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 | 老龄化—一条慢慢燃烧的导火索

吴士异

 

      老龄化一条慢慢燃烧的导火索

原文载于美国《经济学人》2009625

    吴士异翻译于20121122    

芭芭拉说:老龄化,已经悄悄来到地球,它带来的将是一个可怕的结果。什么时候它的速度会减缓?

    不要再去想那经济危机的时候,不要去向那些亿万富翁的救援箱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反过来,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是缓慢人口增长和低劳动效率带来的前景,以及公共经费开支的增长和劳动力的短缺。这些都是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问题,如果还没有想通,那就再仔细想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个月估算了最近的金融危机所带来的影响,指出其代价是十分巨大的:2008–2009年发达的20国集团国家的财政平衡下降了8个百分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指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应付社会老龄化支出的增加,财政平衡将继续下降。向前看,从现在起到2050年,“预计对发达国家来说,经济危机带来的财政负担使老龄人口的开支增加到10%。”(参看:图表1)其余的90%将用来支付退休金、医疗和长期护理。

    越是富有国家,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就越快,其实贫穷国家人口的老龄化也不过仅晚几十年时间而已。根据联合国最近作出的两年一次的世界人口预测,所有国家的中年人的年龄标准到2050年将由现在的29岁增加到38岁。现在世界上69亿人当中,有不到11%超过了60岁,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50年这一比率将增长到22%(那时人口将增加到90 亿),发达国家将达到33%(参看:图表2)。换一种说法,就是富有国家每三个人当中有一个人要考养老金生活,80多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年龄超过80岁。

    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也是一个持续的发展的过程,或许在某一时刻,经济的,社会的和政治的影响结果将会显现出来。然而只有少数已经进入老龄社会的国家开始注意到这一效应。现在劳动力开始缩减,靠养老金生活的人群开始增长。到了2020年所有人都会清楚地看到这一问题。然而我们不可逃避的现实是:除了自然地和人为地原因,人口统计的数字肯定会比长期预计发生很大变化(比如气候变化的原因)。现有人口中将有2亿人在2050年年龄超过60岁。

为什么会这样?

    是什么原因造成世界人口如此老龄化?有两个长期的原因和一个当下人口数量浮动的原因。它们将在今后几十年中继续使人口数量浮动凸显出来。第一个重要原因是各地的人都比过去活得会更长一些,这一趋势始于工业革命,而且这种趋势一直都在加剧。1900年整个世界人口寿命平均只有30岁,在一些富有国家平均寿命也没有超过50岁。现在世界人口寿命平均是67岁,发达国家是78岁,而且全世界平均人口寿命还在增长。说到即将到来的老龄危机,肯定使有其原因的,特别是当今的老年人都能保持健康,壮实,足以活到更大岁数。

     第二个社会老龄化的重要原因是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倾向于少生孩子,所以年轻的群体越来越小,与老龄群体不相匹配。这一趋势带来的结果超过了人口寿命更长的因素。这一趋势首先出现在发达国家,然后在贫穷国家也出现了。在上世纪70年代,世界每个妇女平均生4.3个孩子,而现在世界平均每个妇女生2.6个孩子,在发达国家平均只生1.6个。联合国预计,到2050全世界年平均每个妇女只生两个孩子。所以到本世纪中期世界人口将出现下降,现在一些发达国家人口数量已经开始下降。以你的观点看,这可能是一件好事,也可能不是,但是正如这一特别报告中所说,它将使世界变成另一种样子。

当前出现的人口结构性波动,加剧了低生育率和高寿命,这些高寿命的人大部分是富裕国家在二战后生育高峰期出生的。生育高峰的时间段因地方不同而不同。在美国,这一效应表现得非常强,其生育高峰大体上是在1945年以后的20年,在这一时期将近有800万人美国出生,在此期间出生较早的人都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再过20年,这一出生高峰期出生的婴儿都将充斥到拿退休金的队伍,这必将导致所有国家劳动力数量的急剧下降。

