,不重视科学、教育、文化,德先生和赛先生就成了空谈,现代化也会流于纸上谈兵。
  温故而知新。冰心当年的疾呼,仍然有现实意义。正如冰心所言,总听不少领导说,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无兵不安。而无士如何?这里的“士”专指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作为一个新的社会群体产生于中世纪的欧洲,最初指受过相当教育、对现状持创新态度、具有前瞻意识和技能的人,因而被称作“警世之钟”,也被称为“社会良知”。我国与欧洲国家“知识分子”涵义相近的概念可追溯至“士”,如范仲淹的“以天下为己任”,可体现其“社会良知”。因此,知识分子最基本特征为:具有批判精神、独立人格、独立思想、坚守良知。
  近代以来,知识分子在社会发展中发挥着中流砥柱作用。他们作为一个特殊阶层,传播新思想和新知识。而在我们国家,似乎有整知识分子之传统,从秦始王“焚书坑儒”开始,统治者就一直干着压迫知识分子的事情。统治者为什么惧怕知识分子?就因他们具有独立人格,有社会良知,不向权贵妥协,坚持真理。
  太远的不说,就说最近的文革。整死的知识分子到底有多少?无人可知。1979年夏,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兼组织部长的胡耀邦为马寅初平反,含着眼泪说:“共产党应该起誓,再也不准整科学家和知识分子!”这是胡耀邦的心声,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不仅了解知识分子,而且充分认可知识分子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
  在《1895-1995世纪档案》第610页胡耀邦提到:“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中,知识分子起着特别重要的作用。科学文化知识和脑力劳动相对集中在知识分子这一部分人身上的状况,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还会存在。因此,知识分子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绝对必需的的智力因素,是我们国家的宝贵财富。我们一定要造成尊重知识和知识分子的社会风气,并且采取切实措施,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把这看成是‘基本建设’,并且是‘最基本的基本建设’。”
  1989年1月,胡耀邦在湖南长沙九所宾馆与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第甫交谈时说:“中国的出路是‘民主’和‘科学’四个字,我们为之奋斗了近70年,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现在还需要继续努力。” 正因胡耀邦的知识分子情结,让他拥有民主先锋意识,具现代民主政治意义上的人格,他的思想不封闭,是与世界接轨的。如今,中共十八大召开之际,总书记胡锦涛提出“不封闭僵化”,不就是与当年胡耀邦思想一致吗?
  可幸的是,在新时期下,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知识分子在国家战略发展中的作用。前些年,《人民论坛》还策划了关于“战略知识分子”的讨论,虽然“战略知识分子”提法上颇受争议,有人认为这本身是伪命题,以混淆“”之概念。但不管如何提,确实反映大变革时代正呼唤一群有历史担当、忧国忧民、有战略眼光、有战略情怀的知识分子,为中华民族复兴作出应有贡献!
  一民族,没有文化则没有希望,一国家,没有士则不兴!因此,知识分子兴则国家兴!在大变革时代,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如果我们国家能从战略层面重视知识分子的作用,那么,知识分子甚幸!国家甚幸!

  作者:罗志渊
  稿源:时评界

http://www.shipingjie.net/ztsb/2012/1120/15308.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