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 | 孙懿柔行为艺术中的政治直接-兼看优秀作品展播

作者:老虎庙 

孙懿柔,台湾女子,年轻,肤白,身材高挑,面色清秀,形容美丽。

孙懿柔出现在第二届西安国际行为艺术节上。开始以为是艺术节聘请的专业翻译,因为口语透着浓浓的台湾腔。尤其是在我这样传统审美观者很难将美丽与行为艺术中常人所认为的怪异相联系。但事实是这些想法最终全部被推翻。是孙懿柔以己作品之思想涵盖,以己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强烈意识诠释了这些。孙懿柔说“我只是知道这个事情,我很不高兴。”直接得不能再直接地表达了一位公民的政治立场。为此我奇怪“你是作为独立艺术家吗,还是作为公众的代言人,还是受托于什么机构?”孙懿柔果断回答“就是独立艺术家!”

这大概是我在此次艺术节上遇到唯一一位直言坚守行为艺术与政治不无相关的艺术家。“艺术介入社会的问题对我来说根本是个假问题。”她说“艺术本来就在社会中。你不可能说我们做行为艺术根本是在现实之外的,塑造另外一个真实,是现实无法到达的另外的真实。所以我用创作把它建构出来。因为我的现实就在这个里面。譬如我用另外一种抽象的方式在(台北)美术馆,在别的地方去讲这个事情的话,那我就变得是和它有距离了。那我这样子是没有效用的。”

所幸在艺术节结束之前的那晚,孙一柔小姐在与我畅谈之后,同意将自己在台北所做上述提到的行为艺术介入现实政治的范例文件,包括影像部分全权授予我在大陆使用。在这部现场录像里,孙懿柔作为具独立思想的正义行为艺术家,惊人地在三小时之内用自己的身体融化了一块方冰,使冰封在方冰之中的三份关于美术馆弊案和台湾文化治理问题的政治文件大白天下。为此孙懿柔小姐不惜柔弱身体被冰冻伤,充分表现了行为艺术的艺术家自身参与作品其间之原理。事后有人问起过孙小姐:为什么要把冰做到那么厚(36cm[长] X 25cm[宽] X 17cm[高]),做薄一些不是早早就融化,就得到结果了吗?孙小姐说“大家认为重点的是(冰)里面的纸,可是我认为这是行为和表演不一样的地方。如果我的冰块很小,我确实是可以很快融完,然后那纸,那些内容浮在地板上给大家看,可是这样失去了那个过程的意义。我要传达的不是这个纸而已,我必须要有那个时间的疲乏,整个过程的疲劳感,时间要够长。我才能表达我要表达的“这个问题在台湾为什么至今不能解决”的质疑。所以我如果冰块一下很快融化完了,等于重点聚焦在了这封信,而我的重点不是这些文件,是整个大环境的疲劳感和问题的被悬滞状况。”

有人问起过我,行为艺术的表达怎么总是那么“拖沓”“耗时”以至有了千篇一律之感?我想孙小姐上述所提“这是行为和表演不一样的地方”,在这部作品里追求和营造政府办事拖沓导致的民众焦虑和疲倦,这些被生动地传达而出。

艺术节结束前的最后一天,对孙懿柔的一场访谈令我顿开毛塞。想必您看完下面的视频一样会有同感。而作为作品的创作者孙懿柔却面临着此行返台即将接受台湾台北地方法院检察署的聆讯,当然是关于所谓行为艺术与社会秩序的问题。这也是全世界的艺术家们与社会之间与生俱来的基因矛盾。难道不是么?

遥祝孙懿柔小姐在台安然……

【观看孙懿柔作品现场视频】http://24hour.blogbus.com/logs/224575021.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10日, 12: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