通常平均数字会掩盖事物的多样性。在亚洲较富裕的日本、南韩和台湾,人口已经老龄化,而且还会快速地变得更老龄化。欧洲可以分成几个区域:比如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现在家庭规模都比较小,因而老龄化的速度就快;而法国,英国等大多数北欧国家,则有较多的孩子从而保持人口非老龄化;在东欧,特别是俄罗斯,出生率低,人口老龄化严重。美国因为其有弹性的生育率和大量移民,所以到了本世纪中期,其社会还可以保持相当程度的年轻化。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现在还不必担心人口老龄化问题。这些国家虽然出生率已经下降,但人口还年轻,尽管艾滋病夺去了很多年轻有活力的生命,但这种状况还可以保持几十年。但是从长远看,发达国家出现的出生少,寿命长的问题,也必将使贫穷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在此种情况出现之前,其绝对老龄人口也将令人担忧地充斥到社会。因为这些国家人口众多,他们也已经有4亿6千万人超过60岁,这个数字到了2050年会变得更大。因为大多数些贫穷国家现在没还有或很少有国家负担的社会福利,将来对这一数量的老龄人社会福利也是很难应付。

    在发展中国家中,唯有中国老龄化速度很快。其主要是因为在过去30年中它严格控制了人口出生率。这并不能单纯归咎于通常说的“一孩化”政策(中国平均每个妇女生孩子的数量接近两个),更主要的是他们能够高效地稳定人口数量,所以到2030年,中国人口将达到14亿6千万,之后人口数量将缓慢下降。虽然最近一些年中,中国的经济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但在某种意义上说它还不是富有国家,所以提取应对急剧增长的老龄人口的经费也将出现问题。这一报告将密切关注中国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或者它是否将把自己定义为发达国家。

 更少的人从事重体力劳动

    微观经济学理论指出,老龄社会的经济有可能比那些年轻社会的经济发展的慢一些,因为更多的人退休了,而又缺少年轻人接替他们的位置,劳动力市场将出现萎缩。除非劳动生产率以极快的速增长,否则产出就要下降。剩下的劳动者也要走向老年,他们最终也会降低生产能力。

     在大多数富有国家,人们处于工作年龄的人和那些到了退休年龄人的比例,在以后的几十年中将发生戏剧性的恶化。比如在日本,现在有三个工作的人,大约就有一个退休的人,已经是世界上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然而到2050年这一比例还降减少一半。儿童所花的钱要比老年人少,年轻人少了,总体的负担将比现在大大加重。经济合作发展组织预测,在今后30年,这个组织成员国老龄化将使劳动力比此前的30年减少三分之一。

    老龄问题也将影响到经济市场。根据莫迪·格利安尼和李察·布伦伯格在上世纪50年代提出的生命周期储蓄理论,在整个生命过程中人们都在不断地努力调节自己的消费能力。在年轻和老年的时候花钱多一些,而在中年时期多存一些钱。所以从整体上看老龄经济社会的储蓄量会减少,如果所有人都在同时把资产被卖掉,那么它将会导致人们担心的“资产崩溃”。但是一系列学术研究对此还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比如在美国,老年人的确存钱比中年人少一些,但是作为一个整体人群来看,少得并不算太多。

    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教授James Poterba说,美国有三种退休家庭:最不富裕的家庭,大约能占到总数的三分之一,他们过着接近于退休前的生活水平,享受着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障,甚至还有一点点积蓄;最富有的家庭,占总数的10–15%,他们拥有可观的资产,还不至于穷困潦倒;大多数家庭则在以上两者之间,他们靠自己退休积蓄生活,也经常出现手头不宽裕的情况。

    对政府财政来说,老龄人口是一个十分令人头疼的事。在一些国家,家庭收入中养老金占到了大部分,这一笔开销吞掉了政府年度预算的极大份额,他们被迫无奈地变得吝啬起来,但此举往往遭受政治上的抵制(请记住,老年人和年轻人相比,更倾向于喜欢参加投票)。医疗费的开支,在大多数富有国家都在持续增长,病员老了之后这笔开支增加甚至会更快。因为超过80岁的老人越来越多,当他们变得越来越脆弱时,更多的钱,当然还有更多的精力,将要投入到对他们的长期照顾上来。

    那么,应该怎做才好呢?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指出的:“金融危机影响下的金融增加了权利改革的紧迫性。”富有国家的人要戒除养老金变得越来越多,医疗保障费用越来越成为包袱的思想。因为他们会活的时间更长,大部分都身体健康,他们不得不接受工作年限长,而养老金却很少的现实。

    经济危机会是必要的改革变得更容易一些 还是更难一些呢?如果人们感到自己更穷了,那么政府可能会为他们做得更多,而不是更少。然而也有人说,如果大家已经处于同一种突变的状况,改革就会来的更容易一些。他们引用了奥巴马在白宫经常说的一句话:“不要浪费掉这么好的经济危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11月22日, 9: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