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在接受人民网采访的时候表示,“只有通过政治体制改革,才能有效地遏制腐败特权”。俞可平还谈到发展模式以及维稳问题。美国亚太法学研究所执行长孙远钊教授、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西太平洋研究所所长李小兵教授都表示,执政党的运作必须透明化。

俞可平所谓“只有通过政治体制改革,才能有效遏制腐败特权”是一个多数人倾向于赞成的论断,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内涵以及具体步骤就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西太平洋研究所所长李小兵教授表示,从遏制腐败的成效来看,依靠制度要优于依靠清官;而就制度而言,首先要做到执政党运作的透明化:

“他()是从系统、结构、功能上面讲反腐,这个就有可行性。”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所所长孙远钊教授也重视执政党运作透明化的重要性。孙教授还说,人民对国家司法制度的信心将产生对贪腐的吓阻;这种信心要靠执政党来建立:

“捍卫国家体制最重要的一道防线–也可以说是最后一道防线–是人民对司法的信心。”

孙教授说,海外华人社会反腐有成效的例子不一而足:

“(在反腐方面)新加坡、台湾基本上做得还算不错,香港尤其做得好。”

俞可平在接受人民网采访的时候,虽然也表示不可忽视人类文明的共性,但着重强调的是:中国不应该也不可能去照抄照搬国外的发展模式。事实上很少有人主张“照抄照搬”国外的发展模式,多数人则是主张学习和借鉴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俞可平的言下之意,实际上是说西方政治制度对中国来说很不可取或者不大可取。当然,俞可平不是这个意见的发明人,中共领导层看来已就此达成共识。亚太法学研究所的孙教授说,不要惧怕借鉴外国优秀的政治文明:

“中国既然已经展现出一种大国风范,就应该有大国的作风,表示说海纳百川:我什么都可以看,什么都可以谈,我什么也不怕。”

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的李小兵教授对拒绝借鉴西方选举民主的议论表示不以为然:

“如果想突破政改的 关节(即瓶颈),在基层开始选举、推进政党改革还是应该的。”

在谈到维稳的时候,俞可平主张将以堵为主的静态稳定转为以疏导为主的动态稳定。李小兵教授也说,中国政府要建立让不满的老百姓得以抱怨、上诉甚至发泄的机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